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9、律师

29、律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三个人从银行出来,直接去了旁边的商场。

    于德华带头进去,总是忘记不了显摆,本来指望看到李和那幅老土冒进城的表情。

    可是他失望了,李和一点兴奋劲没有,第一次进入这种高档的商场自热而然,好像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李和只是在柜台选了一个黑色的女士手提包和一个男士的灰色的帆布单肩包。

    女包是给何芳的,李和总觉得空着手回去不是太好,款式选的很老气,不会显得太招摇碍眼,但是胜在实用,纯牛皮的。

    男包就是给他自己用的了,也是很平常的一个包,总比出门空手强。

    一个人总要不自觉的去融入环境,标新立异,特立独行,就会显得另类。

    于德华看了一眼正东张西望的苏明,才找到一点存在感,搂着苏明肩膀道,“买啥,哥再带你瞅瞅”。

    苏明毕竟是第一次刘姥姥进大观园,可新鲜劲一过,就努力向李和靠拢,表现的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于色,弹开于德华的手,“离我远点,左右就是个卖东西的商店,就是场地大点,东西多点,能有什么了不起”。

    苏明强撑着完这话,可能连他自己都不信。

    从一楼一直逛到三楼,珠宝首饰、化妆品,各种各样的服装鞋帽,他早就看花眼了,要不是怕丢人,他早就扑上去,一件件细致的看了。

    他倒不是对这些东西有多稀罕,而是在想这些东西要是能批发进入内地,他该挣多大一大批钱,更多的是一种生意人的本能意识。

    他看到李和选了一个包,他也跟在后面选了一个黑色的牛皮包。

    看到李和最后又买了根腰带,他又跟着买了根腰带。

    李和,“你别跟着我选啊,你自己喜欢买啥?咱就去买”。

    苏明想了想,“我想买个手表,不是电子表,就老于手上的这种,钢表带的,上面是玻璃的”。

    李和看了一眼于德华手上的手表,是一款名牌的机械表。有的人喜欢车,有的人喜欢手表,各有爱好罢了。

    许多人愿意在高档场合戴名表来显示身价,对手表的重视程度比手表更甚。

    “行,我们刚刚路过那个店卖,我也买一个”。

    并不是什么大的钟表店,苏明一眼就看上了一款,指着,“这款好,这款漂亮”。

    李和见店里的营业员动都没动,懒得自讨没趣,主动搭茬都丢人,直接,“走,换一家”。

    苏明了然,只能怪自己话露馅了。

    营业员见几人大声有有笑的进来,又不声不吭的走人,低声骂了几句。

    香港最不差的就是钟表店了,出门拐个弯又是一家,接待的店员是个小姑娘,倒是非常的热情。

    李和也没看牌子,将没有上过发条停止走动的手表,慢慢地转动把头,观察秒针起动情况,秒针起动很早,明灵敏性搞,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只要耐用、对时精准,看着不错就成,他是功能实用主意者,可不在乎什么手表精神内涵。

    又看了苏明选的一款,摇摇头,“你那款不行,表带不好,时间戴长了勒手,换个好点的”。

    最后李和选了两款,一款不锈钢带男表,一款牛皮表带女表,价格一样,都是2000块。苏明选的也是
极品风水师吧
不锈钢的表带,1600多块。

    又杂七杂八的买了几大包东西,有的是带给留在深圳的二彪等人的,有的是苏明准备让李和带回给他老娘的。

    出门就直接放在了车上,找了一家饭店吃完饭,又回到旅馆把东西放好。

    于德华bb机一直不停的响,又下楼找公关电话,回了个电话。

    回来高兴的,“律师找着了,下午约在这边的茶餐厅了,你去见一见?”。

    李和点点头,“可以,让他尽快就是了”。

    李和继续看那一大摞报纸,于德华和苏明就百无聊赖躺床头看电视,偶尔还互骂几句。

    两点多钟的时候,三个人提前到了茶餐厅。

    见到面前的律师,李和对这人是不是律师产生了怀疑。

    腰身站不直,还一脸猥琐,胡子稀稀拉拉的几根,看着年龄顶多三十不到,一件白色的衬衫穿的皱皱巴巴。

    “哎呀,你好,你是于先生吧,鄙人沈道如”,见到于德华直接过去握手。

    于德华也觉得丢人,这秘书也太不靠谱了,居然找的这么个律师,无奈道,“坐吧,想喝点什么?”。

    “谢谢,我来杯白开水就可以了”,沈道如完又用一块黑乎乎的手绢抹了下额头的汗。

    于德华招呼服务业上了杯白开水,直接道,“这次委托人是你旁边的李先生,有什么事,你们可以自己谈”。

    律师立马又冲着李和笑了笑,“李先生,你好,有什么为你效劳”。

    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那股猥琐劲有倍增趋势。

    “不知道沈先生是什么方面的律师?”,李和对律师倒不是挑剔,只是看着这人感觉不太靠谱。

    “我擅长打离婚官司”。

    “胜率如何?”,李和继续发问。

    “一般,一般”,沈道如又的明显不自信了,不过立马从包里把一大堆证书掏了出来,放到李和面前,“李先生,你可以看一下,这是我的律师执业照,这是我的毕业证书”。

    李和瞪了于德华一眼,让他找扑街律师,也不能找这么扑街的啊,这都低声下气成什么样了。

    不过还是随手拿起了证书,执业资格没什么问题,只是个普通的事务律师。

    香港有两种律师,一种就是所谓的大律师,另外是事务律师,大律师和事务律师没有地位分别,只有分工。

    分工区别在于,事务律师负责广泛的法律业务,大律师专门做一种工作,就是诉讼,就是诉讼律师、出庭律师,

    事务律师什么都做,但出庭权有较大限制。

    当看到毕业院校的时候,还是眼前一亮,伦敦政治院校的,这种老牌名校出来的不可能是傻子啊,怎么能混的这么惨兮兮的。

    李和还是抱着希望问道,“你知道我的要求吧?”。

    “去内地,没问题,肯定替李先生办好事情”,沈道如急忙道,却话锋一转,为难的道,“只是注册离岸公司我”。

    李和不喜欢这么吞吞吐吐的,直接问,“有什么问题直接?”。

    沈道如看了一眼李和脸色,硬着头皮,”注册离岸公司那是财务公司的活,跟我们律师行牵扯不上,需要再找个财务代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