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47、活跃

47、活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出院的时候,路过医院的缴费窗口,摸摸口袋还有二百多块钱,想到病房里的那对夫妻,心里一软,报上床位号,鬼使神差的帮着缴了费用,能帮多少算多少吧。

    人吧,都不容易。

    付霞道,“哥,你真是个活雷锋”。

    李和道,“你回去吧,我回学校了”。

    “医生说你要多休息”。

    “再休息就要发霉了,行了,你别管了,该干嘛就干嘛去”,李和就直接找了公交站。

    把付霞一个人留在医院门口发呆。

    李和等了几分钟公交车,上了公交往学校去了。

    到学校下了公交,一股清新的冷风吹过来,一对比,他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馊味。

    他只得先去旁边的一个澡堂子洗了澡,然后好见人。

    洗完澡直接去了办公室,只有那位八卦老大姐陈芸在,看到李和惊喜的说,“感冒好了?我们可是担心死了”。

    “谢谢,已经好了。我这几天的课是谁帮我带的。我还要调一下”,李和问道,哪个老师有事情,换班代课是很正常的事情。

    “杨老师给你带的课,不过也调不上了,这考试日期都出来了,没课上了”,陈芸除了八卦一点,倒没什么不好,人挺仗义的,“你啊,可以好好休息,因为不确定你什么时候出院,监考老师名单上就没你”。

    李和傻乐呵一笑,又得了一个偷懒的机会。

    “我再说一件事,估计你乐呵不上了,那么好的机会,你错过了啊,傻孩子”。

    “什么机会?”,李和没闹明白。

    陈芸左右看了一下,悄悄将门关死,然后直接说:““电子系要派人出国采购一批教学仪器,在出国人选开会选定那天你不在,你说你亏不亏?”。

    “系里那么多人,怎么也轮不到我吧?”,李和好奇的问道。

    “听说吴教授比较中意你,指定让你去。不过我也是听人的说的,可能性比较大。你说实话,你后悔没?”,陈芸低声道。

    李和明了,这是在帮着军工厂投桃报李呢,不过也不以为意,“没什么,以后机会多的是,我也不着急这一时”。

    杨老师上完课回来,李和对杨浩说,“杨老师,这个学期咱课没法调了,等下个星期我给你补上”。

    杨浩五十多岁,倒是挺和气的一个人,笑着道,“没事,你记着欠我就行,不能耍赖,到时候说忘记了”。

    学校已经决定报杨浩去评教授,教授要由教育厅专家组来评,但过于实在了,因为学时数不多,年终考核也没有优秀,教授梦被戳破了。

    “那绝对不能”,李和肯定的说道。

    晚上的时候,李和请吃饭,把宿舍楼一层的五六个单身老师都喊上了,生病那天毕竟少了人家人情。

    去喊章舒声,倒是谢绝了李和的好意,“你们男人在一起喝喝酒,好好高兴,我就不参合了”。

    李和订的是一家的新开的饭店,主打涮羊肉,冬季吃羊蝎子再合适不过了。关键新开的饭店不管是装修还是布
感染体吧
局,看着有档次,不跌相。

    像老李家的饭店,李和去的都越来越少了,李胖子守着壹亩三分地,不知道与时俱进,抠抠搜搜的,被淘汰也是早晚的事情。

    李和找老板拿了四瓶茅台摆在桌子上,“哥几个,今天这几瓶喝不完,就是不给面子,以后千万别说认识我”。

    李和直到三十岁才知道,和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表现出不一样的态度,是一种非常可贵的能力,而不是虚伪。

    大家笑过了,哲学系的老师孟建国把椅子向李和移了移,然后端起杯子对李和说:“来,咱们碰一下,为心而碰怎么样?”

    李和也没含糊,小酒盅也就一口闷了。

    李科对李和说,“酒以不劝为饮,棋以不争为胜。你这刚从医院出来,不能再喝了吧?行不行?”。。

    历史系的老师穆岩笑着数落李科道,“宴不设酒叫什么宴?老李,咱碰一个”。

    李科见自己被饶了进去,也就无奈喝了一杯,不过酒量是好的,并不怵。

    文学系的刘乙博却又把杯子对准了穆岩,“四眼,你是不是忘记了下一句?‘酒不伴歌叫什么酒’。咱喝完,你要不来一首?“。

    穆岩被叫四眼,也不生气,好像已经习惯了,见刘乙博又要举杯子,连忙把他的杯子按下,“别这么着急啊,让我喘口气。唱歌没问题,不就是唱歌嘛“。

    “你可别唱样板戏糊弄人”,李和得了机会,哪能放过。

    “那不能,不过我唱完了,你们是不是要唱?”,穆岩反问道。

    李和说,“行,你先唱,咱给你打节拍”。

    “不见哥哥心忧愁;望穿双眼盼亲人,花开花落几春秋......”,穆岩一开口,立马就震住了所有人,多用气声。一个大男人居然也能唱出女人的甜美,,立体感很强,声音清亮婉转。

    穆岩还没唱完,刘乙博就要上去扒拉他的脸,穆岩把刘乙博的手拨开,没好气的说,“干嘛呢你”。

    “我他娘的看看你是不是女人”,刘乙博还要继续过去闹腾。

    “老子是男人,如假包换”。

    李和调笑道,“那也说不准,戏文里不是有唱鸳鸯袖里握长剑,不知她是女儿身!”。

    当晚几个人一直闹腾到十点多钟。李和知道大家活得都挺累的,在办公室总是要夹着尾巴做人,全身伪装,其实都是野心勃勃的豺狼,只有见了哥们儿才现真面目,才放得开。

    第二天系里又是安排开会,除了安排考试布置,教务主任又气急败坏的要处理一对谈恋爱的学生。

    大家各抒己见,除了少数几个老师,大部分人都赞成处分的。

    李和没参与讨论,轮到他发言,他就叽咕了一句:“我看了《学生守则》,没见不准谈恋爱这一条呀。”

    这句话出来,全场一下子安静了,针落有声,没人会想到,李和会当场这样剥教务处主任的面子。

    李和看到教务主任那张黑脸,他好像出了口恶气,觉得心舒畅多了,这是近几天没有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