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46、关系

46、关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明了国营单位之间的关系,计划经济时代,大部分都是一个爹。

    比如各个单位经常互换自产的产品,我拿白糖换你猪肉,你拿搪瓷缸来换我菜刀也行。

    再夸张一点的单位,印刷厂是自己的、幼儿园是自己的、医院是自己的、水厂是自己的,甚至于养猪场都是自己的,自己食堂吃剩的东西再拿去猪吃,猪长胖了再给人吃,人吃剩的再给猪吃。形成了一个循环,这么一说,怪恶心的。

    国企单位里面扯不清死说不明白的关系。这种算“混搭”关系户,都在国营单位混,都会互相留个脸。

    李和笑了笑,对边梅说,“你们是挺吃香的,真是羡慕不来”。

    边梅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得意,大了些声音说,“谁求不着谁啊?他们今天要是敢甩我脸子,他们用到我的时候,到百货公司求着我都没用。”

    李和点了点头说,“所以辛亏遇着你了,要不然我只能去南门地摊上买点东西了。”

    边梅说,“咱可是同学关系,你不是一般人,你是大学生,前途好,说不准哪天我就求着你了。别觉着我势力,人活一辈子,关系两个字,还看不透,不是瞎活吗?”

    边梅突然又转了话题说:“你们吃完赶紧回去,别留过夜,一帮小年轻大冬天神经病一样,袒露着胸,衣服上的破洞用胶带贴上,裤兜里装着白酒瓶,喝的醉醺醺的,在电影院门口、闹市区,很容易找茬闹事儿。”

    李和点了点头,“吃完就回去,放心吧。”

    边梅说,“金建华还记得吧?”

    见李和犯楞,边梅直接说道:“以前就坐在你后排,现在人家开着大汽车,在县里运输队,经常偷带一些上海的紧俏货,都是我来销。一件成本价26块的风衣知道转个手,能赚多少吗?”。

    李和略带好奇的说,“30?”

    边梅没好气的说,“那是抢钱!”。

    语气缓了下,又说,“但也差不多吧,能有20块,我跟金建华,四六分成,你看这就是关系的用处。还有你看,就是刘振国,你同桌你不可能不记得吧?”

    李和说,“这个我肯定记得”

    边梅说,“他爸管着火车皮调度。”

    说到这,她警惕地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朝自己这边看后,又低声说道,“你看签个字的事情,多简单,连打个喷嚏的功夫都不到,就是有几百块到手。别人起早贪黑、累死累活,一年到头拿到手的工资,兴许还没这么多。对了,咱酒厂的王主任,还是通过我关系调度火车皮的。”

    李和皱眉说道,“这个事情做起来……”

    边梅抢过话,低低地笑了笑,“几方都有利,何乐而不为?”

    李和看着柔弱的边梅,愣了愣神。

    这妹子刚才还瞧不起投机倒把,怎么转眼,自己就干上了,这不就是倒卖批文吗?

    这妹子太超前了,基本就是个拉皮条的掮客。

    关系掮客的行为路径,其实很简单,穿针引线于行贿受贿。其需求动力可概括为一句话,“有钱没地方送,有人送不敢拿。”

    与之对应撺掇人去跳坑钻洞
鸩巢吧
的,也有一句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边梅跟刚刚还鄙视投机倒把的完全是两个人,脸色转变之快,令李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京剧中的脸谱。

    她又陆陆续续说了好多人,电力局,医院,各处国企单位罗列了一大堆。其实中间说的大部分人,李和还是有印象的。

    “牛生,就是你们男生给起绰号叫牛牛一的那个,现在在……”

    边梅话匣子一旦打开,仿佛永远也关不上。

    李和笑了笑,不好去劝什么,人一旦到了兴奋点,别人费再多口舌,都很难打消。他只得委婉地说道,“我觉得生意上卖卖衣服,夹带一些紧俏商品是可以的,其他事情,掺和上,不是太好吧?”

    边梅轻轻地哼了一声,“你这人上学的时候,就有点冒傻气,胆子小。要知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你看看现在什么社会了,再守着旧的一套,西北风都喝不了。”

    这时菜上来了,边梅收了嘴巴。

    一盘水煮鱼、一盘红烧肉、韭菜炒蛋、还有一盘大白菜,看起来颜色还都很不错。

    老四深吸一口气,鼻腔里满满的红烧肉香味。别人都没动筷子,他也不好下手,只是那味儿催命似地钻进鼻孔,引地唾液不断分泌。

    “喝点不,这里啥酒都有”,边梅问李和道,同时热情的给老四夹了菜,“小妹,尽管吃,不要客气,我跟你哥聊会天。”

    老四面上猛然一喜,随即又遮盖下去。相比于两人低声不知道聊的啥的内容,好菜好肉的诱惑力无疑更大。

    边梅说,你看吴青峰在电力局是管附近这一片的,出门谁敢惹她,就能光明正大的说“这们是我的管辖范围,谁敢不听话,不然让他立马没电。”

    李和第一次发现,光明正大这个词可以这么用。

    和边梅聊的越多,他心里总算是放下了几分,不过还是打算先看看再说,人不可貌相,也保不准是自己看漏了眼。

    不过在李和刚来,这姑娘没表面那么粗犷,他还是愿意提点几分的,就看日后这姑娘会不会做人了,现在说得再多也没用。

    李和看了看外面雪下的越来越大,摆摆手说,“不喝酒了吧,喝多了误事,这么大雪,等会回去路上不好走。”

    吃完饭,李和带着老四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钟了,老四力气小,根本提不了东西。

    李和没办法,买了根扁担,袋子绑在两头,硬是从镇上挑到家里的。

    李隆说,“刘传奇下午找你呢”。

    李和问“说了啥事没有”。

    “要开扫盲班,找你当老师”。

    这也是城市和农村的两级分化,城里很多人都忙着出国镀金,农村人倒好,跑扫盲班镀金来了。

    晚上的时候,雪又大了几分,王玉兰烧了一大锅的水,还取出来了些白面,居然破天荒的舍得把家里挂在外面的腊肉拿了一条进来,说是做些肉臊子擀点臊子面。

    李和激动的泪流满面。

    王玉兰看着李和买回来的一大堆东

    西,气鼓鼓的说,“只允许你败家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