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64、一中

64、一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晴后,路面也干了,何招娣又拉起了砂石,她拉的很吃力,雨雪过后路面还是有不少水坑。

    晚饭的时候,李和在河坡上抽烟溜达,他又遇到了在河里洗衣服的何招娣。

    他可能觉得有责任或者义务帮助这个姑娘。

    李和说,“这么晚还出来洗衣服”。

    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

    何招娣说,“没事,我带着手电筒呢”。

    “你哪里不高兴了?”,李和看何招娣的神情很低沉。

    “没什么,只是家里老娘比较烦罢了,非要给我相看对象”,她都是22岁的大姑娘了,在农村都是老姑娘了,她老娘总要给她张罗相亲。

    李和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不过还是鼓励道,“你也不小了,是该考虑自己了。如果男孩子不错,也可以试着处处的”。

    何招娣抿了抿嘴,勉强笑道,“我知道的,那没事我就先走了,明早我要早起呢”。

    李和说,“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我希望可以有什么能帮你的”。

    “那你送我几本书吧,你以前上学时候的书,可以留几本给我吗?”。

    李和说,“恩,有的,我等会拿给你”。

    两个人就这样站着,相对无言。

    回到岔路口的时候,李和说,“你在这等着我吧,我回去拿书”。

    李和回到家,找到以前的旧书,有小说、也有课本,也有不少是这两年买的,不过缺失了不少,许多页面都被老五折叠成了纸飞机。

    他拍了拍灰尘,收拾了一下,索性都放到了一个纸箱里,想了想还在最上面的一本书的书页里放了二百块钱。

    何招娣打开手电筒,照了照满箱子的书,“怎么这么多,多了我也看不完呢”。

    李和说,“拿着吧,我放家里都落灰了,你有用你拿去”。

    何招娣接了纸箱抱在怀里,“谢谢”。

    “不用,我说了,我们是朋友”,李和能说什么呢,“那没事,我就先走了”。

    何招娣笑着说了声好。

    不过李和转身刚走几步,她确突然忍不住喊道,“二和”。

    李和回头问,“怎么了?”。

    “照顾好自己”,何招娣脸被风吹的发紧,眼泪止不住下来了。

    李和很慌张,他低估了她喜欢他的程度,他以为她很幼稚的,可是她好像真的很认真。

    爱的感觉,是每个人都期待的,因为爱是一件让人感觉身心愉悦与通泰的事,但爱的表达,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事。

    深情未必无用,久爱未必蒙欺。

    李和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忍不住闭住了眼睛,才低声道,“好”。

    李和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睁开眼睛,何招娣已经淹没在黑暗的夜色中。

    李和第二天是跟老四一起坐公车走的,也就没让李隆送。

    县一中建于50年代,有旧旧的教室和宿舍,李和也是在这里度过了两年的高中时间,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

    他身后的场地上,杂草丛生,破败的围墙露出豁口,曾经在晚上饿极了他就翻出学校,跑到乡下去摘梨子,也曾上通宵的自习,也为了改善伙食用蜡烛点火烤鱼。

    最痛苦的就是经常饿着肚子参加劳动课,挖水渠,栽树,搬砖。

    班级之间的打架时有发生,打架有时候是不需要理由的,仅仅是因为双方看对方不顺眼了,或替弱小的同学
神魂至尊无弹窗
出头,甚至是在球场发生了轻微的无意的碰撞,烈性的少年都是约好了,以打架来解决。

    打架的时候光明正大相约在某天某时某地决斗,并约好有事不报告老师、校方,不告诉家长,更不向公安告密,事后有伤自己解决,不追究对方责任。向对方追讨医药费的行为被认为是小混混的行为,令人不齿。

    女生宿舍虽然也只是一排小瓦房,但是住宿条件比镇上好上了不少,住了上下铺,八个女生。

    寝室很整洁,十六七岁大姑娘了,总归会讲究一点。

    寝室里好几个送孩子的家长,都在帮孩子整理床铺。

    一个年龄大的老爷子还客气的给李和让烟,“小伙子,抽不?”。

    李和谢着接了,老头年龄应该有六十多了,满身补丁的旧棉袄,脚上一双沾满泥巴的解放鞋,看了一眼老头旁边的丫头,“这是?”。

    “俺家老幺”,老头乐呵呵的道,笑的皱纹都堆在了一起。

    这种父女年龄差距大的,都很常见,甚至孙子的年龄比家里老小年龄大的也多。

    李和帮着老四整理好东西,然后道,“好好念书,放假就回家,不要乱跑”。

    “你比阿娘还啰嗦,我耳朵都听你说的起茧子了”,老四嫌弃李和唠叨。

    李和笑笑,道,“行了,那我不说了,我走了”。

    他走出女生宿舍,拐身去了家属区,家属楼都是嘎吱嘎吱响的木楼梯。

    熟门熟路的敲响了二楼的门,打开门的是一个老太太,“金老师,记得我吧?”。

    老太太眨巴眨巴眼睛,取下来老花镜,不可置信的道,“李和?我怎么能记不得你呢,最出息的就你了。快进来,快进来”。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就一间屋子,一个厨房,里面放着一架子书,一张床,一个吃饭桌子。

    老太太丈夫过世的早,也未曾有子女,一直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过日子。

    李和上学的时候,老太太也不时的接济他,甚至班里大部分学生都受过她恩惠。

    如果没有老太太,李和想那么轻松的熬过高中,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李和对她甚是感恩和尊敬,老太太过世的时候,也是他和几个同学给她送行的。

    “金老师,身体最近怎么样”,李和把包送到地上,扶着微微颤颤的老太太。

    “那是大不如前啦,好在学校安排退休了,我就天天啊,看看报纸,看看书,人老了就废了,啥也做不了了”,老太太说的很随意,然后又问李和,“你在那边还好吧,这毕业了吧,分配的怎么样?”。

    李和说,“毕业了,留校做老师”。

    李和陪着老太太聊了一会,又给了老太太两百块钱。

    老太太坚持不要,“我知道你好心好意,可不能要这钱,你刚毕业,工资才能存多少?而且你家里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啊安心存点钱,这以后娶媳妇生孩子,哪里不费钱”。

    李和心里暖暖的,握着老太太的手道,“我有钱,真的。这钱你拿着,这是我孝敬你的”。

    他跟不能跟老太太说他在做生意,不然老太太肯定批判他不务正业的。

    说完不在给老太太说话机会,转身提着包就走了,“金老师,有时间我再回来看你”。

    老太太在门口喊,“哎,回来啊,你这死孩子”。

    李和出了学校,去汽车站,坐上了去省城的汽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