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7、气象万新

17、气象万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随着车子车子进入深圳,除了工地就是荒地,三通一平工作还在进行中。

    “哥,这个就叫深南大道,再往前开转个弯就是电子大厦,刚建成,20层,深圳第一高楼”,苏明一边给李和指路,一边介绍,“那个就叫梧桐山,这个正在建的听说会是个宾馆”。

    李和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后来的上海宾馆,电子大厦显得鹤立鸡群,后来熟悉的地标性建筑一个看不到,深圳大学,深圳博物馆都看不到影子,就是一个主干道,两边都是低矮的房子。

    越往前开,越显得荒凉,地上不是沙坑就是泥坑,开得颠簸的不得了,李和问,“你们这都选的什么地方,怎么就不在刚才的市区里租房子”。

    “哥,别急,在往前开就是深圳河了,那边是跟香港的分界线,我们有时要进磁带线、塑料板,离近一点不是方便吗?”。

    对于此时还是荒地的深圳,李和也是两眼一抹黑,根本识不得路,只得听苏明摆布。

    又开了半个小时,才慢慢进入一个集镇,一栋瓦房处停下来。

    “这里是罗湖,前面就是火车站”。

    “深圳有火车站?”,他真不知道深圳这时候有什么火车站,不是应该就是一个小渔村吗。

    “以前叫深圳墟火车站,现在叫布吉火车站,我有时去东莞就坐这列车。解放那会,咱解放军就是坐这列车来的,差点跟英国鬼子干起来”,看来苏明也没少下功夫,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

    “你哋翻嚟了啊”,一个坐在门槛上的老太太看到苏明,就跟苏明打招呼。

    “食咗饭未”,苏明笑呵呵的也用粤语笑呵呵的回答。

    平松悄悄的问二彪,“啥意思?我咋一个听不懂”。

    “老太太招呼明哥是不是回来了,明哥就回答问老太太吃饭没有”,二彪也就对平松刚开始来新鲜会,要在以前都懒得搭理他,还会骂他多嘴。

    跟苏明等人进了屋子坐下,屋子里摆设的很简单,但是面积很大,李和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这粤语说的蛮溜“.

    苏明道,“哎,说起来真是一把辛酸泪啊,不懂粤语简直寸步难行,要是年轻人还好些,年龄大的,人家说啥根本听不懂,我说啥,人家也听不懂,可不就干着急嘛,我们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天天逮着老头老太聊天,学粤语,这才有点进步”。

    “行了别泛酸水了,先给我们弄点吃的,随便弄,有啥来啥。我要赶紧睡一觉,真是困死了”,李和也可以理解,不要说在南方,就是美帝旧金山这样的华人圈子,粤语、闽南话基本都是主流语言。

    二彪麻溜的下去,立马就让一个小姑娘端上来了,“这是羊头肉,早上我们出发的时候就开始炖了,可香了”。

    屋里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都是苏明来的时候带过来的。

    李和洗好手,擦了把脸,一一打了招呼,然后说道,“都坐下吧,站着干嘛”。

    李和只喝了一瓶啤酒,这样睡觉更香点。

    吃好饭,平松和罗培兴奋劲还没过
倾世嫡女归来全文阅读
,不愿意睡觉,就跟着二彪他们出去转悠了。

    李和睡觉前在院子里冲了个凉水澡,进了屋子,被子枕头,一看都是新换过的,李和道,“这什么地方,什么季节,你给我被单被子给我整上去”。

    苏明一看呵呵一笑,拿了床席子进来铺上,“我让那小姑娘床单被罩换新的,哪里想得到,真把床单被罩给铺上了,电风扇我也给拿过来了”。

    李和这一觉直睡到天昏地暗,硬是膀胱挺不住了,才不情愿的晃着身子起来。

    刚进了厕所解放完,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天色,想了想,还是留着晚上接着睡吧。

    时间已经是五点钟了,太阳还是一样的拷人,空气中有一股撩不去的闷热。

    洗了把脸,穿着大裤衩子,汲着拖鞋出了院子,发现屋前屋后乱糟糟的一片人,三轮车,拖拉机停了十几辆,不知道从哪里找的音响,音乐放的震天响。

    二彪说,“哥,你起来了,我们在搬货,你在旁边歇会”。

    李和就在旁边看着,他太喜欢空气中这种活泼的气氛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生机勃勃。

    “哥,好多鬼佬和洋婆子,都是黄头发白皮肤蓝眼睛的洋妞儿,比咱友谊宾馆门口还多”,平松凑过来对着说道,还不忘用手比划了,“奶奶的,真开放,都漏出来了,白白嫩嫩的”。

    李和说,“行,喜欢就继续看,等过个几年,你们就能翻身上马了,开个洋荤”。

    平松咕哝了一句,“你就会蒙我”。

    他哪里能信,那可是洋妞,他也就幻想一下罢了。

    李和懒得解释,朴素的中国人还是不明白真钞换贞操的道理啊,只要腰包鼓起来,没有拱不来的妹子,哪里分什么洋妞黑妞。

    随着改革开放的越来越深入,经济越来越好,来中国的外国人越来越多,当然也是鱼龙混杂,素质不一,发达国家跑来发展中国家且不是邀请的企业家、专家一类的,多半是渣滓,在国内混不下去的,跑来借着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的粉色想象带来的“想象红利”骗吃骗喝的。

    李和又被苏明带着去看了一圈所谓的磁带厂,租的本地人的几间大屋,总共就七八台刻录机,每台机子都是守着一个妇女,女人做这些比较适合做细致的活。

    苏明说,“这边咱自己每天能生产6000多盒磁带,另外我在15户人家放了17台刻录机,帮我代加工,每天也能生产近二万盒”。

    对这些李和也没有过多的意见,其实是没多大的兴趣,不过还是随口问道,“好卖吗?”。

    “当然好卖了,简直供不应求,你没看,刚才那么多开三轮车的,都是来来取货的。我这都卖到好多百货公司了。我准备马上再买一批刻录机,继续找人代加工。只要是港台的最新歌曲,我这全有。你看看就这么短短的半年,咱可是没少挣”,苏明说着说着都笑开花了,然后又指着工人道,“这些人我都是按照你说的分配工资,多干多得,按件发工资,这些人恨不得晚上不睡觉,天天做,哪个不乐意多挣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