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6、白热化

26、白热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已经连续跟注三把之后,就甩牌了。

    “就你那点胆,还敢玩德州,拿两张同花你都不干allin,还玩什么德州?”,坐在李和对面的光头不屑的看着李和。

    李和冷冷的看着他狂笑起来,他翻出手里的两张黑桃,喋喋不休的吹嘘他的牌技——事实上任何一个稍微会玩点牌的人,都不可能像他那样叫注——最后,他用胳膊把牌桌上的筹码全部扫了过去。

    是的,他的牌技很烂,任何一个鲨鱼都会很喜欢这条鱼儿,李和也不例外——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条鱼儿今晚的运气真的是没得说。

    他总是错误的下注,并且在河牌里击中他要的牌。

    这把牌李和输了将近5000千港元,筹码优势荡然无存,但他还是很有信心,他相信自己的技巧。

    他唯一担心的是这条大鱼离开牌桌,面前至少有一百万的筹码。

    他更加专注的观察着其他人的对局,希望获得更多的信息。

    重新发牌,在小盲注拿到不同花色的k和3,翻牌是:方块a,红心6,黑桃2,虽然李和1000港币跟注,就可以参与一个50000元的彩池。

    但她的后面还有一个洋鬼子,洋鬼子已经全下了好几次,因此李和弃牌。

    李和的旁边还坐了一个包租婆,叼着烟,翘着腿,牌技很好,起码不弱于李和,但是她的打法泼悍,下注凶猛,桌上的筹码也是越堆越多,“老娘今天就是上水”。

    行内的术语不说“输”和“赢”两个字。赢就是“上水”,输用“下水”,洗码粮用“洗”或者“转”,赌客添加筹码称“加彩”等等。

    李和玩得很保守,翻牌前只有拿到真正的大牌才会进入彩池,一个小时只玩两到三把牌,很少偷鸡,也很少有全下的行动,更绝少在河牌出现前全下……

    这就给大家留下了他保守的形象...在钓鱼之前要喂鱼。

    最重要的是他的筹码不足。

    筹码数量和手里的底牌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而李和,恰巧就是那个筹码数量最少的人。

    如果碰上霉运的时候,估计经不起一局,他这点钱跟注都跟不起。

    到第七局的时候,李和拿到了目前为止最好的底牌:黑桃k和梅花k,不过筹码有限,没法通过翻牌前加注,提升这对k的价值。

    allin全下后,可以看到底牌,比牌拿到彩池也才三万港币。

    不过李和的本钱更雄厚了。

    李和左手边的洋鬼子用英语骂骂咧咧。

    自从李和来了,他就没赢过。

    李和看了一眼他面前的筹码,心里冷笑,等会老子让你哭。

    李和筹码到十万块的时候,心情越来越好,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椅柄上。

    “4倍盲注”,包租婆的信心很足。

    李和弃牌。

    洋鬼子跟注,这肥羊的举动经常前后大相径庭。有时候只是跟注,有时候却会无谓的加注很多。

    光头佬跟注。

    包租婆看到那刺眼的翻牌红桃q,加注到20000元。

    肥羊继续跟注,三人彩池里有90000元,翻牌是红桃q,黑桃9,黑桃k。

    包租婆过牌,肥羊也过牌,这种翻牌是很适合持续下注的。

  
我的末世基地车笔趣阁
  四轮跟注后,肥羊最终弃牌,只剩下光头佬和包租婆。

    两个人单挑太紧凑了,连喘口气的空间都没有。

    每个回合都有投入,判断底牌与否的标准就是自己的牌是否比对方好。

    围观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他们很自觉的围在旁边不说话。

    光头佬嚣张的说:“八婆,你剩下的筹码和池子差不多,要是这一把牌你输了,赶紧回家奶孩子吧。”

    “老娘还有20多万筹码,你跟上,老娘allin”,包租婆早就看不惯光头佬了。

    光头佬堆叠出23万筹码,带着轻松的口气说,“我说,反正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全下吧”。

    “我跟注”,包租婆平静的说。

    此言一出,大家耸然,这可能是全场最大的一场赌局了.

    光头佬收敛笑容,稍过片刻淡淡的说道:“你有q,对吗?”

    包租婆讥讽道:“难道你有一张k?”

    “k?我没有。”光头佬捻起自己的两张底牌,将它们展示给包租婆。

    身后的人群轰动了,包租婆张着嘴没说话,眼睛顿时瞪的浑圆。

    眼前的两张牌鲜艳夺目,那是一对红色的a!

    李和终于在一旁暗骂自己还是弱鸡了,看不透人,这他娘的光头佬分明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啊。

    围观的人群中响起了争论,识货的人会知道,光头佬这一手非常漂亮,全程装傻卖呆,引人入局。

    但比赛还没结束,只要转牌和河牌出现一张q,包租婆就可以反败为胜。

    不过最后转牌和河牌没有再现包租婆的幸运,光头佬以一对a获胜,夺得了所有的筹码。

    包租婆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

    牌面上是翻牌是红桃q,黑桃9,黑桃k,包租婆的底牌是方块q,方块7,第二大的对子。

    包租婆分析过了,光头佬翻牌前只是跟注,所以不像有比q大的口袋对子,他唯一担心的是他手里有一张k。包租婆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倒霉,第二大的对子遇上顶对?

    可是从来没想过居然是一对红色的a!

    牌局依然在继续下去,光头佬的筹码更加雄厚了,意味着李和宰杀起来更加困难,不可能通过加注逼迫对方轻易弃牌,因为你就是allin,人家也敢跟,人家有钱任性。靠诈唬,指望人家弃牌,太难了。

    桌面上还剩下三个人,至于旁边围观的,只要不傻的,都不会轻易加入进来。

    一开局战况就开始白热化,每个人都好像连环杀手一样,瞪着自己的进攻目标逮谁咬谁,牌桌上透出一阵阵的凶杀之气。

    此刻李和也不得不连出重手才保住自己的筹码,不能显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否则各个牌手都会来咬你,那感觉就好像死亡森林里的猎物和猎人一样。

    李和看底牌就很不爽,拿着不同花的杂牌,击中顺子的可能性小,击中同花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就算拿着一对也是弱小的一对,旁边洋鬼子这只大肥羊一把筹码扔出去,直接加注到五千筹码。

    光头佬还加注到八千筹码,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李和心里大骂,老子是大盲耶,尊重一下我好不好?难道我又要损失两千筹码?这样下去老子很快就会被磨死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