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42、背锅

42、背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事发生也才没到一年,后来李兆坤大概也自知理亏,一转眼人又跑了。没人知道去了哪里。

    李和心疼的给老四揉了揉,“没事,以后就没了,还是照样漂亮妹子一个”。

    其实李和对老四的关注应该是最少的,大概因为是她太懂事了吧,一辈子做事稳稳当当,不需要自己操心,自己会在她身上少些关注。

    李和又看了一眼旁边的老五,这娃最是闹腾,也是让自己最操心的。

    厨房里王玉兰大概听到了什么,摔下的勺子拾起来然后又重重的向下一摔,发出很大的响声。

    李和没去问怎么了,两辈子不管怎么样,摊上了都是命。

    中午李福成老爷子和老太太也过来了,也是满满的一桌子菜。

    李和给了老爷子一个黑色的大毡帽,给了老太太一个红色的棉织的圆帽。

    老太太说,“俺娃费钱干嘛,俺跟你爷老腿一蹬的人了。这颜色太艳了吧,不成老来俏了嘛”。

    李和说,“没几个钱。红色图个吉利,人家城里人都戴,戴着试试”。

    老太太试着戴了上去,然后用不确定的眼色看着满桌子人。

    等到大家都说好看的时候,才算放了心,“就算你们说难看我也戴着了,比我那个头布暖和些了,冷乎天,我也舍不得脱了”。

    老太太年纪大了怕冷,冬天喜欢用一条破旧的黑色粗布包住整个头脸,只露出两只眼睛,既保暖,又防风,再穿上做姑娘时留下的花棉袄,一辈子没舍得穿,结果临老穿上了。

    李和倒是想过家里后面再加盖几间屋子,让老俩口搬到这里住,结果李福成一句话顶回去了,“眼不见,心不烦”。

    李和只得作罢。

    吃完饭后,李和问李隆,“大壮房子起在哪呢?”。

    “离我哪不远,俺喊他过来,他早就念叨你了,估计不喊他,他等会就自己过来了”。

    要是在以前,李和直接就骂上了,不过毕竟已经是有媳妇、有娃的人了,哪个男人愿意当着媳妇面被人骂,丢脸面,就是亲哥也不行。

    所以李和才三番五次感叹,长大了不好玩。

    所以李和还是顾着他面子,笑着说,“他结婚的时候我不在家,生娃的时候我也不在家,这个礼我要随到吧,赶紧走吧。”

    大壮的媳妇还是原来的媳妇,这么说有点别扭,还是上辈子李和认识的大壮媳妇,这个没变,个子一般,倒是有一副好相貌。

    大壮媳妇正在门口太阳底下奶孩子,小门小户,平常来的人少,大白天的也没避讳,衣服拉了半截高。

    陡然看见来人,吓了一跳,李隆倒是经常来串门子的,对李和就面生了。

    大壮他老娘,正在院子里涮锅,看到李和哥俩进门,笑着说,“早上就听人说,二和回来了,俺老儿子还说去找你。俺就说等你歇个脚,下午再去找你的。没想,你倒来了”。

    他老娘还要倒水,李和忙摆手,“刚家里扔了杯子,你别忙活,壮子人呢
我真是大明星小说5200
?”。

    “给永强家捯饬猪圈呢,早上就去了,估计这会正吃酒呢”

    李和逗弄下了孩子,并把10块钱塞到了小娃手里,“长的跟壮挺像,这钱叔留给你买糖吃”。

    大壮他媳妇,看了一眼他老娘。

    大壮老娘把钱给李和,“这有点多了,拿回去”。

    虽然这两年日子好过了,农村人情关系行情见长,可在农村一般亲戚才二块三块,普通关系的也才五毛八毛。

    李和晃了晃手,转身就出来门,“给孩子的,你甭客气了。我去陈胖子家看看”。

    大壮媳妇问,“这谁啊,出手这么阔,10块钱呢”。

    “二流子家的二儿子,就是考大学的那个”

    “李什么坤?俺小时候还在他那买过耗子药呢”。

    “李兆坤,不知道狗东西,一辈子走了什么运”,大壮老娘不屑的说道。

    李和兄弟到的时候,陈永强热情的拉下兄弟俩坐下喝酒,见兄弟俩不喝,就说,“那咱就到河沿上吹吹风,顺便带你看看我的猪圈,我跟大壮喝的差不多了,也没法喝了”。

    到陈永强的荒地坡的猪圈那里,十七八个猪圈,起码有80多头猪。

    李和发现猪圈的门居然是铁柱子焊的,于是问道,“你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铁?”。

    陈永强指了指河对岸,“对面的人,从人家过路货车上扒拉下来的。差点把人家过路司机逼疯”。

    大壮说,“你都不知道,不少司机路过,只要敢停车,车上的货都让人扒拉干净。好家伙,几百斤的大铁块,都让人搬了,更别说身上什么装的钱了。”

    八三年的一些场景经历过的人很难忘记:警车到处呼啸而过,大解放车的栏杆里的人五花大绑……

    对李和来说,提起八三年,只记得两省交界处的车匪路霸,大部分是亲戚,甚至一个庄子合伙作案,警车进庄子抓人,可能亲兄弟都能绑一块。

    李和说,“那不停车不就行了”。

    “不停车?那大路上也被人用树干子堵住,车过不去。更狠一点,直接找个老娘们躺大路上,看司机敢不敢压”。

    陈永强接话道,“真有狠的司机,直接背着大砍刀,不然真唬不住人。”

    李和说,“知道谁干的?”。

    陈永强嘿嘿一笑,“具体的哪个人说不清,反正河对岸,和这边儿都有,要是那边犯的事,货都会拉到这边来销,你没看到镇上开了好几个废品收购站?”。

    李和倒是从没想过,还有这么一茬,因为本地人后来出去打工,从事最多的行业除了物流开货车,就是收破烂了,当然也有做其他的,收头发辫子的,浴池搓背的,算命的,专注楼房漏水的。

    再联想到窨井盖这个梗,李和突然觉得自己背了一辈子的黑锅,背的不冤枉。

    当然也无奈,一般两省交界处,都不会太平,倒不只是鄂豫皖地区,湘西,云贵,两广,蒙陕,哪里都难独善其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