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56、夜月

56、夜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再往前面一些年数,李兆坤整天吊着那个窄鸡膀子,剥了老底也榨不出几块钱,只得东颠西颠,一年四季在晃荡啊晃荡,偶尔人家红白喜事酒席上打下手,甚至去给人抬棺材板子、埋土,就为混个猪下水,连狗见了都觉得讨嫌,更何况是人。

    但这几年世道变了,喊他二流子的人越发少了,作弄他玩笑的也越发少了。村里村外的见着了他李兆坤还能客气的散根烟,问一句,“兆坤,忙呢”。

    李兆坤的生活往往就在他自己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比如他现在抽红梅烟都感觉差了,是扔了都不肯抽的,吃饭没肉都能唠叨半天。

    不过哪怕他再不肯低头,他也必须承认这读书也是有用的,读书了才能挣大钱呢。

    自己家有了两个读书好的,在村口倒是有了吹嘘的资本,开始宣传家庭教育方法,“我跟你们说,这孩子必须打,不打不成才。你看看二和,那以前不听话,不是照样吊着打,就是咱家老四闺女,我手心当宝咧,也不是照样打”。

    许多人深以为然,不同意的也没法反驳,人家两个样板工程放着呢。

    陈永强老爹道,“女娃子读那么多书干嘛,按俺说,好歹将来都是人家的,还能顾着你了”。

    希同才满脸的不乐意,好像这话故意针对他一样,他可只有俩闺女,没儿子早就不自觉的低了一头,不过两个闺女也让他有傲气的本钱,“闺女啊是操心点,连个装修什么的都不会。你看吧,我家希捷现在县医院上班,分了房子,装修活都要老子去帮他弄,可操碎了心。还说装修好了,让我过去住,地里这么多活,哪里走的开。老二悦子吧,一个小姑娘在省城上中专,我可不放心了,隔三差五我就要去一趟,你给我算算我这一年车费都多少了。所以啊,还是儿子轻松多了,在家卖把力气,娶个媳妇,多舒服”。

    对这种花式炫耀,大多数人还是羡慕,只有李兆坤不屑一顾,他家比希同才档次高多了。

    虽然他一个不注意,他家老四就上了高中,也听人说了,考不上大学,高中就是白瞎了,没有希悦中专来的实惠

    他在老四学习这个问题上他也没在意过,但是人都有从众心理,人堆里晒孩子,他李兆坤也不能免俗。

    他也认可李和的话,中专哪里有大学有前途。

    回到家,李和看到老四在摘菜,心里开始琢磨,老二跑远了,远在首都,他是得不到实惠了。

    可这四闺女要是以后在身边出息了,他李兆坤说不定能做个城里人,哪怕跟希同才闺女一样留在县城,他也能享到福啊。

    在城里啥都方便,想买个啥出门就是商店,想吃啥拐个弯就是饭店。

    李兆坤越想越觉得这个套路可行,突然斥责老四道,“放假了就没作业了是吧,天天都瞎忙个啥,还不赶紧去看书。考试考不好,老子扒了你的皮”。

    老四停下手里的活,搞的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情况,弄的一头雾水。


龙血战神sodu


    王玉兰欣喜的以为自家男人转性了,开始关心孩子学习了,把老四的菜篮子夺到手里道,“你爹让你看书,你就去看书吧,以后家务活不让你做了”。

    别说老四稀里糊涂,就连李和都是闹不明白,不是不明白,是他这爹变化太快。

    李和没插话,就把小丫头李苛抱怀里逗弄着玩,小丫头看李和扮鬼脸,一直咯咯笑。

    晚饭后,不到七点钟已经一片漆黑,李和看着差不多时间,就拿着手电筒去了河边。

    冬季的淮河河面不宽,气温太低,比较冷冽干燥,河面也没有结冰,河水蜿蜒平缓静静流淌,在漆黑的夜色下,发出点点粼光,小船船头挂着马灯悠悠在河里划过,只是吸沙柴油机的隆隆声,打破了幽静……

    寒风扫过夜晚的河边,冷得彻骨生疼。

    何招娣已经早早的坐在河滩上,屁股冷得疼麻了,风从衣缝里钻进去浑身都冷嗖嗖的冷透了,他接连打了几个寒颤和喷嚏。

    李和看他冻得缩成一团,头深深的埋在胸前,双手紧紧的抱着两腿,小麦色的肤色,算不上白,但是那双眼睛清澈透亮,童真般的纯洁如玉粒温柔似霞光,连酒窝窝里里的装满了笑容。

    他不得不做回大男人了,只要风度,不要自己温度了,把夹克脱给了何招娣,然后又瞧瞧的从身后给他披上了。

    何招娣吓了一跳,急忙回头看,太黑了,看不清楚来人,“你是?”。

    她留了个心眼,没敢喊李和的名字,喊错了人,就满世界都知道了。

    “是我,二和,你来这么早干嘛。怎么又不穿厚一点”,李和处于谨慎,到了河边,出于谨慎,也没开手电筒,只是偶尔会低头拨一下打火机,又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起来吧,地上凉”。

    何招娣高兴的站起来道,“我也来没一会,你晚饭吃了吗?”。

    “吃了,咱们走走路,活动活动吧”。

    何招娣摸了摸李和的胳膊,惊叫道,“你咋也穿这么薄,赶紧的夹克给你”。

    李和在她的强行推却下,没有反驳的机会。

    两人沿着河边走了一段路,离庄子越来越远,还是深沉的黑夜,黑漆漆,阴嗖嗖,前面没有一点光亮,谁都没有说话,到处被黑夜笼罩的严严实实…….

    何招娣突然大战胆子搂起了李和的胳膊,见李和没有拒绝,嘴角轻轻抿笑。

    李和打破了这种沉默的气氛,“你天天都在河边拉沙吗?”。

    “当然是天天了,我今年已经存了200块钱呢,我爹妈都没给。你在外面上学,开销大,要用钱不,我这有”,何招娣兴奋的说道。

    李和把手从她胳膊抽出来,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你这点钱可不够我用”。

    “那你要多少,我还能挣钱呢”,何招娣急忙说道。

    果然女人一对上心上人智商就低了,这以前多聪明的一个姑娘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