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52、年三十

52、年三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个新年依然没有多大新意,新年的宏钟大吕撞响,千门万户的鞭炮骤然响起。这鞭炮虽不及焰火气势雄壮,但它却像滚滚的春潮,震撼激荡在山乡的角角落落。

    年三十这晚上饭菜刚上桌,却突然一下子停电了。

    李和也没去检查电路,早就有了停电的心里准备,电力不足,停电是经常性的问题。何况又是年关口,更是用电高峰,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王玉兰摸黑点着了煤油灯,突然找不着了灯罩,咋呼老五道,“是不是你这熊孩子拿去玩了,想想放哪了?赶紧找找,一点都不省心”。

    老五委屈的说,“那么脏,俺才不玩呢”。

    李和赶紧打圆场,“没灯罩也行,你放堂屋就是了,屋里也没风。你要是去厨房,抽屉里也有蜡烛,我在县城买了一大堆呢,放到厨房里够用了”。

    李和拉开抽屉,随手点了一根蜡烛,屋里倒是更亮堂了一些。

    王玉兰说,“那多浪费,有煤油灯就行了”。

    李和说,“孩子跑来跑去,等会再来人,黑乎乎的啥都瞧不清”。

    年夜饭,王玉兰没有打折扣,鸡鸭鱼肉都是很齐全。李和兄弟俩开了一瓶茅台,李隆说,“还是好酒喝着带劲,一点不上头,这一瓶咱俩喝完”。

    段梅说,“你别喝多了,等会要带孩子去拜年“。

    李隆倒是听话的很,直接抿了最后一杯酒,就把酒瓶给了李和,自己不愿意喝了。

    王玉兰见儿子又被媳妇管住了,有点不满了,就说,“年三十正经的不喝,什么时候喝,多喝点,等会俺带孩子”。

    段梅说,“你可哄不来孩子睡觉,这孩子晚上可闹腾了。俺肚子里这个晚上也闹腾,一宿一宿的,俺都睡不安稳。隆子喝多了,晚上就没顶事的了”。

    李和见婆媳俩,这点小事都能掐起来,他可管不着,只管闷头吃自己饭,喝自己酒。

    不过王玉兰终究是软绵性子,也翻不出啥浪花。

    吃晚饭,王玉兰掏出手绢,给了每人给了一块钱,算是压岁钱。只有大孙子是破了例,给了两块钱。

    李和也给了李沛5块钱压岁钱,这次孩子这次是不认生了,盯着钱就不撒手了,还怯生生的喊了大伯。

    李和说,“这以后一准是个财迷”。

    老五朝着李和伸伸手,“俺的呢”。

    “钱没有,拍掌倒是有,要不要?一边玩去,赶紧洗个脸,跟你三哥去拜年”,话刚落音,看见老五要瘪嘴放大招,李和赶紧掏出五块钱,“过年,不准哭,你要是敢哭,我非揍你,让你哭个过瘾”。

    老五立马笑嘻嘻的接了,李和感叹果然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因为今年李兆坤不在,李梅也不在家了,李和不好出去拜年了,家里要是来人,就没招呼的,靠王玉兰一个人可是不行。

    段梅因为怀孕身子重,吃完饭,就让李隆先送回家,直接上床躺着了。送完段梅,李隆才抱着孩子,带着老四老五出了门。

    李和看着王玉兰一个人在厨房忙活,过去帮着把灶台烧热,“水够热了吧”。

    王玉兰说,“你去把花生瓜子拿出来,等会来了人,别找不着。”

    “我等会就去拿,估计来人还有等会呢,咱家吃得早,我看他们才刚放炮呢”。

    
天庭超级系统红包群sodu
王玉兰叹口气说,“等你呢今年毕业了,再结了婚,俺就彻底松了心。你爹要是能回来,俺就把老三的地要回来,自己种,才不跟他们掺合呢。”

    李和说,“我结婚早着呢,这就不要操心了。我自己的事,自己处理。地给老三就是了,让他每年该多少口粮,给你多少,够你们娘三个吃就是了。钱呢,我给你。老四老五的学费也都是我来给,不要你操一点心,你吃好喝好睡好”。

    “你说的容易,你都23了,还早着呢?毕业了就结婚,再拖着就是老光棍了,城里姑娘咱找不着,家里左右也多得是”,王玉兰这点底气是有的,儿子毕业了好歹是吃商品粮的,挑亲也能挑出花。

    李和从口袋掏出一个戒指递给王玉兰,“给你的,试试呗”。

    这个金戒指是李老头不知道从哪里淘回来的,本来就稀罕,李和见着喜欢,自己就留在了。

    王玉兰说,“从哪整的?”

    “你先接着,把手抹干净“。

    王玉兰用抹布擦干净手,小心翼翼的接过戒指,对着昏暗的蜡烛,眯着眼睛看了会,“这个是旧的吧?”。

    “新的我也没地买不是,我从人家手里买的,特意给你留着的,你带着试试”。

    王玉兰说,“都这么大年龄了,带这么玩意,招眼了吧。你自己留着吧”。

    李和给直接把戒指套到了王玉兰右手的无名指上,大小挺合适,“不错,挺漂亮的,这个旧的先戴着。等以后我给你换新的”。

    虽然有点氧化褪色,但是在蜡烛光的映衬下,依然有点金灿灿的感觉。

    王玉兰把手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一咬牙,“那俺就先戴着,以后不用费这钱,还买啥新的”。

    这几年随着条件的改善,许多人又翻出了老物件,穿金戴银,王玉兰在公社也是见识过。

    李和又掏出一叠钱塞到王玉兰的袄子口袋里,“这是2000千块,以后每年我就按这个数给你,该花钱的地方就花,老四老五以后都归我管”。

    “你又从哪里来这么多钱,你不能又在外面胡闹吧?”,王玉兰急着问道。

    “你看你又瞎操心了,我什么时候让你操过心。给你就拿着”。

    “俺自己有钱呢,你爹找几回都没找着”,王玉兰低声继续道,“那俺给你存着,你以后娶媳妇肯定要用,你就会糟践钱”。

    李和出了厨房,自己点了一根烟,怕是两辈子都学不会如何去表达自己对母亲的亲昵,比如给王玉兰一个拥抱,捶个背,或者说声妈妈我爱你。只是母子情深,爱在心头口难开。

    李和刚抽完一根烟,李兆明和李兆辉家的几个孩子都来了,李和都给每个人的口袋里塞满了花生,还有从县城买的糖果。

    几个孩子都是欢天喜地的接了,出门后又是引来了不少孩子,因为糖果好,都眼巴巴的来了。

    李和本来糖果之类的就买的多,也没小气,每个孩子都给了一大把。

    陈永强、李辉来的时候,都嚷着要打牌。

    李和说,“输钱你们不哭就行”。

    陆陆续续又来了不少人,李和觉得家里耍不开了,刚好自己有村委会钥匙,”咱去村委会,面积够大“。

    一伙人自然同意,就到村委会开起了牌局,拼拼凑凑开了两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