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51、一九八四

51、一九八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看得出她有反应了,因为呼吸很快,白皙的脸一阵泛红。

    付霞握着李和的手在她身上上下下游走,李和这次没有拒绝,在她的上衣里磕磕碰碰,舒服的感觉让他确实有点舍不得出来。

    屋子镀乎笼罩在一层无声的气氛中。

    李和想挣扎着动一动,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真整出火花就玩完了。

    但是付霞却不给他机会,依旧牢牢地束缚着他,用柔软的身子化身为一个无形的牢笼。

    李和就感觉到这个身子是光溜溜的,因为相接触自然能感受到。

    平静的被窝里也开始很不平静起来。

    李和多么想一往无前地冲击个痛快,把这个劲头释放出来,舒缓出去,这样才能让他平静下来。

    不过最终还是清醒了一下,把要骑上去的付霞推开,“行了,不要发疯了”。

    “我没疯,我真的没疯,我心甘情愿”,付霞手里还不老实的撩拨李和。

    “把衣服穿上吧,认真听我,我付不起责任,我做不了你的担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李和认真的道,这句话他是咬着牙出来的,这句话是多么的心不甘情不愿。

    付霞想了想,也没走,就直接把李和搂在了怀里,“晚上我搂你睡成不?”。

    李和还能什么,都光溜溜的相见了,还能怕什么,“行吧,好好睡觉,明天我早起整理行李,下午赶火车”。

    付霞在李和额头重重的亲了一口,愈发不愿意放开李和了。

    就这样两个人这样别扭的相拥入睡。

    窗外,大雪不停地铺洒在地面上。

    一阵阵急促的风声,震得窗玻璃都发出了响动。

    雪花从空中几乎是垂直落下来的,簌簌有声。偶尔有一阵轻风,才令他们凌乱飞舞,像是在黑黑的夜幕里,飞舞着的白蝴蝶。

    第二天一早,李和起身的时候,发现付霞已经不在了。

    刚穿好衣服,付霞就端着热水进来,“就在屋里洗吧,好像又降温了”。

    李和看了看外面,雪下的很深,“行,我吃点东西收拾下就走了。雪这么大,我估计路上的公交也不好走,慢腾腾的也不知道挪什么时候”。

    好像经过昨晚一夜,两个人话的方式都变了。

    吃完早饭,李和收拾好了行李,同时把六万块钱放到桌子上,“拿着吧,看你的了,做好做坏,我都不强求。我等会就走,你也锁好门,收拾下去饭店那边吧,那边热闹点”。

    付霞也没客气,直接把桌子的钱有布头包好,放到自己的包里,“我肯定能做好,不能辜负你的”。

    李和道,“没人给你那么大压力,做好了是你本事。做不好,你就当做交费了”。

    付霞噗呲一笑,“你真的想的开,谁脑袋让门挤了?敢拿六万块交费”。

    李和是下午三点钟的火车,他准备还是早去的好,去火车站的这段路,大雪天气下并不好走。

    等了半个小时公交,又在公交公交上折腾了一个小时,这截路,李和都快费了2个小时。

    在平常,也就半小时。

    火车站到处都是人头,到底多少
女帝直播攻略帖吧
人数不过来。

    有笑意,有懊恼,有喧嚣。

    这就是1984,又一个崭新的开始。

    李和身处其中,确又无法准确表达。

    盲人摸象,以偏概全,无法描述这个特殊的时代。

    如果开放,看书写诗、弹琴跳舞,也并不完全算是开放,也算是全盘否定加思想上的无所适从,大部分人狂热的吸收国外文化,甚至有的路边摊都有路边的书摊都有成人的杂志卖。

    后面基本演变成和美国60年代差不多,ree***,peae,love.校里对眼了就可以找个角落啪啪啪,郊游都是野战部队,每周舞会就是海天盛宴前奏……

    就连犯罪分子都与时俱进,习国外电影中先进的作案方式。

    如果激情,这个国家还有占七成七的农民刚刚处在温饱线上,他们都是在拼命的熬啊熬。这种所谓的激情,可能会在知识分子的笔杆子里,现实中不多见的。

    还有一种存在于av中的艰苦朴素,某某劳模掌握独门绝技,全国仅几人,然而这样一位一堆赞词的人,却生活在简陋的房子里,过着清贫的生活。靠心灵鸡汤忽悠,指望社会中最优秀的人无私奉献,就国家意识形态方面来,贫穷是道德,是政治正确。

    其实李和更多感受的是渴望。

    不管是社会底层,还是社会精英,他们总归是普通人,既有普通人的生活,也有普通人的梦想。

    渴望个人生活的富裕,渴望个人命运的改变,渴望这个国家早日走向富强。

    李和再一次麻溜的先把包袱扔进车窗,见有人拿起他包袱,他立马跳脚骂,“哎,那个大胡子,你要是敢扔下来,我非揍死你”。

    李和这两年虽然没长个,可肩膀宽了,身上也长肉了,有了点骨架,也慢慢展现出了一点成熟男人的气势。

    大胡子只得又把包袱放下了。

    李和爬过车窗,把包袱捡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大胡子,才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因为雪大,火车比以往又慢的多了,回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还好没有下雪,路面都很干燥。

    回到家的时候,李和第一眼看到是李兆坤。

    李兆坤怀里正抱着李沛在炉子上烤馒头片呢。

    李和本来想跟李兆坤话,可看到他那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李和脾气上来,也就没搭理李兆坤,直接把带回来的包给了老五,只逗弄了下孩子。

    李兆坤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李和,然后嘟囔了一句,“王八犊子”。

    老五把李和的包摆在桌子上,就开始扒拉了,吃的要挑出来,对其他的一律没有兴趣。

    家里新盖了三间瓦房,原来他睡的土屋已经拆了。

    李隆在电报里,梅雨季的时候,墙根塌了,才重新扒了重盖的。

    村里有不少人家都新盖了砖瓦房,旁边的潘广才家的三间大瓦房就是今年新盖的。

    李和进屋仔细瞧了瞧,发现比前面的那几间屋子阔气,房梁更高,屋子更宽敞,地面都高标号水泥,屋里的家具都是新作的。看来老三是用了心思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