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0、夜色撩人

10、夜色撩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一个人躺在上面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大抵是因为天太热了吧。

    此时李浩的脑海里有点乱,有点发热。

    起来又开了灯,漫无目的的盯着房梁发呆。

    也不知这么傻傻的望着房梁发呆多久,李和感觉一阵强烈的尿意袭来。

    起身看了一眼新买的大钟时间,11:45。

    “都这么晚了。”李和叹了口气,推开房门,准备去厕所。

    柔和如水的月光下,依稀有点凉风。

    刚出门口,李和吓了一跳,躺椅上朦朦胧胧的可以看到躺着一个人。

    李和凑近一看,原来是付霞。

    穿着的蓝色吊带衫的吊带几乎滑落,近乎光身地窝在躺椅上,紧闭着双眼,领口下面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洗过的头发一缕缕的粘结在一起,贴伏在脸颊和脖子上。

    李和看的有点心痒痒,修长的身体,在他眼里是一道挺不错的弧线,有高耸有高翘。

    李和憋不住了尿意,不敢看了,起身赶紧摸黑去了厕所。

    从厕所回来经过的时候又吞咽了一口唾沫,借着夜色,慢慢推门闪身回屋。

    正准备轻轻将门关上,忽然被两只手给挡住了。

    “你去哪?别走。”,付霞一下拉住李和的手,把它按在自己身上。

    李和只觉得柔软而温暖,却不能轻易挑动,于男人实在是非常痛苦的事。

    李和心跳忽平缓忽急促,第一次感受到别的女人不同的体香,心底里依稀感觉到和别的女人相处还有那么一丝丝相处的甜蜜。

    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冒出了一句不记得什么时候听过的话:“猫儿哪有不吃腥的?!”

    李和血脉膨胀、浑身的血液再次沸腾起来,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李和心里暗骂,哪里来这么多口水。

    付霞一只小手轻轻抚了李和后背。

    李和全身一震,酥麻的感觉立刻传遍了四肢百骸。

    空气中糜烂的味道,终于让李和意识到了不对,立马一个激灵甩开付霞的手,“说吧,你到底什么意思?”

    “哥,我就是想照顾你,没其他意思。”付霞又是说哭就哭,大概是真的把眼泪给憋住了的原因,李和发现她的声音竟然发生了一点点小的变化。

    但是对于这种演技派,李和不能完全信任,转身进屋,坐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对付霞道,“还是说实话吧,你我都不是傻子。”

    “我真的是想照顾你”

    “停,我来说吧。你起码对京城很熟悉,并不像你说的,千里寻夫,才来几个月。上次李老头让你去小南门的时候,你很清楚那片是什么地方,所以你并没有真正的去。你还故意装傻不知道那个地方,回来就说你去了。”李和说完,静静的看着付霞。

    付霞显得有点慌乱,“我....我就是...“

    “行,那我继续说吧,你不是保定人,李老头以前风光你也该知道,整天斗鸡遛狗,手下小厮都是清一色保定的,他能分辨不出保唐片?”保唐片是保定一片的方言,这些门道李和大部分都是从李老头口里知道的。

    历代帝王定
造化之王笔趣阁
居京城以后,达官显贵居住皇城里面,总要雇人使唤,有文有武。

    因为保定距京城近,又盛产摔跤手,保定府的小伙以能打出名。

    所以纨绔子弟出门总要带两个保定府出产的小伙充门面。

    当然真正让保定出名的是保定军校。

    有大领导常凯申同学,也有张治中、叶挺、薛岳、顾祝同、邓演达、蒋光鼐、蔡廷锴、傅作义、白崇禧、刘峙、陈诚、刘文辉、唐生智、邓锡侯这样的牛人。

    从保定出来的哪一个是善茬。

    付霞低着头,好像又要继续哭。

    李和赶紧打断,“要么现在就说,要么赶紧走,别跟我哭哭啼啼”。

    付霞强憋着不哭,带着哭腔道,“我都说,你别赶我走,我真的没地方去了。我也真的是保定的,只是从小跟爹妈来了京城。从小京城长大。不过户口是京城的。我爸妈都是焦煤厂的。我跟高建平是自由恋爱,我们一同下的乡,分的都是一个庄上,后来我们就对上眼了”。

    李和听的一乐,这口音转换的太快了,难怪一直听的不对味儿。

    那高建平大概就是跟他离婚的男人了。

    只怪跟何芳大意,没看他户口本。

    “那你瞒住这些干嘛?踏踏实实告诉我们不就完了?”

    “我要是本地人,你们还不得赶我走?我这桩婚事,我爸妈本来就不同意,后来我自作主张,他们又嫌弃我丢人,我根本就没地方去”

    “那你没公公婆婆?”李和很疑惑。

    “没,乡下的时候,他爸在锅炉厂出了事故。她妈在我们回来不到一年也就病逝了。他就这样没爹没娘,他自己刚回城又没工作。我爸妈就觉得他底子太差,死活不同意我俩亲事。”

    李和想了想道,“那照这么说,你这么护着你男人,他不至于这么没良心?怎么就撒手不管你了?”

    付霞好像在犹豫着什么,最后还是一咬牙,一挺胸道,“因为.....因为我在下乡前跟人处过对象,还跟人睡了。”

    见李和脸上没反应,又继续道,“跟我在一起后,他知道了真相,嫌弃我是破鞋。要不是家底子不好,也不能娶我。当时我也就认命了,反正搁谁也受不了这事,就跟他凑合过吧,更不能让爸妈知道。后来我们在一起后,他好不容易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工作,我爸去他厂子里给他搅合黄了。所以这样他高建平就更把我恨上了,觉着我是灾星,祸害。反正能说的我都说了,你要真赶我,我也就真认命了”

    “那你跟我表演这节目是干嘛呢?”李和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付霞身上要掉光的衣服。

    付霞深深的看了李和一眼,道“城里我肯定找不着好人家了,可我也不想嫁到农村去,那种看不到希望的苦日子我那几年过够了,我也不想过了,我也没法过了。我现在就想生个孩子,老了以后有个照顾。”

    “你现在养自己都困难,怎么养活孩子?”

    “怎么不能,你是大学生,以后就是体面的国家干部,不能看自己儿子受苦吧”,付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李和从抽屉里面摸出一包烟,缓缓的抽了起来,烟气弥漫在他的眼前,他的眼神看上去是如此的蛋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