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71、马金彩

71、马金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老赵媳妇对李和满院子的花花草草不屑一顾,跟何芳说道,“我跟你说,这男人钱,你得给他掐紧了,不然就胡花了,你说买这么个娇艳东西,好看是好看,不能吃不能喝的,买这么多干嘛。真是太浪费钱了”。

    何芳笑着道,“马姐,我跟你家老赵一样,跟他也只是同学,他的钱我可管不着”。

    老赵媳妇姓马,全名叫马金彩,咋看上去还年轻,可细看就有了眼角的鱼尾纹,眉眼儿很喜庆,乐呵呵样儿,听了何芳的话不以为然,按照她的观念,你俩这都住一起搭伙过日子了,还能不是一口子?

    以为是何芳面皮薄,她不好意思说开,笑着道,“我都懂,额也是过来人”。

    何芳苦笑,她是解释不明白了。

    在马金彩的坚持下,这桌饭也只是做了五个菜,一条红烧鱼鱼,一盘红烧肉,一盘白菜,一盘豆腐,一盘花生米,简单的很,她对李和道,“大兄弟,你跟咱家老赵这关系,我们还能跟你客气嘛,做多了确实吃不完,那就糟践了”。

    赵永奇道,“我媳妇替你省钱呢,你偷着乐吧”。

    李和举着手里的茅台道,“那就索性省到底,这酒咱也别喝了”。

    “这个你是真的省不了了”,赵永奇直接夺过来酒瓶子,一把拧开了,先是给李和倒了一杯,又问何芳,“你不能真戒酒了吧?”。

    何芳把杯子收起来,笑着道,“真的戒了,喝多了脑子就反应不过来了,我这都一年多没碰酒了,你别再给我倒了,你俩喝吧”。

    李和就跟赵永奇碰上了杯子,“马姐,来了这么长时间,习惯了吧”。

    马金彩道,“习惯什啊,你说也没个工作,天天洗个衣服,做个三顿饭,能费多少时间,剩下啥事没了,就跟废人一样窝家里。我就等两个孩子安排好上学,我就想找个临时工干干”。

    赵永奇道,“你这女人,有福不会享,做什么临时工,两个孩子还要你看着呢”。

    “要不是听你说,城里有好学校,不是为了两个孩子,额才不愿来城里呢,那地丢了多可惜。来了这,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脑子也开始犯迷糊。天天待家里显得发慌,鬼才愿意享这福呢,吃颗大白菜也要花钱买,孩子想吃个烤红薯也要花钱买,甚至吃水都要花钱买,哪有这个道理。花钱花的我心纠,哪里是享福了,你说我这在老家有吃有喝的,窜出来干啥?”。

    赵永奇道,“这城里工作要是那么好找,谁还在乡下种地,不都一窝蜂来了,在家好好呆着,少想些乱七八糟的,又饿不着你们娘三”。

    何芳道,“老赵,你这大男子主义太重了,马姐想干点事怎么就不行了”。

    李和对赵永奇道,“要不开个鞋店,从李爱军那里拿货,要不了多少本钱。何况李爱军你也是认识的”。

    李爱军已经摆脱了家庭作坊的模式,越做越大了。

    随着产量越来越多,他做的鞋子已经开始向周边批发,不再单纯依靠一个门面店卖鞋了。

    赵永奇还没说话,马金彩就直接摆了摆手,“那玩意我哪里懂,不行,不行。老赵要是不嫌我丢人,我就去摆个红薯摊子,卖烤红薯去。我看人家生意就好得很,要是我做也不能差了”。

    赵永奇道,“谁嫌你丢人了,你爱干就干去,只要孩子能顾住就行”
重生之好好学习撩男神sodu


    马金彩与赵永奇是同村人,自小一起长大。赵永奇敦厚实在,心里不留隔夜话,家里的大事小情都主动听马金彩的意思。这一点让马金彩很是满意,也很得意。比起那些吵吵闹闹,婆怨姑嫌;妯娌闹,小叔子叫的日子,马金彩可算是舒心了。

    马金彩心里明白,就是把男人拴在自己的裤腰上又能咋地?离不开女人的男人能有大出息么?

    所以她是坚决支持赵永奇考大学的,哪怕有人说,你男人进城了,变了心,她也是不信的。

    论起自己的日子,马金彩觉得也对得住赵永奇,赵永奇在外多年,屋里的一河滩事都撂给了她。

    老的小的都要她经管,伺候他爹妈,照顾俩孩子。老家的人情关系,也是她马金彩咬牙维持的,村里也没说她马金彩歹话的。马金彩实在找不出赵永奇要背弃她的理由了。

    再说了,赵永奇是她自己的男人。一个屋里厮守了这么些年;他身上哪里长个痘痘,哪里有个疤疤,她马金彩都清楚。

    赵永奇上学后,也没少给她带回钱,置办了不少衣裳,首饰,她在村里可露脸了,很是在人前显摆了一阵子。

    李和掺合不上这两口子的事,只得一味跟赵永奇喝酒,一瓶酒已经喝完了。

    李和还要开瓶酒,马金彩阻止说,“不行了,不能再喝了,给他喝多了,我们娘几个还找不到回家路呢”。

    吃完饭,马金彩帮着何芳把桌子椅子收拾妥当了,也就拉着喝得晕乎乎的赵永奇要走。

    李和拿出两个红包,俩孩子一人给了一个。

    俩孩子看着老赵夫妻俩,没人肯接。

    马金彩也看了看赵永奇,在外面这种人情,她还是听他男人的。

    赵永奇对俩孩子说,“接着啊,不接不成二傻子了嘛”。

    俩孩子才高高兴兴的接了。

    何芳也要给,马金彩这次没问赵永奇,直接就给挡了,不让俩孩子接了。

    何芳道,“嫌我的少,还是怎么的?”。

    赵永奇道,“吃一份拿一份才是道理,哪里有吃一家拿两份的。你下次开灶,去你那吃,你再给也不迟”。

    何芳笑着道,“那这日不如撞日,就晚上吧,晚上我回去开灶”。

    马金彩道,“那你非喝死他拉倒,行了,妹子,你也别客气了。我们就先走了”。

    李和跟何芳把他们一家人送去巷口,才回去。

    等公交车的时候,马金彩问赵永奇,“她俩真不是一对?”。

    赵永奇道,“你这娘们就会多事,人家是同学,处的好罢了,我们男女同学处的都不错”。

    “你有处的这么好的女同学?”,马金彩突然阴测测的问题。

    赵永奇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好像酒也醒了,急忙道,“你混说啥,孩子都在跟前呢”。

    “行,回家再跟你计较”,马金彩又转头一想,“反正我看着就挺登对的”。

    “胡说什么呢,人家差着年龄呢”。

    马金彩道,“姓赵的,你忘了,额还比你大两岁呢。你这是嫌弃我了?你要是真的嫌弃额了,额立马带孩子回老家”。

    “别说了,公车来了,车上别乱说了”,赵永奇赶紧牵了俩孩子上了公交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