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38、中山狼

38、中山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中午,太阳更毒,李和就懒散的躺在葡萄藤下。

    何芳把几个人脏衣服收起来放到井边的盆里,一边哼着小调:

    ..........

    姐儿巧打扮哪

    去把那戏来观

    模样儿长得呀

    赛如那天仙啊

    .........................

    歌词委婉曲折,但是吐词清晰明快。

    李和自觉的过来帮着打水,一桶一桶往盆子里倒,“唱的不错啊,六度、七度的大跳,我都唱不来”

    何芳笑着道,“这是《小看戏》,大秧歌的时候小媳妇老娘们都会唱,有时老爷们都能吼几句,你们南方的小调曲曲折折,咿咿呀呀的,一个调恨不得拖个十年八载,一点不爽利,软绵绵,跟嘟嘴似得,我才唱不来呢”

    “哎呦,邓丽君的我也没见你少听啊”

    何芳抬起头,“你非跟我抬杠是吧?”

    事实上证明,女人讲道理不讲道理,跟他的文化程度没关系。

    千万别和女人抬杠,否则分分钟玩晕你。

    李和把收音机打开,吱吱嘎嘎的电机声,磁磁啦啦的底噪声,这是一台二手的索尼机。

    这时候的收音机已经成为结婚必备三大件,也不是稀奇东西了。

    不过这进口的索尼机,还是稀罕货,可以轻松泡个女生,小姑娘见到了,眼神都是发光。

    根据人的习惯经验,任何在你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你觉得理所当然,任何在你之后诞生的科技都是将会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看着都是稀奇的不得了。

    放了一盘李谷一的磁带,躺在椅子上,随着那首乡恋不断的打着节拍,偶尔跟在哼几句。

    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被李老头拍醒的时候还一脸茫然,“我睡多长时间了?”

    李老头道,“现在都3点了,今天还想办过户手续,咱就抓紧走,看好房子就办”

    三个人顶着闷热,走的并不快。

    李老头背着手走的很慢,讲究贵人之行,如水而流下,身重而脚轻,走路都讲究这规矩。

    李和心里吐槽这真是个事妈儿。

    不过好歹就在老墙根街,距离并不是多远,转了二个巷口就到了。

    京城的布局方方正正、匀匀称称,这样布局齐整得几乎像棋盘似的地方,绝对是没可能迷路转向的。

    全城主干街道就没几条斜的。

    还是一座四方四正的老宅子,李老头上去拍了门,一个年轻的女人开了门。

    李老头道,“小高呢,上次谈好来看房子的”

    女人把三人迎了进去,又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个子高挑,斯斯文文,两只眼睛盯着何芳就没放,上上下下打量。

    李老头咳了一声,“你别杵着啊,还卖不卖,赶紧带我们转一圈”

    年轻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你们跟我看看,我这房子一个大院子,6间屋子,另外一个是厨房虽然旧点,可不漏风不漏雨,还是扎实的很”

    何芳推开一间屋子的门,仔细看了一下,跟李和的房子一对比简直没法看,面积小不说,屋子都很旧,几个窗户的玻璃都没了,甚至墙皮都掉了。

    但是转念一想,这里随便整修一下,倒是静谧的不得了,一个人住再合适不过了。

    关键这里离学校也近,离李和也近,只要价格合适,似乎没有比这更合适
体育大明星小说5200
的价格了。

    何芳冲着李老头点了点头。

    李老头会意,笑着道,“小高,你这房子实在破的不成样子了,整修起来又是一大笔钱。不过,你还是出个价,要是价格合适,大家再谈谈。”

    年轻人推了推鼻子上的眼睛,道,“不过老叔,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能跟你谈价”

    李老头用脚试踩了地面石头的硬度,说道“得,你说,我听着”

    李和也侧耳听着,感觉奇怪,那也卖房子还没谈价格,就开始提要求的。

    “那是我一个远方亲戚,现在没地方去,你们只要让她住到年底,她家里人自会接她回去”年轻人指了指院子里正在晒萝卜干的女人,又打量了几人,“看着你们条件也不差的,不在乎多一个人住。吃喝她自己解决。我马上出国了,粮本什么的,我都会留给她”

    何芳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这算什么事。

    那个女人一直关注着这边谈话,她心里都没有底儿,也慌忙说道,“我这人就手脚勤快,平常就在家糊火柴盒。洗衣做饭,你们尽管使唤,”

    何芳倒是有点于心不忍了,好像自己跟恶人一样。

    李老头脸色有点不悦,“你小子玩心眼了?实话实说,不然我左领右舍一打听,你还能瞒住什么事”

    年轻人立马不好意思了,把李老头拉到一边,低声说了几句。

    李老头立马一叫,“什么?你混账啊你”

    年轻人立马拉住李老头,“师傅,这是个人自由,你可管不着”

    李老头瞪了一眼不搭理他,把事情跟何芳李和说了。

    李和冷冷瞧了一眼年轻人,倒真不是好东西。

    何芳听到肺都要炸了,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简直是糟践人的中山狼,冷哼道,“这房子我买了,你开价吧。你媳妇,不,人家现在不是你媳妇了,这大姐归我管,你只管出价”

    这年头逼一个女人跟自己离婚,跟逼人死是没区别的。

    年轻人被这样猛呵斥,面子下不来,也气呼呼的道,“哼,2000块,我出国刚好差这些钱,低于这个数,我没法卖”

    李和一算计,这屋子还不如自个从李老头买的屋子呢,就这样也敢开口2000.

    李老头是老姜,也不手软,直接道,“1500,多一个大子没有,这也是行情,走到哪,都不可能再有我这个价。再说我还得管你这个烂摊子”

    这种乡下媳妇,城里负心汉,分分合合的事情,李老头倒是也没少见。

    年轻人真的急着出国,开价2000也确实是漫天要价,这阶段来看房的确实是没有高于1500的,但是最终还是抱着希望挣扎一下,”加100吧,1600,我们立马去房管所“

    李老头坚定的摇了摇头。

    年轻人无奈只得从了这个价格,几个人一起去房管所办了过户。

    何芳拿到房本子,倒是满心的欢喜,有了自己的地盘,还不是由着自己折腾。

    年轻人拿了钱,自是喜不自胜,觉得离了梦想又近了一步。

    拿着钱就急匆匆的走了。

    三个人回去的时候,再经过那个宅子,院子里又传来一阵骂声,”哭什么哭,咱俩现在没关系了,要不是你个拖油瓶累赘,老子早就辉煌腾达了,哪还能窝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李和要踢门进去,一把被李老头拉住,“人家的闲事,片警来了都一样管不着,你操的哪门子心”

    李和只能心里咒骂,太平洋没加盖,你呐赶紧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