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7、风波

27、风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说,“那不可能,这种机会还是留给别人吧。”

    “我以为你遇到一见钟情的了”

    李和说,“人生如麻将:一见钟情叫天胡,自由恋爱叫平胡,单身叫自摸!所以你知道这一见钟情的难度有多大了吧,单身才是常态。哦,你们四川麻将里,我还没见过天胡的”

    王慧笑着道,“你个瓜娃,天天爪瞌睡,也有清醒的时候嘛。四川麻将天胡必须打缺,所以这个概率确实很低,不过我会给你算下,你还是有机会的。”

    李和还要继续说话,何芳走过来对王慧说,“王慧同学,这可是班级活动,咱们都是班干部,可不能中途擅自脱离集体在这里偷懒”。

    王慧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依然笑着说,“我不就是瞧着你这么能干,我犯会懒。”

    何芳说,“那么多人,我可顾不过来。”

    王慧又四处看一眼,“这么多人到山顶了?那我们也赶紧上去吧。”

    抬脚刚走了几步,何芳喊,“你拿了人家东西,要还给人家吧”。

    王慧看了一眼手里的水壶,直接扔到了李和,“不好意思,小李子,忘记了”。

    爬山没有什么大路,大家偏爱曲曲弯弯的“二环”或“三环”盘山土路,都是沿着土路穿梭在树丛中冲上山顶。

    李和每到一处总会不自觉的与后来做对比,再过20年,香山已经无法让人找到现在的感觉,树木不再葱郁,红叶不再养眼。到处都是水泥路,密密麻麻的人潮,汗水黏糊在一起,甚至能闻到人家的口气,其实是没有什么乐趣在里面的。

    还没有商业开发,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随和。

    李和随着大队伍上了山顶,停了下来,一部分人去了挂甲塔,一部分人就聚在高处空地上登高远眺。

    男生们聚在一起,对着不远处的女生留着哈喇,有贼心没贼胆,也有跃跃欲试要上前自我推荐的,结果走到半道又灰溜溜回来了。

    陈硕突然问赵永奇,“我说老赵,你们那地方是不是都穿白袄子带白头巾打鼓?然后没事隔个二里地唱几句情歌,要不你教我亮几句嗓子?比如,‘叫声哥哥你带我走’之类的”

    赵永奇没好气的说,“不会”

    李和笑着说,“周庆是内蒙的,你可以问问他是不是骑马上学?”

    还没等陈硕说话,周庆就直接接话说,“哎,我们那旮旯苦啊,考试要考摔跤骑马射箭呀,男生摔跤、套马、杀羊三选一。”

    陈硕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那女生呢,女生也摔跤?”

    周庆一本正经的说,“女生挤羊奶,做手把羊肉,酿马奶酒三选一。”

    “你们住的是蒙古包吗?”

    “是的,我们那家家住蒙古包”

    有反应过来的同学已经在憋着笑,来自新疆的吴波不屑的说,“你那算什么,我可是骑着驴子来京的。你们不是都知道于田的库尔班就是骑着驴子来京的吗?我跟他一样”。

    有同学立即表示,“辛苦了,边疆的同志果然辛苦啊”

    女生看男生这边热闹,就都围了过来,还有问,“那你骑了几天几夜?”

    男生就说的更兴奋了,“我们考试考拉面,看谁拉的长。”

    “我们可以带刀上街”

    “你那算什么,我们考试考抓狼”。

    “
六界商城笔趣阁
我每次学校放假都找不到家,我们家又不知道游牧到哪里去了。”

    ...............

    这场胡扯大会,越来越扯的没边了。

    李和也听的高兴,刚拿出烟盒,点了一根烟。

    “山上不能抽烟的。”高爱国将他的烟夺下来踩灭,“秋天干燥,枯草多,有点火星就能着,你是没见识过厉害”。

    “行,听你的”李和拍拍脑子,把这个给忘了,没烟抽显得没着没落的,心里有点恓惶。

    “不好了,刘海跟人打架了”有个女生匆忙跑过来喊道。

    李和心里一惊,不等大家回声,顺着女生指着的方向跑了过去。

    赵永奇、周庆班里一波男生也匆忙跟在后面。

    一个高个子男的正揪着刘海的衣领子,旁边还有一伙三个男的,周围还有一圈看热闹的。

    刘海的半截眼眶子已经发青了,头发乱糟糟的,身上都是脏兮兮的,显然已经吃亏了。

    李和挤过看热闹的,对着大高个就是一拳,砸到对方眼眶上。

    几个小痞子又要上去围殴李和。

    周庆几个紧跟后面哪能干,周庆朝着一个小痞子用胳膊肘撞过去,“身上早就发痒了,拿你练练手。”

    赵永奇这样的闷人,平时不支声,可是打人狠,一脚就把对方一个人踢地上跪着。

    高爱国最直接,仗着个子高,搂着一个人脖子,直接掏心窝子,小年轻动弹不得,双腿乱蹬乱叫,疼的鼻涕都出来了。

    等班里男生来齐全了,四个小流氓全被摁地上了,有男生不乐意,“你们好歹留几个啊,非那么麻溜干嘛”

    李和看着一群同学都是三十多岁的大男人,没一个乖乖学生,再看看地上躺着的几个小年轻,觉得是不是有点欺侮人了,不过也没心软,把大高个拖到刘海边上,“哪里吃亏,哪里找补”。

    刘海发狠朝着四个人每人踢了几脚,“妈的,老子还没吃过这么大亏”。

    刚才那个喊人的女生,赶忙又拉住刘海,“行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大家一看,心照不宣,估计这两个人搞对象了。

    刘海看了李和一眼,李和踢了高个一脚,“行了,赶紧滚蛋吧”。

    几个小痞子看着一圈人,狠话都没敢放,灰溜溜的跑了。

    刘海指着旁边惊魂未定的女生说,“这是我女朋友,聂宣,中文系的。那几个小痞子嘴里不干不净的,我就先动了手。”

    何芳说,“行,像个男人,干的不错。大家收拾收拾,准备下山吧,刘海也需要去医院。”

    这么一闹腾,大家也没多少心思继续玩了,看看时间也差不多时间了。

    下了山,到了北门,刘海拒绝大家送医院的好意,说去医院有女朋友陪着就可以了。

    李和把刘海拉到一边,偷偷朝他手里塞了二十块钱。

    刘海刚要说话,李和指了指周围,意思是不要声张。

    刘海低声说了声谢谢,就不再推辞。

    班里同学分着几拨上了公交车,李和跟着最后一拨公交车回到了学校。

    刚下公交车,何芳已经在学校门口推着自行车等着了。

    李和说,“你先坐公交车回去,我去找明子,让他赶紧去南方,越快越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