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9、解围

9、解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吃晚饭后,显得无聊从长椿街开始遛弯,不自觉的又走到了和平门。

    心想和平门都到了,干脆再去西交民巷看看。

    白天的市管会下班了,没人管,马路上成了小摊小贩的天下。

    有卖小吃的,有卖各种工艺品,更多是日用百货这一类。

    只要摊子开张,路面上有人,摊主根本就不愁卖不出去。

    拐个弯就是天安门广场,这些跟李和记忆中的并没有多大变化,反而感觉很亲切。

    许多人借着路灯在广场中间看书,也有一些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吹牛打屁。

    更多是附近居民,推着木质的婴儿车,一家几口出来散步。

    更夸张的是一些人把摊子都摆到了广场中央,有卖袜子的,有卖蔬菜的。

    都摆在板车上,有人撵,车子一拉就能跑。

    市管会管不着这里,驻守武警也不会撵人,倒是成了真正的三不管地带。

    其实这是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既是个最封闭的年代,也是个最开放的年代。

    许多没有经历过这个时代的人,偶尔听上几句话或者书上看上几段文字,潜意识的要给打标签,想当然的认为就是那个样子,非要脑子给定个框框架架,上个模板,认为这是模式化的。

    中国比你想象的大,各个区域的情况不一样,各个行业不一样,上面的政策与下面的对策不一样,一个模板没法套用。

    有成堆的万元户,也有成片的穷人。

    如果非要说各个地方有一个方面是一样的,就是各个地方的城市与农村的贫困差距是天上地下。

    土里刨食的农民与吃商品粮的城里人可谓是天差地别,许多人为了一个商品粮户口,一辈子算是钻营了脑袋而不得。

    城里的孩子浑沦吞枣可以随便混个初中毕业,甚至高中毕业。

    而在农村想供一个孩子小学毕业那父母不知道要把牙关咬多紧才行

    同样做一件事情,城里人有三五个亲戚,借个百十块钱就没问题。

    农村人就没这条件,都是穷亲戚搅合在一起,大家拼拼凑凑有个五六块钱,就算不错的了。

    李和就坐在广场的过道石墩上,刚点着一根烟,看见走过来的一个苗条身影很眼熟。

    离得近了,李和才发现是章舒声老师。

    “章老师,你读过叶芝的诗吗?叶芝说过一句话:‘人们在与别人的争吵中发明了辩术,在与自己争吵中创造了诗。’,所以你看,这句话说的多妙,争吵讨论的是事实概念。没有争吵哪里来的进步?”一个带着眼镜,梳着三七头型的男子围着章舒声滔滔不绝,颜值度挺高。

    章舒声笑着道,“不好意思,我真没看过,不像你那么博学。”

    “哪里,哪里,你夸奖了。不过没读过挺可惜的,我家里有一本,明天我可以拿给你看一看。”男子嘴上谦虚。

    “不好意思,温科长,我得先走了,时间也不早了“。

    李和听出了章舒声的不耐烦。

    “那我送送你吧,晚上一个女孩子不怎么安全”。温科长继续不依不挠。

    李和从石墩上站了起来,走到章舒声边上,笑着道,“哎呀,姐,搞半天你在这呢,家里人打发我来接你呢”。

    温科长仰头看了一下,“你是谁——”

    “我来接我姐回家,废话那么多?”李和的语气很不耐烦,配合着那一副发
星际未来之仙妻有毒小说5200
型,一股小流氓的气质。

    “嘿,这位小同志,你怎么这么说话的”

    “我就这么说话,怎么了?”

    章舒声对突然冒出的李和还没反应过来,半晌才回过味来,这时候才慌忙打圆场,“温科长我给你介绍下,我这是表弟,还是个小孩子,你别一般见识”。

    温科长收敛了下表情,笑着道,“那不好意思,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是一家人”。

    李和故意傲气的仰着头没吱声。

    章舒声笑着道,“没事,那温科长,既然我弟弟来接我了,就不必麻烦你送了,我们就先走了”。

    “那你慢点走,有时间请你吃饭,老莫的鹅肝很正宗”温科长看着章舒声的身影依依不舍。

    章舒声刚走到路口就噗嗤笑了出来,“平时看你也挺老实的,怎么现在越看越像个促狭鬼了”。

    自从上次礼堂事件以后,章舒声也不把李和当做普通学生看待了,没有端着老师的架子,说话很随性。

    李和尽量不去看章舒声那张娇艳的脸,怕把自己心里的防线给破了,一边走路,一边装作看旁边的景物,“我就看不惯那么墨迹人罢了,难道她看不出你不想搭理他?也太没自知之明了。”

    “那是物质局的一个科长,家里人介绍的,倒是不好不去应付下。你来这边干嘛呢?”

    原来是相亲的,不过确实,像着这样扑到30岁还没结婚的,爹妈不知道要熬成什么样。

    李和笑着道,“我就住三庙街,宣武门前面一点点。出来没事溜达一会,消消肚子,晚饭吃多了。你吃饭了吗?”

    问完这句话,又感觉好像问的有点傻,人家去相亲,能没饭吃吗?

    “你别说,我还真没吃呢?走吧,一起吃,我请你”。章舒声倒是挺理解人,知道农村来的学生不容易,主动要请客。

    这边都是国营饭店,两个人骨子里的默契,都选择视而不见。

    至于私营饭店,两个人转了一圈,还没找到,有的是没有招牌的,没熟人领路,还真不好找。

    最后还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巷口寻见了,章舒声道,“就这家吧”。

    章舒声问李和能不能喝点酒,李和也没推迟。

    每人起了两瓶冰镇啤酒,又点了几盘菜。

    两个人倒是聊上了,突然章舒声问道,“你英语这么好,平常考试也是糊弄我呢?”

    “没有,我又不准备出国,考太好不是影响别人排名吗?没那个必要,不是说及格万岁吗?”李和连忙摆手说道。

    “出去见识下,总共是好的”。

    “暂时还没那么多想法吧,走一步算一步吧。”

    两个人好像突然又很沉默,不知道说什么了,李和把碗里酒喝完,“谢谢你章老师,上次帮我那么大忙,还帮我说话,真不知道怎么谢你了”。

    “你是我学生,这应该的,不过你还是年轻气盛了点,以后收敛着点。”章舒声又给李和夹了块鱼肉,“这鱼烧得还是不错的,不要光喝酒,吃点东西”。

    买单的时候,李和没有去和章舒声争抢。

    结完帐,李和把章舒声送到公交站台,“那我就送到这里了,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

    公交车到了,章舒声对李和摆了摆手,直接上了车。

    李和看着远去的车子,直接原路返回家去。

    看着天上的月亮居然那么圆,李和想着,为什么看到月亮都那么伤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