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紫檀大王

2、紫檀大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感冒了,只能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

    脑子好像都要炸裂的感觉。

    付霞给李和额头上敷了一块热毛巾,又用手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李和额头,着急的对李老头道,“叔,要不我们给送医院吧,越来越烫了,这可不得了”。

    李老头也用手摸了摸李和发烫的额头,问道,“我问你自己意思?要不我喊个三轮车,带你去医院,硬挺也不是办法”。

    李和无力的摆摆手,眼睛都没睁开,直接有气无力的说道,“先给我倒杯水喝。再用生姜炒个鸡蛋,吃两顿就好了。去医院又治不好,只能减轻点疼痛。天这么热,来回折腾,说不定更难受。”

    李和知道、有点常识的都知道,感冒是无药可治的绝症,只能逆来顺受。

    偶尔感冒也是正常的,反而从来不患感冒的人患某种癌症可能性较大。

    付霞直接自己坐在床沿上,一只手托起李和的脑袋,一只手要给李和喂水。

    李老头皱着眉头看了付霞一眼。

    李和勉强自己支撑起来,靠在墙壁上,慌忙说道,“我自己来,你去忙吧。”

    付霞应了一声好,“那我去给你炸个生姜炒鸡蛋,你先别睡,立马就好。”

    李和勉强点了点头。

    李和就这样轮流屋里床上、院子躺椅上,头昏脑涨的躺了好几天。

    吃啥都不香,做啥都没力气,只能无精打采的躺在葡萄藤下听广播。

    “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

    《挑滑车》是京剧传统剧目,高盛麟唱的是极好的,嗓音高宽洪亮,唱念雄劲激昂。

    李和听得都不禁晃脑袋。

    眼睛总是要闭起来的样子,感觉一直随时都能睡着的样子。

    “哥,哥”苏明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听说你感冒了,我居然都不知道”。

    李和没好气的把苏明推开,说道,“别靠我这么近,太热了。现在咱俩住的这么远,哪里你能知道消息”。

    苏明嘿嘿笑道,“那都不是事,我明天放个机灵人在巷口这边,有啥事,你直接招呼他,让他喊我就成”。

    “哪里用得着那么麻烦,不用了,平常也没啥事。”

    苏明自己倒了杯茶,坐下来继续道,“这边是大雄的地盘,那小子敢摔咧子,才让二彪给修理了没几天,现在比孙子还听话,指东绝不跑西,前几天在你这门口被二彪揍的几个小子,都是傍着大雄的”。

    李和懒得继续听,摆手道,“该干嘛干嘛去,中午不管饭。我浑身没力气,不想说话“.。

    苏明把一杯茶喝完,继续说道,“不是,哥,还有事呢。还记得我前年被人开瓢不?”

    李和怎么可能不记得,这才多远的事情,苏明额头至今还留着那道浅浅的疤口呢,虽然并不明显。

    李和坐起身子,“怎的?又找你麻烦了?“

    苏明摆摆手,说道,“不是,就是我当时说,人家后面不是有香港老板吗,截胡我的那帮人就专门帮那老板收文玩旧货。这事我也忘得差不多了,不过你猜怎么着?”

  
闲巫在都市txt下载
李和理不清头绪的胡乱猜到,“哪香港老板找你了,要替他下面人报仇“。

    “哥,你猜到了一半”,苏明神秘的说道。

    “别吊胃口,赶紧说”,李和本来身子就感觉不爽利,哪里愿意多墨迹。

    “那个女的确实托人打听我了,倒不是找我麻烦,倒是要打咱手里的紫檀家具的主意。托话要跟我见面,我一直都没应,就来问你意思。“苏明现在倒是越发佩服李和了,之前有先见之明收购的旧货,现在外面都拼命在搜罗,价格都翻了几个跟头。

    李和倒是心里一个囫囵,这么狗鼻子也太灵了吧。

    “知道叫什么名字吗?”,这个时候敢来内地淘金,绝对不会是默默无闻之辈。

    苏明歪着脑子想了想,“陈华立?还是陈立华?反正就是这三个字,绝对错不了。“

    “真的是这三个字?”。见苏明确定的点了点头,李和真的给震着了。

    陈立华这三个字,更多的代表着“紫檀大王”的名头。

    但是对普通人来说,更为熟知,是作为唐僧的老婆。

    这在当时是老妻少夫的典范。

    哪里是什么香港人,完完全全的京城土著。

    这是进了福布斯的霸王龙级别的人物,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初,靠倒卖文物到香港掘到了第一桶金,倒批文,倒文物,炒地产,后来大放异彩。

    据说因为倒卖批文被检察院关起来的时候,就敢从二楼跳下来。

    有这种狠劲的人物,哪里是简单的。

    “别理她,不要去惹她,离她远远的”。估计这时候这女人正上蹿下跳跑批文,李和哪里敢沾,这时候谁粘她谁麻烦。

    苏明好笑道,“她又不吃人,我怕她干嘛。”

    李和严肃的道,“我再认真的说一遍,躲得远远的,有多远躲多远,连面都不要见。听见我的话了吗?”

    苏明见李和这幅表情,还是不理解,犹豫着问道,“没那么严重吧,哥,你以前见过?”

    见苏明打破沙锅问到底,李和只得瞎掰了,“我以前听过这个女人,不是个简单人物。正儿八经的皇城根的旗人,哪里是什么香港人,只是移居香港罢了。所以听我的,躲得远远的,你那点手段不够人家看。”

    “行,知道了,绝不会再搭理“。苏明一直都是听李和的,从来也没出过岔子,见李和这么郑重其事,也就不敢掉以轻心了。

    “你在幸福路的店怎么样?”李和突然想起来开的店了。

    “这几天随便粉了一遍腻子粉,过几天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产权属于市物质局,买下来没得谈,价格多少都没商量。“苏明倒是想找私人产权的商铺,关键是没地找。

    李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知道了,慢慢来,做什么事,还是悠着点,别惹火上身。最近你老娘又带你相亲了?“

    “哥,别再提这茬了,最近家都不敢回了”,苏明又摇着头,颇感无奈,颇有点爱我的人惨不忍睹,我爱的人名花有主的感觉。

    苏明又闲聊了几句,临走的时候,还对正在洗衣服的付霞看了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