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62、电视机

62、电视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早上李隆一大早就过来,勤快的很,家里的水缸灌满,院子里的雪铲干?21??,又把红砖地面的泥巴用水冲了一遍。

    看到李和起床,还热情的帮着他打了热水洗脸。

    李和感觉哪里不对,直接问,“说吧,啥事?”。

    李隆扭扭捏捏,好像不好意思说,“没事,没事”。

    “真不说?我可是给你机会了”。

    李隆嘿嘿笑了,才道,“我想买个电视机”。

    这几天电视上开始播霍元甲,李隆跟大壮每天饭后都去公社交钱看电视。

    开始是《大地恩情》播放,有钱人家有电视的每到晚上家里就挤满看电视的邻居,能唱一首关正杰的主题曲,说不准就能迷倒一片。

    83年《霍元甲》开始在粤东电视台播放,更是主要在南边掀起了一轮高潮,后来慢慢进入中西部,唱粤语歌也成为时髦。

    许多人看电视剧《霍元甲》一直以为霍元甲是粤东人,也许是电视是香港人拍的,里面讲的都是粤语,其实人家正儿八经的天金人。

    李和笑着道,“你去买就是了,没人拦着你。不过买了放你那里,不准放这里,影响她姐妹俩学习”。

    小孩子对新鲜的东西没有知足,跟后面关注网瘾是一样的,看电视也是有瘾的。

    最关键的是这玩意买回来动静会太大,家里不用想安生了,到晚上,一准左邻右舍能给你围得满满的。要不是考虑这些,李和早就买了,哪里要等李隆开口。

    “没票,有票我不早就买了嘛”,李隆知道自己是没能耐搞到电视机票了。

    李和想,难道又要找边梅或者何军?他不想找了,人情哪里能这么用,不用多久就是情债高筑了。

    “你跟大壮去县城看看有没有倒票的,不要找边梅了”。

    “倒票的”,李隆明显不懂这个词的含义。

    李和也是跟他解释不清楚,指望他俩找,估计能闹的满世界都知道,只得亲自出马了,道,“明天一早,我带你们去县城。不过你想清楚了,你要是买回来,一到晚上,满院子都能是人,你信不信?不怕影响俩孩子睡觉?”。

    李隆道,“不怕,我放院子就是了”。

    李和就又带着李隆和大壮两个人去了县城。

    找倒票黄牛最简单,在百货公司门口,总有那么一两个伸头探脑乱打听的。

    李和过去没多说,要了一张票,进百货公司花430块钱买了一台荷兰产的开封牌14吋黑白机,当然叫的响的还是魔都产的金星,飞跃和凯歌,基本各省都出黑白电视机,百十个牌子,12英寸的居多,就这样还供不应求。

    牌子越响亮价格越贵,比普通黑白机贵不少。

    还有一些是进口的,七十年代匈牙利的卖的最好,八十年代初期后日本的卖的最好,比如匈牙利的的24吋超级星牌,东欧的电视机都大,只要看到20吋以上的基本都是东欧的,波兰的625,罗马尼亚244,日本产的松下、韩国的高士达等也就普遍12吋,还有一些就是纯属进口旧货改装了。

    只要是
修罗武神sodu
进口的,价格都在二三千块钱。

    就这还缺货,拿头上那块井当了天,就会觉得不可思议。

    用绳子把电视机绑在自行车后座上,李隆怕一路颠簸有闪失,宝贝似的用细麻袋包了一层又一层。

    果然不出李和所料,回到家还没等他电视机天线安装好,李隆家门口已经扒拉了一圈人,都是瞧热闹的。

    有的爬到屋顶竖根竹竿架设鱼骨天线,有的帮着拉电线。

    李和调来调去,就两个台,一个是央视台,一个是荷兰台,本省的台都搜不到。

    晚上,大部分人都还没吃晚饭,但更热闹,小孩子也不怕冷,就搬了个小凳,大人长条椅,里三层外三层。

    李隆傻眼了,跟他预想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啊,都是乡里乡亲的,也不好意思让人家走。。

    厨房拐角都是人,段梅说,“你说怎么烧饭?”。

    李隆挠挠头,“走吧,抱着孩子去阿娘那边吃吧”。

    王玉兰在李隆家转了一圈,乱糟糟的一片,有点气恼两个儿子自作主张。

    李兆坤可是高兴的很,感觉有了存在感,乐呵呵的接了别人的散烟,看电视是其次,主要是为了吹牛打屁。

    他看着黑压压的人头,甚至想卖电视机票,一晚上不少赚啊。

    李隆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多丢人啊”。

    李兆坤这样才作罢,打消了这个念头。

    老四跟老五也是喜欢看电视,因为是家里人,都能坐到最前排,挨不着冻,必须等到每晚电视机上连个人影也没有,雪花覆盖了整个屏幕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回来。

    央视播放的是《洗马关前》,是一部关于改革开放的主题片,讲述的是一个企业领导人进行四个现代化的决心,还有点看头。

    荷兰台放的是纪录片,讲的是化工研究所所长、高级工程师安常娥同志在化工科研工作中做出了突出的成绩,表现艰苦奋斗。

    按说挺枯燥的片子,但是院子里一群人依然看的津津有味。

    李和还没想到解决这乌压压人群的办法,陈永强跟李辉把大壮带着进了县城,还是找的黄牛,就成了村里拥有电视机的第二户和第三户人家。

    李隆终于松了一口气,院子里的人陡然少了一大半。

    晚饭后,老四还要像往常一样带着老五去看电视,李和把她俩拦住了,“你俩没作业了是吧?不准去了,安心写作业吧”。

    两个人被拦了,有点闷闷不乐,肯定是心有不甘的,老四说,“学习娱乐两不误,不是你说的嘛“。

    ”那我也没让你天天去娱乐,你说你白天是不是找借口给你三嫂带孩子,你俩在电视机上面扒拉了一天,别以为我不知道“。

    老四一下子没了说辞,”那我以后白天不看了,晚上看行不?“。

    ”行,以后只准看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老五哪里有时间概念,只是单纯觉得二比一大罢了。

    李和没再反对,对电视剧的期待感,大人都控制不了,何况是孩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