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2、桑拿

22、桑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抛去心里的浮躁,李和又把外汇方面的新闻看了一遍,看到澳元贬值的新闻,好像已经错过了这个时间段。

    没有什么发现,1983年真的是挺平淡普通的一年。

    翻来覆去的把几张报纸仔细的看了几遍,突然又看到美元升值的消息,眼前一亮,李和第一个想到的是黄金,而不是外汇。

    外汇交易在八十年代初期才刚刚开始呈爆发式增长,全球日均不到1000亿美元,交易方式还是电话报价,所以不管是交易方式还是还是操作模式,根本没有办法给李和足够的操作空间,起码也要等个几年。

    而黄金就不一样了,在1981年,金价每盎司的盘势峰顶是599美元。此时的黄金价格还在高价盘着,黄金现货价格在下跌,前一段时间黄金最高涨到过495.00元,现在到488.76元了。

    李和的记忆跟报纸挺吻合,虽然李和记得后期的黄金会一直涨到1900美元,但是记不得具体时间了,他可没想到自己还会重生。但目前还是空头行情,由于美元的升值,许多人又找到了新的升值渠道,大量买入美元,黄金价格下跌是自热而然,只是许多人没想到金价会拦腰斩断,如果李和没有记错的话,到了1985年,盘势降到300美元左右。

    李和不可能去持有到1985年,顶多到年底,而且他又没办法把握具体的涨跌细节,也只能大概把握一两个月的趋势,也只能大概做个中线操作。

    不过李和考虑了手里的资金,不足两百万港币...

    要不要搞杠杆?

    阿基米德:给我一个杠杆,我可撬动地球!

    配资公司:喏,这个三倍杠杆借给你!

    连续熔断,阿基米德净赔两个地球。

    所谓杠杆,就是可以用它以较小的力量移动较重物体。在金融领域,杠杆的定义是用少量的资金操控大量的资金来放大收益和亏损的工具。

    生活中我们常常用到杠杆,比如按揭买房,分期买车等等,虽然手头钱不够买车买房,但是我们可以用未来挣到的钱,提前享受生活。

    如果你的本金只有10块钱,但能稳定的用每10块钱赚到1块钱,而利息只有5的话。那么,就应该借钱来赚钱。那笔稳赚不赔的生意,就是这个杠杆的支点。

    杠杆就像大刀,关云长耍大刀,过五关斩六将;5岁的小孩耍大刀,伤到自己的概率远远大于砍倒敌人。

    价格具有波动性,不是连续直线下跌,不是连续直线上涨,如果使用高杠杆,一两个小数点的波动,就足以让他一无所有。

    至于使用400倍、500倍杠杆的人,他们可能连汇率有几个有效数字都不知道....

    李和又点了根烟,叹了口气,怎么自己做点事情,就这么难呢。

    他如果真的想做点事情,就必须需要钱,而且是美金、英镑,起码是发达国家的货币,因为这时的人民币太弱鸡了,根本走不出国门,就连卢布他都觉得嫌弃.....

    货币的本质就是商品。理论上讲,任何商品都可以成为货币,但从信用属性来讲,信用必须以商品作为依托,不依托商品,凭空制作的货币。

    用一种简化的说法,政府发行的纸币,可以看作政府打的白条。

  
修炼狂潮帖吧
你接受一个人打给你的白条,是因为你相信他将来有能力偿付白条代表的财货。

    交易者愿意接受纸币,是因为他相信政府将来有能力偿还纸币所代表的财货,而政府偿还能力的保障,来自于这个国家的实力,包括制造业实力,科技实力,军事实力,。

    但是此时中国在国际上被视为破落户,谁脑子有坑,愿意接受你的白条?

    你10亿中国人才刚刚勉强温饱,我拿了你的白条,你有什么东西能抵给我?制造业没有,工业品没有,除了地大物博有点矿产,真没人稀罕你。

    想跟我交易可以,但是必须有美国老大哥的白条美元,不然免谈。

    中国人说,我有十亿亿的内需市场,当初英国佬、八国联军,炮轰中国大门,要求通商口岸,不就是要中国市场吗?

    你脑子秀逗了?那时候交易是真金白银,这会你有什么,没有黄金,没有美元,还不是给我白条,我要你的穷光蛋市场干嘛。

    中国人说,我家的真金白银分家的时候,被常凯申兄弟用船拉到台湾了,还有一部分被带到香港了,我真的一穷二白。

    洋人一想,你家不是还有年轻劳动力吗?要不这样,你们给我点优惠政策,我在你们那旮旯开厂,你们给我打工吧,你看看出口了挣得都是美金。

    中国人一想,想想也不错,能学到先进技术和管理模式,又能收到税收,还能解决就业,最关键还能挣到美元,一咬牙也就答应了。

    所以改革开放以后,许多外资公司纷纷进入中国,利用中国丰富的劳动力,投资设厂,但是生产的商品基本都是外贸出口,以至后来,外贸出口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

    直到中国开始有大额外汇储备后,外资才纷纷开始对准中国的内需市场。

    电视上已经停播,李和看看时间已经深夜2点钟了,隔壁房间终于安静下来了,心里终于平静了下来。

    准备收拾收拾桌面上乱七八糟的资料,他准备还是睡觉,许多事情还是着急不来。

    把窗户打开,散了散屋里的烟气,烟灰缸都快满了。

    刚躺下,房间门被人敲响了。

    李和侧身开了门,一看是苏明,笑着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于德华呢?”。

    苏明带着满身酒气,进了屋子,端起桌子上的茶就喝,抱怨道,“别提了,那老东西不安好心,引诱我犯法”。

    李和莫名其妙,就试探着问道,“那你们去了什么地方?”。

    “就是什么跳舞的地方,几个沙发拼一起,旁边有人陪喝酒,酒挺不错,就是太吵了”。

    “好事啊?喝喝酒,跳跳舞,挺放松的。然后呢?”。

    “然后?然后唱完歌,他说带我去洗个什么拿”。

    “桑拿?”。

    “对,对,就是桑拿,他娘的,我去一看,不就是个澡堂子嘛”,苏明好像更气恼了。

    “这也挺好的啊”,看着苏明气呼呼的表情,李和更疑惑了。

    “洗完澡后,我说我困了,我要睡觉。结果他给老子找了失足妇女,那个女的进了房间,上来就要扒我衣服,辛亏我机灵,穿上衣服立马就跑了”,苏明说完还一脸得意。

    李和痛苦的一捂额头,你个傻孩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