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57、原则

57、原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哈哈一笑,“傻丫头,跟你开玩笑呢,我哪里用得着你的钱,我可比你想象中的有钱多了。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差钱了,我可是已经参加工作了”。

    何招娣犹自不相信,“骗人”。

    李和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就直接道,“你存钱干嘛用呢,自己也舍不得花”。

    “吴驼子年龄大了,干不动了,要卖船呢,我等存够钱,就接下来”,何招娣说的吴驼子是河边做摆渡的,平常有人要过河都会找他,然后给个一毛钱。

    在李和的记忆中,这吴驼子应该有七十多了,“你买船干嘛?那船那么小,你用来捕鱼还是拉客啊”。

    “能做的多了呢,能拉砂石,也能用来拉油料,不到两里地,就腾个地,一天能赚好几十呢”,何招娣一早就算的好好的。

    “那你这存钱,要存到什么时候,要不我借给你吧”,李和决定帮一把何招娣。他反对李隆做,但是不反对何招娣做。何招娣上辈子已经用实践证明他成功了,有智慧有胆略,李隆就没法跟她比。

    “你借我?”。

    李和以为何招娣不相信他有钱,直接把早早装在口袋的一千块塞在何招娣的手里,“这是一千块钱,你拿着,我借你的,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我”。

    何招娣用手一划拉,当然知道就是钱,虽然心里惊异李和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不过确直接推了回去,“我不用,我自己能挣钱”。

    李和说,“我知道你能挣钱,可等你存够了钱,人家吴驼子说不准都卖给了别人,我先借给你,你把船买下来,这就是万无一失了。你一年就能把这个钱挣回来了,到时候还怕还不了我的钱。你看是不是这个理,你就拿着吧”。

    何招娣一字一句的道,“李二和,我今天要是拿了这个钱,你就会看轻我呢”。

    李和哭笑不得的道,“怎么可能,我们是朋友是不是,你有困难我帮衬你不是应该的吗?”

    “那你是可怜我了?”,何招娣又反问了一句。

    李和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他真不知道怎么说才是对的了,突然急中生智的道,“要不算我合伙的?咱俩合伙做?”。

    何招娣还是没领情,想也不想的拒绝道,“那没区别,还是你李二和的钱,不是我何招娣的”。

    李和见说不通,要强行塞到何招娣的衣服口袋里,哪想何招娣直接退了几步,死也不肯接的,最后才说道,“外面好冷,咱们回去吧”。

    李和心里一叹,这女人果然是个硬骨头啊,每个人的成功果然有每个人的道理和原则。

    那么他是怎么看待他和何招娣的关系的呢?

    说不清。他是喜欢她的,她长得不错,是个充满灵性的女孩子,和她交谈也很有意思。或者说这样一个充满朝气的女子,她给他的生活吹进了一些新鲜的空气。

    这种感情,李和自己都琢磨不明白。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走到岔路口,何招娣把手电筒扭开,笑着道,“你回去吧,进庄里了好
第四生物帝国无弹窗
多人还没睡,人多嘴杂的,对你不好”。

    李和道,“我一个大男人怕啥,主要是怕影响你”。

    “我能有啥,你回去吧”,何招娣说完就扭头走了。

    李和也打开手电筒,看着何招娣的背影,摇摇头,做了几个长长的深呼吸后才算稳住了情绪,无奈的回家了。

    第二天,李梅一家子都回来了。

    李和看到杨学文,从心里年龄来说,还是没办法把姐夫喊出口,就随便叫了‘老杨’。

    李梅说,“他还没到三十呢,就被你喊老了”。

    李和笑笑没吱声。

    王老鼠果然依言来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照了个全家福,一个人也不少。

    李兆辉、李兆明兄弟俩最后也过来凑热闹了,这算是以李福成为首的四代同堂了。

    王老鼠的照相技术明显不够,总是嘀咕,“挤不下了,挤不下了”。

    李兆坤道,“地方大着呢,挤得下,挤得下”。

    只有李和明白什么意思,是照相机拍不全人,近了找不到全景,远了就成像模糊。

    好不容易这一家子照完,老太太对李和道,“要不给俺跟你爷也照一张吧”。

    李和明白这话的意思,老太太要提前照遗照呢,笑着道,“奶,你这身体好着呢,大过年的拍照多不吉利”。

    老太太道,“人总有熄灭的时候,指不定能撑几年呢,俺到时候腿一蹬,人都凉了,硬邦邦的,拍起来也不好看”。

    李福成道,“说什么胡话呢,不照,俺还要多活几年呢,这好日子才刚露头呢”。

    李兆坤头一次显出了孝心,“老娘,儿子本事了,还要孝顺你呢,你可别糟想”。

    “你不气我就好了,不指望你孝顺”,老太太虽然是骂的,可是是笑着说的,显然被李兆坤被哄得极为熨帖

    李和有时也不得不服气这亲爹,要是不犯浑,哄人都是有套路的。

    王老鼠左右瞅瞅,还指望着有一顿饭,不过这次又失望了,除了李兆坤,还真没人留他。

    又是失望的走了。

    李和又一次交代,“照片洗好了,麻烦你赶紧送过来。

    接下来几天,李和依然能看见拉着板车的何招娣,只是两个人没有再说话,只是仅仅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村里又闹了个笑话,李辉家杀年猪的笑话。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杀猪正确的杀法是一刀捅到动脉,把血放干净,可这猪还没等李辉反应过来,就身上带着刀还“彪彪跳”跑了。

    在满村子乱窜,到处是飙出的猪血,吓坏了大人小孩。

    满村子的劳动力帮着李辉围追堵截,费了老大劲才抓住,这时候这猪还是活泼乱跳。

    李辉老爹说,“这猪啊,是命不该绝,老天爷让留,咱就留着吧”。

    贴近年三十的前一天,先是盐粒般的冰雹,后来在冷空气的“催促”下,大雨很快就转成了大雪,洋洋洒洒地飘个不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