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5、筹码

25、筹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由古到今,中国人的赌博形式,不可胜计,如:斗鸡、斗鸭、赛马、赛狗、斗蟋蟀等,不一而足。

    中国自古讲究人定胜天,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看能力是一方面,也喜欢赌气运。

    所以中国人的赌性不仅仅体现在赌桌上,也体现在生活中。

    近代以来,自国门打开,中国人除了打麻将,洋赌博如扑克牌、彩票、轮盘、“吃角子老虎”等,也大举登陆,一涌而入。

    时至今日,中国人被称为全世界最好赌的民族。

    有句戏言说,十四亿中国人九成赌,还有一成在跳舞,无论是对是错,无可讳言,中国确是有种特有的“赌文化”。

    在中国,麻将桌任何地方随便一摆,很快就有四人悠然自得地砌起长城;麻将室则被冠上什么老年活动室、小区棋牌室的美名。

    再说,全世界任何赌场,总是见中国人聚集。

    无论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还是摩纳哥的蒙地卡罗;不管是朝鲜的羊角岛饭店或是马来西亚的云顶;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到中国周边的越南缅甸以至南非的赌场,都不难现嗜赌成性的中国人。

    赌界流行一个说法:各大洲以亚洲人最好赌,亚洲又以中国人为最。

    从中环码头找好停车位下车,于德华却没有去售票厅买船票,李和问,“你去哪?拿票啊”。

    于德华道,“咱们去坐金光快艇,不用去挤船。”

    于德华随着生意越做越大,已经不自觉的进入大老板的角色扮演中。

    李和自然高兴,快艇可比渡轮快多了。

    他以前澳门也没少去,不过不是为了赌钱,而是身上的文情病犯了,为了感受什么历史文化,比如澳门历史城区、旧城墙遗址。

    当然也玩过几把,都是在大厅里玩玩德州poker,赢个几千块钱,成就感比钱本身重要,因为玩德州poker需要精于计算,察言观色,能赢钱也是代表一种能力。

    快艇还是比较快,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澳门。

    李和说,“先吃点东西,都中午了”。

    于德华点了点头,就打出租车找了一家比较熟悉的饭店。

    下车结账的时候,苏明惊舌,“这么点路,就5o港币,咱还不如走路呢”。

    于德华鄙视的看了一眼苏明,“少见多怪”。

    几个人吃完饭后就开始朝赌场去,不过李和熟悉的威尼斯人,永利,葡京,都还见不到影子呢。

    于德华带着去的也是澳娱的酒店,四十多层。

    于德华熟门熟路的进了门,赌场内空气都是充了氧的,所以李和在进入大厅的时候精神会被地提高到比平时亢奋的状态,不过无时无刻都弥漫在赌场里的烟雾,让李和这种老烟民都觉得受不了。。

    于德华刚进门,就在一个拐角大的电视机屏幕底下停了不动了,羞恼的一拍大腿,“今天开马,我怎么给忘了,我要研究研究,去买马。你们先随便溜达,这里安全的很,没人找麻烦”。

    李和不禁一笑,“你也真是可以的,大老远的跑澳门来,就是为了买马”。

    于德华买了一万块的筹码,递给李和,“你们先去玩,等会我找你们”。

    糟杂的大厅里许多赌客都在兴奋中,还继续赌,依然还在这个赌局当中。

    只要赌,赢了,
画皮盗墓匠小说5200
就会不断把赌局加大;输了,我就会不停地寻求扳本,最终的结果还是输光。

    李和对这种心理分析得很透彻,很正确。

    因为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当时赌得太频繁,越赌越大,冷静与理智已经一点一点被贪欲吞噬,心态逐渐扭曲,甚至都是自己意识不到的。

    所以赢多少钱都没有用,赢多少次也没有用。

    一旦理智被贪欲吞没后,金钱的价值,风险的意识,甚至生活的意义都会被抛在脑后。自己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了,只是任赌场宰割的羔羊。

    到了这个程度,富又怎么样?大官又怎么样?

    这种状态的赌徒上了赌桌,思考能力连一个小学生都不如。

    人一辈子在重大事情上下那么一两次注是豪迈果断,如果事事都一股脑子靠冲劲去赌,那就是赌棍了。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事业第一,家庭为重。

    李和把装筹码的箱子给了苏明拿着,到处溜达,寻找合适的机会,试试手气。

    他在一张德州桌前已经站了有半个小时了,这张牌桌来过很多人,离开的时候,他们中的大部分没有带走一个筹码,但也有几个幸运儿赢到很多,心满意足的走掉——现在桌边只剩下四个人。

    这桌是李和遇到的最大赌注,都是5oo1ooo盲注,这个级别的桌子上已经有不少很专业的牌手,很少有鱼,所谓的鱼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桌子上已经见不到小额筹码了,都是黑色的1oo筹码。

    不过还不是大赌注的,更大的赌注通常都在贵宾厅。

    如果让李和用“三个代表”来形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他的选择是:麻将,扎金花,斗地主。

    它们始终代表中国娱乐业的展要求,始终代表中国社会的前进方向,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不过,这三个代表横行于大陆,却未能昌盛于澳门。

    澳门流行的是:百家乐,老虎机,德州poker。

    所有的扑克游戏,再没有任何一种扑克游戏比德州poker风险更大了,你必须谨慎对待每一把牌,因为任何一个不经意间造成的错误,都可能让你倾家荡产。

    很多职业牌手根本不敢碰这种游戏,他们的心理和口袋里的钞票,都承担不起这种大起大落。

    高级一点的场子,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的筹码在牌桌上被大家推来推去,一把牌通常只有三到五分钟的时间。

    是的,五分钟,只要五分钟的时间,一把牌就可以造就一个新的千万富翁,或者让一个五分钟前的千万富翁破产。

    李和看到一个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下了台子,直接在空位坐了下来。

    李和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水平到哪儿了。

    而且仅会的娱乐项目,他最擅长的是贪吃蛇和德州。

    老式诺基亚上的这款贪吃蛇游戏基本快让他玩废了,可以自顾自慢慢吃豆变长,也可以风骚走位,怎么玩都好,节奏衔接根本停不下来。如果不想死,就必须看着点自个儿尾巴。

    德州poker李和不能说玩的很好,但起码不差,这是一个权衡和计算的游戏,挥勇气和精明的游戏,但是李和往往是计算有余,勇气不足,平常喜欢跟同事之间斗个乐呵。

    李和直接盲注扔到牌桌上,牌员开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