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35、冤家路窄

35、冤家路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有人问,“你真继续租?”。

    李和道,“当然,不过我们要重新签租约,一年一签,租金随行就市。五年内我不会逼大家搬迁,但是五年后大家就要自己想办法了”。

    院子里议论纷纷,反正有五年时间,大家也不着急。

    老太婆见事态不对,立马又跳起来道,“你们别听他胡扯,诳你们呢,你们要是信了,那就是真傻了!”。

    李和对这老太婆已经做到最大限度容忍了,对老太婆道,“给你家三天时间搬家,不然”。

    “不然你要怎么样,你还要打我不成”,老太婆还没等李和完,就朝李和叫嚣,然后又猛的撑开双手,五指发劲,扑向李和,“来,你来,打死老娘算了,老娘跟你拼了”。

    李和吓了一跳,急忙闪开,气归气,可也不能对一个老太婆下拳头。

    李和躲开了,结果老太婆还继续朝李和扑,没刹住势,扑通一声,扑到地上了。

    “啊“,老太婆一下子摔倒了地上,幸好是胳膊着地借力了力,没有撞着头,不过胳膊算是倒了霉,一下子没力气起了身。

    旁边两个人女人慌忙过去,忙着把老太婆扶了起来,“没摔断胳膊吧”。

    “小子,你动手打人,我要跟你没完”,老太婆站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继续指着李和骂。

    李和乐得看笑话,幸灾乐祸道,“我有没有打你,周围人都不是瞎子。要不你报警看看?我就不信了,还有人敢做假证呢,做假证就要牢底坐穿”。

    本来有跃跃欲试要给老太婆帮腔的,听了这话立马息了念头,没人愿意给自己找麻烦。

    老太婆看自家媳妇机灵,早就去喊人了,得意洋洋的叫嚣,“我儿子马上就回来了,非揭了你的皮,让你好瞧,你不给我磕头道歉,这事咱没完!!想赶老娘走,我告诉你,没门!”。

    “行,你我揍不了,我还不能揍你儿子了,我就在这等着,看是我揍你儿子,还是你儿子来揍我”,李和被这老太婆也气急了,要是他儿子敢横,非给他打个满地找牙。

    “哎呀我锅里正炒菜呢,院子里的人光顾看热闹,突然把手头事情忘记了。

    “哎呀,饭都糊掉了”。

    “哎呀,赶紧加水”

    “水都漫出来了,赶紧关掉水龙头”

    院子里又是乱哄哄的一阵吵闹。

    李和就找了个台阶一屁股坐上去,点了根烟,慢慢悠悠的等着,看这老太婆还要闹什么幺蛾子。

    不一会儿,院子里冲进来四个人,带头一个汉子直接骂道,“他娘的,谁敢打我妈,老子我剁了他”。

    老太婆一看主心骨来了,立马有了劲头,一把鼻涕,一把泪,指着李和道,“就是这王八犊子,给老娘削了他”。

    中年汉子转头看了一眼李和,揉揉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然后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弟,小弟哭丧着脸点点头。

    李和也看了一眼中年汉子,一下子乐了,还是熟人,上次派出所小黑屋还被他揍过,笑嘿嘿的道,“怎么的,划个道,我都接着。不过有些话要清楚,我可没打你老娘,是他要打我,这都反了。不信?你问问旁边人”。

    大汉哪里还要问其他人,他媳妇找他的时候,什么都的清清楚楚的了,再他自己老娘什么品行,他哪里能不清楚,他也不是什么关心自己老娘,只是想借此敲几个零花钱,才匆匆忙忙过来,可哪里能想到居然是这么个煞神,
万界淘宝商全文阅读
那天晚上的事情,他至今还是心有余悸。

    “误会,都是误会,和气生财最好,何必这样不开心”。

    院子里的人都是面面觑,这样和声细语,可不是他黄友德的个性啊,这人无理占三分,有理不饶人,从来不是轻易想与的。

    李和还没回话,老太婆就叫道,“哪里是误会,我胳膊都破皮了!”。

    黄友德赶紧堵住自己老娘嘴巴,把她拉到一边,嘀咕道,“咱交给谁房租不是交,你没事拆什么台啊”。

    “我,你吃错药了啊,帮那小子话!老娘不管,你今天必须削他,不然老娘面子哪里搁”。

    “我不是帮他话,咱们惹不起”,黄友德无奈起了实话,然后又不再管他老娘,笑呵呵的对李和道,“兄弟,各退一步,这租金以后啊,我们每个月都会按时交,你看这样行不行”。

    “不行,必须搬走,给你们三天时间”,李和没有退步,语气的很硬,这种进局子都是家长便饭的人,留着也是个麻烦。

    老太婆又骂道,“别给你脸不要脸了”。

    李和站起身,笑着对黄友德道,“就给你三天时间,如果到时候不搬,别怪我不讲情面”。

    黄友德被这样当众缺了面子,哪里能高兴了,脸色也不禁一黑,冷冷道,“你以为我黄友德怕你不是?我在这片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别这话,就给你们三天时间,不然到时候就看谁为难。先给你打个预防针,要是非要跟我顶着干,这一片起码你是没法再混下去了”,李和知道他是外面混混,那就更好处理了,直接让瘦猴出面就可以,这一片直接让他混不下去,正所谓一物降一物,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黄友德见李和的这么肯定,心理也不禁打退堂鼓。

    旁边的一个人拉了下他的袖子,低声道,”咱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他,要是他再找人,咱也更没办法。反正这里住的挤,换个宽泛地方多好“。

    黄友德平衡下了呼吸,才道,“行,给我们三天时间,这破房子老子反正早就住腻了“。

    老太婆哇的一声哭了,”你个兔崽子,老娘没同意啊“。

    黄友德赶紧让他媳妇把他老娘拉回屋。”这样最好,大家不用伤和气“,李和又转身对院子里其他人朗声道,”以后我半年来收一次,就这么定了“。

    李和摇摇头出了宅子,这点钱他不在乎,可是他不能这么做冤大头,让人觉得他好拿捏,要是给了人这么个印象,他后面的麻烦就多了。

    李和又继续跑了另外四处宅子,没有这么多麻烦,大部分都是新租户。

    做了一回黄世仁,大部分租金都拿到了手。

    快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李和去收最后一套房子的租金,这套房子在王爷坟,原来的房租一直都是原来房主直接收的。

    先去了一个生活困难的母女家,一个没了丈夫的女人带着一个三四的闺女,一听李和要房租,立马就哭哭啼啼,各种困苦,各种难。

    然后院子里又围了一圈人,对着李和指指点点。大意都是李和麻木不仁,为富不仁。

    女人长的有几分姿色,梨花带雨,惹人怜惜,有院子里怜花惜玉的汉子,要上来揍李和。

    有旁边泛酸醋的女人,立马就揪着耳朵,把自己家爷们提回了家。

    李和头痛,这母女的房租要是收不到,他一家都别指望收了,都会有样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