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3、放生

23、放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苏明不仅仅是一位地产大王、零售大亨,更是一位金融巨头,但如果只把《苏明访谈录》理解为一部有关苏明个人的传记,那就忽略了这本书背后所传达的历史价值、精神价值和时代背景。这是一部把握全球经济转型历史经验与趋势的鸿篇巨制。本书希望通过撰写苏明的一生,来反映贯穿其中的资本运作的奥秘,通过苏明这位时代的标志性人物,促使我们更好地把握了解和认识中国。

    ----------------纽约时报

    翠花胡同最有名的恐怕是大名鼎鼎的满汉全席饭店,以前是清朝的东厂机关所在地,饭店的题词是清末摄政王溥杰,就是现在也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去的。

    而它的隔壁只是一家很小的饭馆,叫悦宾饭馆,饭馆的招牌很小,规模也不大。从外表看只是一幢低矮的平房,与民居无异,在京城的私营饭店里,规模也排不上名次,但却是第一个光明正大挂饭店招牌的私营饭店,第一个领私人饭店营业执照的饭店,甚至美国记者都来采访过,因为老板的烤鸭做的不错,回头客很多,开业两年多,老板已经买了房子,大堂里添了十几张桌子。

    从外面看直统统的一间大房子,密密匝匝地摆满餐桌,没有单间,也没有雅座。

    只有苏明这样的老客才知道内里,带着直接绕过饭店门口,穿过旁边的一段围墙,旁边有个小门。

    等了几分钟没动静,瘦猴就要上去拍门,突然门自己开了,瘦猴对着开门的二彪说,“你可够慢的“.

    饭店老板客气的迎上去,笑着对苏明说,“明哥,不好意思,门锁卡住了,可怪不着彪哥,彪哥早就到了。”

    苏明冲饭店老板点了点头,又问二彪,“来了几个人?”。

    二彪说,“十一个,张先文也在,几个温州佬都认识,剩下都是刘胖子带过来的,不认识”。

    苏明说,“我知道了,你们在外面等着吧,自己找点吃的。”

    院子里五六个高大粗壮的小年轻,正靠在墙上抽烟。

    苏明直接朝着一间最大的包厢过去,推开门,里面已经坐着不少人了,笑着说,“各位都在呢,不好意思,来晚了,有点事情耽误住了。”

    一个穿着白领衬衫的三十多岁的胖子站起来笑着说,“你苏老板给面子来了就行,赶紧坐。”

    苏明坐下说,“都知道你刘胖子是铁公鸡,难得拔一次毛,我不来,不是亏着自己吗?”

    刘胖子指着旁边的几个人说,“这是南方过来的几个兄弟,有点好路子,都知道这京城的水需要你苏老板带头淌,这不就大家就过来一起聚聚,商量下。”

    苏明看了一眼三个人,客气的握手寒暄了几句,没再说话。

    苏明也不是原先的菜鸟了,社会锻炼了这么多年,也能摆谱,也能说的海阔天空、幽默诙谐,但是一般场合上摸不清状况很少开口。

    饭店老板喊:“上菜喽!狮头圆豆腐汤,牛肉炒青椒,还有海参香菇虾仁煲,都是我们这拿手菜。”

    刘胖子开了一瓶酒,给大家一一倒上。有一个人说不喝,张先文便起哄说:“这怎么行,谈事情的人哪有不喝酒的?”

    一个年龄大的温州人带着浓重的口音对着不喝酒那个人说:“来,老严,我亲自帮你倒酒。你放心,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刘胖子笑着说:“朱老板,严老板不喝就算了吧。”

    严老板无奈接过说:“今天那就拼了吧,老子就喝一杯!”

    苏明一直坐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不插话,倒是冷眼瞧清了场上主次顺序,那个姓严的不是不会喝酒,而是故意摆场面,显位置。


钻石王牌之最强打者sodu


    刘胖子站起来要大家一起喝,自己二话不说,端起满满一杯酒,头一仰,咕嘟咕嘟就把一杯酒喝空了。满桌人也不示弱端起酒杯,往嘴里一倒,一杯酒就完全卷进了肚子里。

    只有张先文旁边的另一人温州人,浅浅的尝了一口,抹了一下嘴,这个人叫徐国华,苏明也是极熟悉的。

    刘胖子笑呵呵地说,“大家吃菜,边吃边喝。苏老板,你也吃。”

    徐国华站起来要跟严老板敬酒,一杯子直接下肚,谁知严老板却鄙夷地说:“姓徐的,你算什么东西,一边凉快去!谁要跟你喝?哪有这样喝酒的?你这杯酒算是白喝了。你有种跟大家每人来一杯,我就喝你这杯酒。”

    徐国华尴尬地看着他,又看看大家。

    苏明知道徐国华喝酒经常耍赖,但是确实是酒量有限,可是这个姓严的也太不给面子了,当场掉人家面子就有点过分了。

    苏明站起来道:“老徐,我敬你,这杯敬你的酒你可不要赖账!”

    徐国华感激的看了苏明一眼,一赌气又全数喝了下去。

    从苏明给坐在旁边的王晓使了个颜色,这也是京城的本地人,一直唯苏明马首是瞻,得了苏明暗示,从刘胖子开始,逐次敬了过来,敬到最后是严老板,笑着说:“严老板,我可是一个个敬下来的,你那杯酒该喝了吧?”

    。严老板还想说什么,看了一眼苏明,这才装作豪气的说:“那是必须喝的!”也把杯中酒喝光了。

    朱老板拍手说道,“都是爽快人。”

    刘胖子心里暗骂了严老板一声,花花轿子让人抬,哪有这样的。可为了生意也只得憋着气说,“严老板,千里迢迢从南方过来,也是不容易,不过为了赚钱吗,大家为了共同富裕的目标聚在一起,这就是缘分啊。这杯我再干了,大家随意。”

    徐国华旁边的一个秃顶男人似乎不惧严老板,直接说,“严建成,大家都是知根知底,有什么屁话,赶紧说。”

    严建成脸上的不悦刚表现出来就收敛了下去,这秃顶是温州佬的领头吴建民,不是徐国华那种扑街仔,可以随意得罪的,只得忍下不快然后说,“大家对磁带应该不陌生吧,有没有想过翻录磁带的生意?”

    吴建明不耐烦站起来的说,“这磁带生意大家都在做,说点新鲜的,没新鲜的,我可就走了。”

    他的话刚说完,屋里几个温州人都跟在后面作势要走,就连一直捧着严建成的朱老板也没有犹豫。

    苏明在一旁瞧着,心里也算是明白为什么李和经常说温州人最是团结。

    严建成不为所动,笑着说,“你们的磁带都是从张先文手里拿的吧,而张先文手里的货都是从我这里拿的”。

    大家见张先文低着头脸红一阵,白一阵,心里算是知道说的实情,又替张先文不值,这么拍严建成马屁,还是被卖了。

    同时大家更瞧不上这严建成人品了,同时都眼睛盯着苏明,只有这位主不发话,他严建成在北方寸步难行。

    严建成从进京,满耳朵听着的都是关于苏明的话,本来就有点不服气。

    一见苏明这么年轻,反而有点不屑了,还帮衬徐国华还抵住自己面子,更让自己光火。见大家现在都盯着他看,极为不爽,对着刘胖子冷笑道,“你们这也是没人了,这种嘴上没毛的也介绍给我谈生意。”

    苏明拦住要上去动手的王晓,笑着对刘胖子说,“胖子,你应该去密云水库,把他给放生了,积点德”

    这句话说出来,满堂哈哈大笑,等于变相骂严建成是畜生啊,只有畜生动物才能放生,比如乌龟王八蛋之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