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37、执照

37、执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早上起来,一看时间,已经十点钟了。

    太阳已经老高,火辣辣的,逼射在门边,刺眼的很。

    院子里静悄悄的,刷好牙洗好脸,也没瞅见一个人。

    又去厨房看了一眼,何芳也不在,掀开锅盖,里面有稀饭。

    蒸笼上还有几个包子。

    “吱——”

    一声干涩的蝉鸣,在院子墙外的国槐树丛中响起来。

    北有句老话,“桑柳榆槐不进宅”。

    据说桑谐音丧不好,柳树是做棺材的不好,榆木疙瘩形容人笨不好,槐字里面带个鬼可不能进门。

    鬼不能进门,放在门口把门倒是蛮好。

    枝头上绿油油的叶子,看起来也不精神。

    静幽幽的,没有声息。

    李和井口打了一桶水水,冲了凉,人才算活过来。

    李和盛了碗稀饭,拿了个包子,一边吃一边往前去。

    李老头正坐客厅门口的屋檐下,对着一个蛐蛐笼子左看右看。

    “我就说怎么瞅不见一个人呢,蛐蛐笼子没蛐蛐,你研究啥?要不晚上我给抓一个?”

    李老头把笼子小心翼翼的放到桌子上,“你说的是蟋蟀,有啥用。我会托人找蛐蛐”

    “蟋蟀不就是蛐蛐?”

    李老头笑着道,“你说反掉了,蛐蛐是蟋蟀,可蟋蟀不一定是蛐蛐。差了十万八千里。”

    李和摇摇头,道“我是不懂,你早饭吃了?”

    “‘有识旁观,代其入地。何惜数年勤学,长受一生愧辱哉!’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李老头反问道。

    颜氏家训李和能不知道吗,这句话的意思是,有见识的人在旁看到,真替他羞得无处容身。为什么不愿用几年时间勤学,以致一辈子长时间受愧辱呢?

    李和瞬间红了脸,这是骂自己懒散呢,笑着道,“啥意思我都懂,只是我这人就这性格,你也别挤兑我”

    李和放下碗,刚泡上一壶茶,苏明就过来了,两条狗扑上去,也是亲热的很。

    苏明地上一个袋子,道“哥,营业执照下来了,你看下”

    李和接到手里,a4纸大小,都是用毛笔填写的,没有所谓的公司名称,但有苏明的名字和经营地址,主营业务,写着“小百货”三个字。

    剩下一栏经营方式写着“零售”。

    “想好了?”李和问。

    “我执照都办下来了,肯定想好了,我也想明白了,有钱最实在,谁爱歧视就歧视去,再说又不是我一个人,工商局排队办着呢。”苏明笑着道。

    李老头赞赏的道,“自己舒坦最重要,看明白就好”

    李和笑着道,“最重要的是以后没必要偷偷摸摸了,但还是不要太招摇,规矩点就行”

    苏明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再说,现在几帮冤家都忙着对砍呢,要不今天你举报我,明天你我举报你,没玩没了,公安局忙着盯他们呢,谁有工夫搭理我”

    李老头叹口气道,“要是抄家破财,可惜都是家破人亡的不共戴天之仇。当初蒙受不白之冤,现在翻身了,平反了,谁不想解这心头之恨?”

    苏明豪气的问李老头,“你老可有仇家,我去给他拔拔蜡,上点灯油,包你满意解气”


神级大矿主小说5200
    “我的仇家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仇家”李老头脸上露出阴测测的表情,“有几位已经上位,前几天报纸上我还看见了,所以,可不需要我亲自动手,我只要旁边看戏,看着他生不如死就好了。我可不像老于头那么傻,天天盯着仇家门口”

    李和诧异的用手指了指隔壁,“就是这原来的那房主?”

    李老头点点头,“他父亲被几个武斗派关起来,活生生饿死的,你说这仇恨不是海了天去,他能不报?”

    几个人一阵沉默。

    李老头道,“这时候正是风口浪尖,你们两个都躲着远远的,哪天遇上个满不吝的,给你一板儿砖,你就知道什么是肝儿颤了。没个三年五载,街面就平息不了。”

    李和和苏明都点了点头。

    突然外面传来二彪的叫骂声,“你个小嘎奔儿的,滚远点,别给老子面前碍眼,要不给你弄到密云沉水库里“

    苏明出去看了一圈,又回来对李和道,“巷口几个小子天天晃来晃去,三五几个崽躲咱这门旮旯抽烟呢,碍眼的很,二彪让他们滚蛋了”

    苏明又左看看又看看,没见着何芳,就知道中午蹭不到饭,麻溜的带着二彪和瘦猴先走了。

    李和一看时间都十二点了,要到做中饭时间了。

    民以食为天,饭总得要吃的。

    李和试探的问道,“咱俩煮面条?”

    李老头坚定的摇了摇头。

    其实他跟李老头,所谓的懒气相投,这会功夫,大眼看小眼,都指望着对方忙活起来,无奈一整儿俩人都是油瓶倒了也不会扶的主。

    两人都搬了躺椅搁大厅躺着,大眼瞪小眼!

    正好何芳过来,这不是“地狱无门你偏闯嘛”。

    “你这可是早起就不见人,慌里慌张的干嘛”李和慌忙过去帮着把自行车。

    “哎呦,可是热死我了”何芳接过李老头递过来的凉白开猛灌了一口,又白了李和一眼,“还不是你,去打探消息了”

    “那你也别说了,看你表情我就知道,肯定是我吉星高照”

    何芳气狠狠的道,”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好运“

    ”你还盼着我被开除不成?“

    何芳没搭理李和,直接去了厨房开始做饭。

    心里也开始送了一口气,既然李和没事,自己就可以安心回老家了。

    吃饭的时候,李和问,”那什么时候走?“

    ”就这几天,你不是让我买房吗?我先看好,办了房契就走“

    李老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又得回到清汤寡水的日子。

    何芳笑着道,”你别叹气啊,就回去一个月,我给你们带特产,狍子肉,野鸡都有,吃狼肉我都给你整着“

    李老头摆手,“别,狼肉我也吃过,现在牙口不好,别带”

    李老头吃晚饭,就按照自己习惯去午睡了。

    李和问何芳,“你要买什么东西,带回老家不,我陪你去百货大楼逛一圈?”

    何芳摇摇头,“不要了,我给老娘买的衣服,早就买好了,不需要去了。早上李叔说在前面巷口给我打听了一套房子,要不我们下午去看看?”

    李和点了点头,只要三庙街这片的房子,以后都是不可能拆的。

    买了都是极其划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