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4、论文

4、论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临近毕业,就要开始毕业论文的准备工作。

    毕业论文是糊弄不得人的,炒冷饭,了无创意,成果普通,没有原创性是绝对不可能及格的。

    而且成绩分为优秀、良好、及格,直接关系到毕业分配去向,可没有一个人可轻心大意。

    其实论文选题也不重要,有好多学生,毕业论文写的是马克思,把他的思想论述得头头是道,可后来却去了大资本家手下干活。

    吴教授是电子物理学的奠基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缴获了美国佬的一台奇怪的武器,却不知其用途,当时军委吴教授进行研究,才知它是红外线夜视镜,在夜间能瞄准人体。

    吴全得不但破解了红外线的秘密,而且自己制造出同样的红外线夜视镜,算是在当时是了不起的成绩。

    李和是只有欣赏敬佩,在以后这种东西随便一个山寨面板或者led厂能搞出来的东西,在这个时候不知道需要一点一滴的耗费多大的心血。

    参与哪个教授的选题是随机分配的,李和这次的分配就跟上辈子明显不一样了。

    李和被分到电子物理教研室主任吴全得教授的名下,需要到那里去选题。

    李和不知道谁跟自己是一组的,所以索性就自己一个人到电子系找吴教授,敲门进去,吴教授正在埋头俯案写东西.

    李和在旁边站了一会,见对方没反应,只得开口道,“吴教授,我是来选题的“.

    吴教授抬起头道,“研究题目怎么是我给你们的?题目是你们自己读书有得,再把见解整理出来。如果我自己有个好题目,为什么自己不会写?还让给你们?“。

    李和知道这个老头子的脾气,就是实话多,只得无奈道,“这不都是学校惯例吗,我要是能自己做主,我肯定给自己一个优秀”。

    吴教授突然又笑着道,“我的课上你都天天睡觉,我要不是看你学习还行,我非天天待着你骂。你的高数还不错,为什么不在交叉学科上想想题名,比如一类发展方程和谱的变形,压缩型映象,这些都是需要高数解决的”。

    李和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头上的冷汗,这些都是巨型的大坑啊,哪怕你知道结论,可是没有大量详实的实验数据根本没用,也写不出来,这就意味着自己要在实验室呆上一两个月,毕业前啥事都不用干了。

    慌忙说,“真的可以自己选论文?“.

    “当然,我还能骗你,不过你写的题目要经过我同意才行”,真让李和自己选题,他反而犹豫了。

    李和信心满满的说,“我的选题是火箭炮系统发射动力学研究”。

    吴教授疑惑地说,“这个题目可大了,写不好就是不及格,你想好了?”。

    李和点点头,这可是自己老本行,不能说突出,但是绝对做不差,直接道,“我想好了,就是这个题目,我不改了”。

    李和选这个题目也是弥补一下自己的遗憾,这辈子不一定有机会见到老同事,老朋友,但是不妨碍自己默默的做点贡献。记得83年的时候,自己刚参加工作,那时候解放军正在边境跟越南人对轰火箭炮,总参下
我在异界有座城sodu
达了任务,开发新一代的适应战场需要的火箭炮。

    那时候他这样的新人都累得直不起腰,甚至年纪轻轻就犯了一阵子胃病,更别说五六十岁,甚至七八十岁的研究人员,

    评价一种火箭弹是否先进,主要有三个指标,是射程、精度、威力。

    当时研究困难重重,不知道开了多少研究会议,最简单的比如固体火箭弹发动机外壳,用的是从老毛子进口的无缝钢管,内外都需要车削加工,这种钢又硬又韧,很不好加工,急白了不少人。

    一群人等于吃住都在机床旁,李和当时光棍一个,倒是无所谓,身体也能抗,可是有许多人都是拖家带口,身体也不好,是咬着牙挺过来的,想到这里,李和都会感慨万分。

    这群人的苦苦坚持,才让后来的中国火箭炮发展到极致,简直丧心病狂,令人发指,在这个领域,中国人认第二,真没人敢认第二。

    政治课曾有这么一章,叫什么人的主观能动性。

    粗鄙点儿解释,就是diao丝如果努力了,也能逆袭。比如没钱没车没房有爹有娘,但只要勤奋上进肯干,也未必就是喜当爹的结局。这样的案例,在中国火箭炮身上上演了,居然把全世界的火箭炮给做了。

    赤贫的小开逆推高富帅,实在想象不到。

    最后许多老款火箭炮拾掇拾掇就开始出去骗银子了,行销全世界。

    李和准备这篇论文着重火箭炮发射动力学分析与结构轻量化研究,其实就是紧扣89式火箭炮的参数。

    至于后面更先进一点的40管轮式火箭炮就不用想了,这些就设计到了自动操系统,包括定向器、专用计算机、传感器、软件等,目前没有这个条件。

    吴教授见李和这么坚持,拿了一张表格出来,写上了李和的名字和论文标题,然后说道,“你先开题给我看下,如果写不下去,答题前还有机会改选题,不然就来不及了”。

    李和接下来的时间段都是开始去图书馆写论文。写论文对一般学生来说可能需要好几个月,否则根本写不出什么实质性内容。

    不过对李和来说写内容一点都没难度,熟门熟路,反复修改了三四遍,也才用了一个星期,写了四万多字。

    可对他最烦的就是算是整理文献索引了,从材料论文,文献是必不可少的。

    别人写论文都是第一搜索文献、第二才是撰写论文,他的写作步骤和别人搞反了。

    图书馆还是传统的手工卡片式,找文献期刊麻烦的很,特别是外文文献。

    不过李和在图书馆为找文献痛苦的时候,旁边一个语言学的哥们似乎更痛苦,两人旁边坐了几天,倒是有点相熟了。

    李和开玩笑的问,“你们学语言的啊,真是了不起,会几种了?哭你几哇,萨瓦迪卡,阿里嘎多?”。

    小伙子白了一眼,没好气的道,“跟你说多少遍了,我是语言学!不是学语言的。”

    “果然啊,画树形图给句子做结构分析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有没有!”,李和看着那一大堆鬼画符的文化,这要什么境界才能悟到结构之美是什么样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