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37、1983年的第一场雪

37、1983年的第一场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爱军听李和这样说,想了想,觉得非常可行,非常激动的说,“你还别说,你不知道有多少老客到我这修皮鞋,抱怨皮鞋不保暖,要是能做出冬季鞋子,一准不愁卖。下料、夹包,开楦、砂轮、刷胶,复底,这些都没什么难的,塑料鞋底、皮子也好找。“

    这话说完,又提出了一个疑问,”可是里面保暖的材料不可能用棉花吧?”

    李和突然想到了丝绵,可是这也是计划内物质,根本弄不来,只得试着问道,“皮毛一体?这样成本会不会太高?”

    李爱军兴奋的把单人床拍的啪啪响,“就用羊皮,春羔皮便宜,春羔皮是羊的头茬皮子,虽然次了点,只能穿个三四年,可不是没办法吗?”

    李和了解皮鞋的市场规模,只要不傻,不管怎么做都是赚的,哪怕胡建这样的产鞋王国,这个时候顶多就是做拖鞋一类,“别说穿三四年,你哪怕让人家只穿够一年,你回头客都能从东门排到西门。”

    “那怎么行,要是穿个一年就坏了,人家还不得指着我鼻子骂。那不行。”

    李和说,“行,我的意思是开个门面店,你不可能再去摆摊了吧。”

    “那得多少钱啊?我补贴每个月加上摆摊挣的,可没多少”

    李和一拍李爱军肩膀,“没事,哥借你,哥最不差的就是钱。你好好挣钱,到时候咱去香港,去美国给你装个假肢。让别人瞧瞧,咱还是好汉一条。再说,没腿总比没脑子好。也不耽误你拱妹子,娶媳妇生娃娃两不误啊”

    李爱军脸一红,气恼的把李和手撇开,“你给谁做哥呢?别嬉皮笑脸,你扯娶媳妇干嘛,谁还能嫁给我。跟你说正事呢,你真借我钱?”

    “借,咱什么交情,不过你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大。形成工艺流程作业。现在还是卖方市场,只要产品好,你不会瞅卖。”

    李和把流水化作业解释了一遍,其实很简单,先到市场上把针线和其他原材料买回来,交给邻居家去做鞋。鞋子做好了,就上门收鞋,然后,就把鞋子自己店里卖。

    李爱军为难的说,“估计没几个乐意的吧?”

    李和说,“你先把店开起来,自己做,只要你赚着了钱,到时候不需要你开口,反而人家主动会开口找你。你想想你一个人累死累活,才能做多少鞋子?是不是这个理。你先找位置。”

    见李爱军点了点头,李和从口袋点了500块钱,“这你先拿着,不够再找我。”

    “你给这么多干嘛”

    “还是那句话,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

    李爱军父母过来的时候,对李和自然千恩万谢,非要留着李和去吃饭。

    李和自然要走,可不想给这家人添乱。

    夫妻俩慌忙把李和垫付的住院费给了,李和没推迟,也就直接接了,出门的时候对李爱军道,“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出了医院的大门,天被厚实的云压得很低,西北风冷嗖嗖的吹着,李和用手捻了天上飘下
向胜利前进笔趣阁
来的白花花的雪花。地上已经铺上了白白的一层,好像银色的地毯。

    1983年的第一场雪。

    风吹得苍劲有力,马路上稀稀疏疏的人流,车站牌下等车的人左手与右手互相搓着取暖,满地的树叶飞飞扬扬。

    李和骑着自行车,迎着寒风,走到半道,恨不得把自行车给扔了,手都冻的张不开了。

    回到家,何芳戴着一个帽子,在院子里开荒地里拔胡萝卜,付霞挑到后院的井里洗,都是一些家常的时鲜菜。四周顺溜都种上了一些大白菜、大蒜。

    李和进到菜地的时候,几只鸡受了惊吓,哆嗦着插进了旁边的小竹子林里。

    李和也不说不清自己家现在像什么样子了,说是农村吧,外面却是一清的石板路、水泥地,屋里更是木地板,红木家具,摆的精致。说它像城里的豪宅吧,书香气和鸡臭混和了,屋檐下还摆着粪筐。

    何芳问,“你去哪了?一整天没瞅见你人,你看你冻的,还不赶紧进去暖暖。”

    “有吃的吗?”李和中午只和李小妹一人吃了一碗馄饨,现在算是饿急了眼。

    何芳把手里的东西放好,洗好手,直接去了厨房。

    李和回了堂屋,直接就把手架在炉子上烤。

    “泡的热茶,你暖暖喂,再吃饭。小鸡炖蘑菇,中午给你送过来,你不在,现在吃也一样。”

    何芳给李和把茶放好,又给摆了碗筷。

    李和可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呼噜呼噜吃了,“味道不错,明天继续。”

    “行,不要又找不见你人。”何芳突然又好像想起了事,继续说:“你也太邋遢啦!你屋里的臭袜子,脏衣服哪里来的?昨晚不是都给我了吗?怎么还有?也不晓得收拾。”

    李和嘿嘿一笑,“那是学校换洗,装袋子里带回来的。忘记拿出来了,没事。我自己洗,你不要操心。我初中就自己洗衣服了,不是都好好的.“

    “等你洗?猴年马月,已经给你洗好了。就晾在屋檐下。干了你自己收。”何芳说完,就又转身去菜地里忙了。

    两条狗闻着鸡肉香,又舔扒着围着李和打转,李和气的给了一脚,撵的远远的,“老子饿死你个狗东西,有剩饭都不吃。”

    李老头和寿山回来的时候,李和帮着上去掸了雪,笑着说,“辛苦了,晚上给你们整两盅。”

    寿山说,“那位置是真心不错,面积起码能摆个二十多桌,还能整七个单间出来。可是要坐满,我一个人肯定忙不开吧。要找两个跑堂、打荷的吧”

    李老头说,“到时候把付霞带过去,那丫头够伶俐。再从附近郊区找几个就差不多了。刚开始不开满席。”

    李和说,“是这理,就整个十桌吧,开满席,你们忙不过来。雇人太多,政策上也不允许。等两年吧”

    李和觉得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缩手缩脚,真心的堵得慌,心里只能期盼着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