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33、厨子

33、厨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看了一眼在旁边自我陶醉在酒香中的老头,把李胖子拉到一边说,“你先消消气,等雨停了,你再赶他走也不迟。你认识他?”

    李胖子不屑的道,“这一片谁不认识?以前天裕来的掌勺,后来小鬼子来了,又给小鬼子做厨子,典型的走狗汉奸。”

    李胖子不自觉的抬高了声音,老头耳朵不聋,听得清清楚楚,不忿的说道,“老子就给鬼子烧顿饭,怎么就成了汉奸走狗。再说,政府已经给我平反了,你凭什么还这么说老子。”

    李胖子说,“给你平反,那是政府宽宏大量。你要是有骨气的,就应该饭里给鬼子搀上老鼠药。”

    老头听了这话,看着一脸得意洋洋的李胖子,觉得挺憋屈,身上的气一泄,又闷头不支声了。

    李和想,都是嘴炮无敌,真轮到他们上,说不准谁比谁狗熊呢。

    有些人就是这样想的,只是他们找了一顶高帽,戴在头上,慢慢的他们自己也相信自己便是正确的了。

    李和给李胖子结了饭钱,然后说,“我先走了,你就让他在这待会,也耽误不了你生意。”

    李和前脚出门,老头居然跟了上来。

    李和无奈,看着湿漉漉的老头,又只得回身给他撑上伞。

    老式的木质大伞,勉强能装下两个人。

    李和说,“老师傅,你跟着我干嘛?你去哪里,我送你回去。”

    老头摇摇头,笑着说,“小哥,想问下,你家找厨子不?我敢保证,我烧饭绝对比许多厨子强。”

    李和说,“师傅,你瞅瞅,我这德行,看着像请得起厨子的人吗?”

    老头笑着说,“你付钱的时候,老头子可是瞧见了,随手一掏就是一把大团结。我老头子不要工钱,你管个饭就成。我就看着小哥你顺眼,小哥你也没嫌弃我。我老头子心甘情愿给你做厨子”

    听这口气,好像谁能吃上他做的饭,谁能成仙似得。

    “老师傅,如你所见,我还是个学生,天天在学校吃饭。我也想虎躯一震,把你给收了,可就怕你老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胡须一阵?”

    李和说,“就是我没必要请厨师的意思。你是住这一片吧?你告诉我地方,我送你回去”

    李和看着雨下的越来越大了,根本没有停歇的意思。

    老头没有说话,不顾大雨直接走出了伞的范围。

    李和看着雨中那孤单落魄的消瘦身影,终有点不落忍,追过去说道,“喂,我说老师傅,要不就跟我走吧。不过先说好,烧的不好,咱还是要一拍两散。”

    老头一脸惊喜的说道,“你请好,一准包你满意。”

    李和把老头带到李爱军的摊子里,还是没有看到李爱军,心里还是不免担心,他腿脚不好,又喝了点酒,能去哪里呢。

    李和把外套脱下来交给老头,“你在这等着我下课,我下午还有两节课。下课后我来接你。这外套穿上,有点冷,别感冒了。”

    老头感动的很,连忙拒绝,“我习惯了,没事。”

    “我回宿舍可以再找一件,没事,穿上吧”,李和没给老头拒绝的机会,直接走了。

    班里已经决定今年不
命运冠位争途帖吧
开元旦晚会了,这种紧张的学习氛围,可是没有几个人有心思去玩。

    元旦又是接连几天假,最后一节课后,李和让何芳坐公交车,自己骑着自行车带着那老头。

    何方说,“你又从哪里捡来的,家里马上可以开养老院了。”

    李和一想可不是吗,现在没事,那个和尚、老于头,几个人老头子就喜欢聚在自己家里。

    李和说,“没办法,不能不管,你自己坐公交车吧,坐自行车下雨也容易淋湿。”

    老头跟着李和穿街走巷的来到一个巷子门口。这个年份,这个格局,这屋单看外貌就已经非常,非常的气派了。

    看着李和拍大门,不久,一个带着围裙的小姑娘出来打开门。。

    老头随李和进了屋子,进门一伸脚,还是被小小的震了下,这屋子里铺的竟然是木地板,桦木的一等品,跟其他人家比,这里高出不是一个等级。

    进了堂屋发现是古色古香,墙上有挂轴,是罗汉图字画挂轴,墙壁两侧多宝格上面的东西放的也非常讲究,品味这东西满房间都是。

    客厅里面坐的几个老头,看着怎么那么眼熟,特别是那个和尚,怎么看都应该是认识的。

    老头突然一个机灵,打了个打千儿礼,喊道,“你是溥贝勒?溥贝勒,小的寿山给你行个礼。”

    和尚正在低头跟老于头对着一幅画研究,猛然一听见有人给自己行这些封建陋俗的礼节,吓了一跳,这不是害自己吗,平常的好脾气也没了,急忙喝道,“你是谁?谁让你乱说话的!”

    老头委屈的道,“小的以前是天裕来的掌勺师傅,正黄旗,有幸服伺过你老。家父墨尔哲勒氏内班宿守乾清门”。

    和尚左右瞅瞅,急忙说道,“现在是新社会,不兴那套了。老衲已皈依我佛,法号宗平。”

    老头脸憋得通红,最后才说,“小的知道了”。

    和尚手指了指说,“你..........”。

    李老头说,“你是天裕来的?可识得我?”

    老头看了看李老头,最后摇了摇头,“恕我眼拙”。

    老于头提醒道,“前沿大街的铺子都是谁家的?”

    老头猛然抬头道,“你是李二爷?哎呀,我给你见个礼。”

    李老头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老子不是旗人,不受你礼。老子想吃你那做的酥小鲫鱼,想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一屋子哈哈大笑。

    李和感觉到这一屋子里的人,眼神是轻视的,似乎一个厨子在这些人眼里,就是个芝麻绿豆。嘴上都是新社会,人人平等,可是骨子里还都是贵贱有别。

    老头没有一丝难堪,觉得天经地义,就像他骂饭店老板李胖子一样的理所当然。

    李和对屋子里几个人没提见到老头的落魄样子,只是说偶然相遇,邀请过来家里做厨子。

    找了几件干净衣服给老头,又让他擦洗了一番。

    既然老头要展示厨艺,李和就问买什么东西,老头说,“桂皮、丁香、豆蔻、花椒、八角、葱、香油、冰糖,一样也不能少”。

    李和拿了纸笔,一一记下,就让付霞出门去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