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2、差距

12、差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老头听了大气不敢喘,吭吭哧哧的半句话都说不上来,“你真的没有骗我?”

    老于头儿子笑着道,“我妈没骗你,是真的。家声和家盈两个人都好好的,而且都有出息的很。家声现在在泰国,是泰国有名的大富豪,我生意上也靠他不少帮衬。”

    “那家盈呢,家盈怎么样?”李老头急忙问道。

    “家声十年前就把家盈送到了美国,我也是好多年没见了。不过...“

    “不过什么?”李老头的心提了起来。

    老太太接话到,“就是你家大哥身体不好,恐怕也撑不了几年了。”

    向来乐观的李老头泪水忍不住出来了,“就是辛苦他了,拉扯孩子哪是那么容易的。我年轻的时候,不应该总跟他犯浑啊”

    老太太道,“都一把年纪了,还说这些干嘛。孩子都挺好,你啊,孙子外孙都有了,见到他们也是早晚的事。”

    老于头冷冷的道,“你老李家又没绝种,还哭?你还不笑笑。”

    老太太指着后面的人道,“这是我媳妇,这两个是孙子孙女。那两个是随行的。”

    后面的几个人听完老太太的介绍,都一一上前跟李老头见了礼。

    李老头指了指李和道,“这是我一个小侄子,我现在就在他这蹭吃蹭喝”。

    说是侄子,大家也没疑惑,都知道李家是大门大户,不知道有多少打不离的亲戚呢,就是到现在老于头都没深究过这个问题,于是大家也就对李和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李老头要安排大家进去坐,喝杯茶,老于头却道,“不进去了,德华安排了国际饭店,咱中午一起去酒店。”

    李和突然又发现李老于头眼前说话都不一样了。

    李老头没法推辞,又给李和使了个眼色。

    李和明了,笑着对老于头道,“于叔,那你们家庭聚会我就不去了,不好打扰你们,等咱下次还有机会呢。”

    老于头想了想,点了点头。

    老于头的儿子于德华拍着李和肩膀道,“小兄弟,一起去吧,中午还有你们市委的领导,大家难得认识,北京国际饭店的菜还是可以尝一尝的”。

    李老头道,“让他在家看家吧,咱就赶紧走吧”。

    等一行人走完,付霞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呸,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李和笑着道,“人家哪里惹着你了?”

    付霞道,“你们走后,这家人就回来了,好家伙,那个热闹,市委,社区都来了人。还送了牌匾。”

    “你是嫉妒了?”

    付霞不乐意听这话,“我嫉妒啥,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我就想着老于叔人是不错的,怎么有这么一家人。你是没瞧见,就那穿红裙子的姑娘,进门的时候,都是捂着鼻子的”。

    李和想起来了,那是老于头孙女,细看下其实很漂亮,粉红色裙子,脖子上挂着一台粉红的照相机“那怎么了,人家从小锦衣玉食,来到陌生地方,不习惯不是很正常吗?”

    付霞像泄了气一样的问道,“你别来忽悠我了,是个傻子都看明白了”

    你比我差,我便歧视你。但是你比我差的太多,歧视就变成同情了。

    这种情况,全世界,全人类,从古至今,一直存在。

    总之还是贫富差距造成的,有钱人看不起穷人,走哪里都是一样。

    两个人把饭菜端上桌就自己吃了。

    李和直接狼吞虎咽的吃了,早就饿坏了,像是有针扎了自己的心尖一样了。


超位面打脸系统吧


    吃晚饭想到何芳开辟的菜园子好几天没去看了。

    何芳撒在菜园子里的菜种就已经开始发芽了,李和细心的又浇了一遍水。

    付霞道,“不要浇水那么多,我早上也浇了,明年种大蒜,四月就能吃蒜苗,五月能吃蒜台,六月吃大蒜。”

    真真的好算计。

    李和忽然发现身后的小水坑传来一阵响声,本来以为是青蛙从荷花叶上蹦下来砸出的响声。

    可是付霞道,“这里面有大鱼,要不咱给钓上来?”

    李和摇摇头,这么个小水坑钓鱼,不是脑子有坑吗。

    钓鱼也是李和的爱好。至于渔场那种地方李和是不去的。

    以前没事的时候我开着车乱转,到处找野塘子钓鱼,哪怕能找到一个不起眼的野塘子也是不错的。

    那种地方下竿后,一二两的鲫鱼连杆。鱼多,还不用花钱。

    而且这种地方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一旦别人知道了,这么一个小水塘,几天就钓光了。

    李老头下午回来的时候,进门就开始叹气。

    付霞赶紧给倒了杯水,李和笑着道,“知道儿子消息了,你还这么叹气?”

    “我是叹这人心啊,你想想以前那么一个小娃娃,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复杂了呢”李老头说着还用手比量了下身高。

    “可能回来不习惯吧?”

    “哼,他可能还是想赎回这老房子,只要不是老于头开口。你就甭搭理。“李老头喝了一口茶道。

    “他们以前没商量好吗?这不能是老太太意思吧?”李和心里倒是不怎么舒服。

    “不会。老太太我倒是了解的很。关键就是老于头儿子,倒是今天拿话头试探了我。可能之前不了解内地情况,现在回来了,觉着又是机会,想反悔。你随机应变吧。”

    接下来几天,李和除了去了苏明店里一趟,又去看了一套房子,倒是哪里也没去。

    早上起来,闲得没事,就在客厅练毛笔字。

    谁都应该知道,写毛笔字,关键是心诚。只有怀着对汉字的敬重,才能捏住笔杆,让笔下的字,鲜活起来,生动起来。

    突然院子里的狗叫了起来,付霞慌忙去开了门。

    等付霞把人迎进来,李和才看到是于德华,”于哥,赶紧坐,我这里可是比较乱。“

    等付霞的茶端上来,于德华围着李和方纸上写的“招财进宝”这四个字,道”小兄弟,真是好笔力,这四个字,可不是随便写的,要把它们写到一块,形成一体。还要角对角写,才会异彩纷呈。这个写法,只有敢写毛笔字的人敢写,一般人根本就写不出这样的字来。“

    ”胡乱写的,野路子没什么章法,请坐“。李和就与于德华围着一茶桌,左右坐下。

    一直左右寒暄,于德华扯西,李和就扯东,倒是说了不少话。

    于德华突然又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啊,在外的人,白天也想家,晚上也想家,我从小就在这宅子里,这里可是我儿时的乐园呢。还是老样子,还是没变,这人啊,可能年龄大了,就容易变得感伤。”

    李和知道肉戏来了,笑着道,“于哥,事业有成,住着大别墅,家里也是和和美美。不知道羡慕坏多少人呢。”

    于德华笑着道,“哪怕回来洗不了热水澡,喝不了咖啡,看不了马经,跳不了舞,也还是感觉故乡亲切啊。不是有句,月是故乡明吗。不过,小兄弟倒是年轻,没考虑去香港发展?我听说你还是大学生呢,大学生要有追求的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