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6、出游

26、出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既然决定去香山,就开始各自回去准备,早晨一早各自坐公交到香山北门集合,可没有什么旅游大巴集体接送。

    刚到宿舍,宿舍门就被推开了,扎海生进门就喊,“小李子,小李子,听说你们要出去玩”。

    李和气的直接给了个脑瓜子,“你小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小李子是你乱喊的,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出去的?”

    扎海生委屈的揉了揉脑袋,“我就进楼道,就听见你们班上人嚷着出去玩了,要不带我和我朋友一起呗?”。

    李和这时候才注意到,扎海生后面还跟在一个人,高高瘦瘦的个子,四方脸,国字头,看着眼熟极了,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这是我们系的一位兄弟,也是今年刚毕业留校的”,扎海生好像抱怨似得,“也姓李,你们姓李的也太多了,我三个最好的朋友都姓李,哎。”

    李和一想可不是,再加上之前在一起喝酒的那个李若古,不就是都姓李嘛。

    “你好,我叫李科,今年留校刚进团委。”年轻人热情的伸出手和李和握在一起。

    李和真想踢了自己的猪脑子,怎么把这么尊大神给忘掉了,笑着说,“不要客气,自己找地方坐,屋里比较乱。”

    不过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攀附想法,等着这个哥们给自己撑腰,自己也是土埋半截身子了,想太多没有意义。

    不过他不得不佩服这扎海生,结交的都是牛人,转弯想想也难怪,法学一直都是牛人辈出。

    “你俩晚饭吃了没有?”

    扎海生笑着道,“这不就是对准来吃大户的吗?”

    李科急忙摆手,“别听他胡说,我们在食堂吃好了来的。”

    “第一次见面,不搓一顿怎么行”,李和转头对宿舍的几个人喊道,“去老李家饭店拼酒的,赶紧走。哥哥我请客。”

    陈硕把英语词典朝桌子上一扔,“那赶紧的吧,嘴巴早就淡成鸟了”。

    食堂里的荤菜只有可怜的几粒肉丁,真是塞牙缝都不够的,别说陈硕他们,就是李和都有点受不了,“那就都赶紧一起走”。

    路过学校大饭厅,里面一片吵闹,大饭厅也兼职大礼堂,偶尔也会开会、放电影,票价低至五分,可以自由带凳子,不带凳子的可以席地而坐……

    高爱国可惜的说道,“早知道我就去看电影了,今晚肯定好看。”

    陈硕问,“啥电影”

    “碧血剑”

    “啥体勿早点讲!”,陈硕显得非常激动。

    老李家饭店还是没有什么变化,6点钟的时候,客厅已经坐满了人,几个人直接就去了单间。

    陈硕说,“大家一定要记住小李子的名言:钱是王八蛋,没了再赚。大家不要客气,硬菜可劲的点。不吃好,不喝好就是不给他面子。”

    赵永奇客气的给扎海生和李科碗里一人倒了一杯水,“我姓赵,赵永奇”。

    几个人倒是互相熟络了起来,几杯酒下肚子,都开始胡说乱侃。

    陈硕说,“还是你们文科的好,兄弟多,这姐妹也多,而且你们大课都是专题课,不分年级,不分专业,什么鲁迅研究,诗词研究的,一个大课就是几百号人,颇为羡慕啊。”

    扎海生年龄浅了,听不出话音,说,“我和李科就是大课认识的。我好多朋友都是大课认识的。”

    李科说,“关键时刻,想打乒乓球
九界仙尊小说5200
,可找不到人做对手。女同志的兴趣跟我们可是不一样。李和同学,听说你是淮河边上。”

    李和点了点头说,“是,土生土长的,没掺假”。

    “我家在省城,我以前插队的时候就在你们那边,认识也是缘分,聚在一起更不容易,来,我们几个一起干一杯。”

    毕竟是年轻人,趁着酒兴都越发聊得开了,就连赵永奇这样的安稳人,都说话大舌头了,“马上就快毕业了,想想时间未免太快了,自己在变化,社会在变化,好像都是不知不觉啊。”

    李科说,“可不是,我刚来那会,不要说汽车,就是自行车还是稀罕,可是你看这两年满大街的自行车,那种一脚踹,大街上都是时不时的跑来跑去”。一脚踹指的是用脚启动的摩托车。

    李和发现赵永奇和李科倒是挺聊得来,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每人喝了至少半斤白酒,这顿饭直到十点钟左右才算结束,最后各自回宿舍。

    李和只是随意洗了一把脸,冲了下脚,拖着发软的身子,直接上床躺着了。

    早上六点钟的时候,赵永奇起的早,就把宿舍的人拍醒了。

    各自洗漱完后,把军用水壶灌满水背在身上,又去食堂吃了点东西,顺手拿了两个包子,中午没地吃饭,可以顶饿。

    在校门口又遇见了几个同学,一起挤上了公交,香山位于西郊,并不需要转车,可以直到。

    到了香山北门,王慧又一个个点名,等人来起以后,大队伍就开始朝山上去,十月的红叶只红了一半,但是依然美得醉人。

    因为假期,游人也有不少,但是远远没有后来人比红叶多的状况,山上的索道正在建设,是没有护栏的座椅单循环索道。

    香山自元朝开始就是名胜,从民国开始直到建国后,香山是各家医院、疗养院、干休所、宾馆饭店的必争之地。

    冰心在这里养过病,顾颉刚在这里养过老。

    自从曹雪芹进了香山,孙总理进了碧云寺,太祖进了双清别墅,香山名气是越来越大。

    许多文人喜欢到这里来写作,许多书籍作者序言落款都是香山。

    其实落款那里的都有,比如某年某月某日『于未名湖畔』、『于北戴河』就很常见。

    有时不管是不是这里写的,总要落个款,显得有逼格,总不能写“于三里屯优衣库”吧。

    沿着小路,继续往山上走。虽然还没到观赏红叶的最佳时候,但是还可以看见星星点点的红色。

    这次出游不止物理学的同学三十多人,居然还有外系的女生,颜色都很正,不少男生都有了表现欲,要比赛爬最高峰鬼见愁。

    相比峨眉,华山,泰山,还有许多野山,香山鬼见愁就只是小儿科了,其实上山不难。

    李和不愿意凑这个热闹,就找了个台阶,一屁股坐了下去。

    王慧也过来凑到跟前,把李和的水壶拿了过来,灌了几口水,“妈呀,累死个人”。

    “现在别叫苦,等会下了山才叫酸爽。”有一截坡道,上来容易,下去就比较难了。

    “你说着索道什么时候修好,听说人可以直接坐在上面?等修好了,我要第一个来坐”。

    李和看着远处一群叽叽喳喳的女生,好奇的问,”那群女孩子,我怎么没见过。“

    ”怎么有想法?情窦初开,没事,姐给你做媒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