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9、地下室

29、地下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大磨盘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被开启过了,转开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力气。

    李和带着探宝寻奇的兴奋,看着慢慢展开的洞口,下面出现了一道阶梯。

    这条阶梯的宽度并不是很大,需要人平躺着身子一点一点地往下移动,待到李老头走到下面之后,李和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这里的空间起初十分狭隘,但越往下,四周的空间也就越来越大,并且原本一直用后背贴近楼梯的那种拥挤感到现在犹如正常下楼梯的宽阔感都让李和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下这种楼梯最怕的就是这种狭隘感,一旦要是遇上什么危险,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反抗和逃离出来。

    心理上缺乏安全感。

    楼梯一直通往下面,足足走了有一分钟,按照正常判断来算,起码这里至少有二十米左右高。

    望着一脸错愕的李和,李老头笑了笑,随后走到一旁,找到了一个木制的开关,顺手打开。

    整个地下室立马亮了起来。

    李和先是楞了下,抬头见到在这地下室中间位置竟然挂着一个电灯,那光线一闪一闪的,很显然也是年久失修,不知道会不会突然爆掉。

    不过有了这电灯,倒是可以看清楚周围地下室的情况。

    刚李和只是感觉这地下室很大,这个时候在有光线的照耀之下,李和才真正的明白这你地下室到底有多大。

    唯一不可思议的是,李和视线里找不到任何一条拼接的石缝,无论是地面还是头顶。

    李和视线久久停留在十米外的地面上,希望能找到拼合的痕迹,但最后还是失望了。

    地面浑然一体,石板都是完整地连成一片向前延伸着,仿佛它们最早建成时就是这样的一体状态。

    李和不信邪的蹲下身子,把双掌平放在地面上。

    地面上的石块带着惊人的寒意,像是千年不化的寒冰,李和猛不丁地打了个寒颤,便把自己的手急促收回来。

    现在的感觉,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打开了缺口的冰库,只要一踏进去,就立刻有被冻僵的危险。

    有珠光宝气,没有金银财宝,就像走进了一个很久没有收拾打扫的房间。

    满是灰尘土渍。这就是第一的感觉。

    但是面积很大,真的很大。

    李老头得意的道,“小子,5000块花的值吧,这个面积覆盖整个房子,足足有50多平”

    这五千块买这三庙街的院子,更别提现在这底下还有着这么大的一个空间,这么一个地下室。

    即便两世为人,李和的心态要比任何人都要沉稳,不过此刻也不禁心里大喊:“赚大了,赚大了。”

    在那一闪闪的灯光下,李和仔细的看了周围的每一处摆设。

    墙边到处都是木头架子,但是上面空空如也,只有一些灰尘和蛛网。

    看来这个地下室很长时间没有用过了。

    在想想刚才李和打开灯的熟悉,跟着开关的熟悉,李和确定李老头肯定知道这地下室的存在。

    李和疑惑的问道,“李叔,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京城胡同底下有什么地下室啊?”

    别说这辈子,就是上辈子他也没听说过这里面的玄机。

    李老头把旱烟拿出来,李和慌忙帮着点着了火。

    李和看着火柴旺盛的火苗,失了下神,通
万兽战神吧
风口在哪里?

    这可是密封的地下室啊,只有一个楼梯进口,这么深的地下室,不可能靠那么一个小口子就能让空气流通。

    李老头抽了口烟,道“呵呵,这其实是个冰室,以前有钱富贵的大户人家,用来夏季避暑的。能有多大稀奇?你是少见多怪罢了。这个房子也算是老宅了,老于家曾祖父手里传下来的,历史很悠久,老人家活了七十多岁,喜欢收集老物件。你看看那几排架子,以前都是满满的收藏,好东西不少啊。”

    见李和点了点头,李老头才又接着道:“老于头曾祖父很擅长扎纸人,就是烧给死人用的之人,而老于头父亲也继承了手艺,可是到了老于头这一代,说是崇尚新青年的精神,其实就是走马遛鸟,逛窑子抽大烟。这一门手艺也就废掉了,老于头家产也败了一大半,后来要解放的时候,老于头一狠心就让自己兄弟,还有老婆孩子带着剩下大部分家产去了香港”

    李和也就没去多想这些,而是看了看地下室,又把刚才的疑惑抛了出来,“李叔,这通风口在哪里,这起码是地下20多米了,空气还能这么好”

    “这是仿墓室建的,你等会出去看,房子四角土堆各一,南面有土阙一对,石人两对,石华表一对,那些都是暗口,中间是镂空,表面是石灰糊住了,你看不见而已”李老头侃侃而谈。

    “可是我看石板都是严丝合缝啊,哪里能进的来气?“

    李老头上前一步,轻轻的推着一堵墙,嘎吱一声,居然是一扇石门。

    怎么可能还有空间,李和的下巴都要惊的掉下来了。

    推开石门里面面积不大,只有普通卧室大小,居然有光线透进来。

    “这是池塘上面的透风口,旁边还有四个石门,都是一模一样的,没啥稀奇”

    李和好奇的一会又把石门合上,一会又打开,就是没有石门与墙壁的缝隙,李和只能感叹古人真是巧夺天工。

    李老头巴巴嘴,道“赶紧走吧,没啥看的,好东西老于头早就搬走了。反正现在也是你的了,以后慢慢研究”

    李和笑着道,“李叔,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

    李老头带头往洞口走,准备出去,“少说那些没用的,多给我添极品好酒,比啥都管用”

    李和跟在后面,笑道“那必须的。那李叔,要不我们下午就搬家,我后天上课就没时间了,不如趁这两天得空给一次性整好了”

    李老头沉默的点了点头。

    不过李和现在也算小有家产之人,特别是那些古董,想要搬家可没有那么容易。

    桌椅板凳找别人可以。

    而且都是瓷器和易碎品,明显找别人不太适合。

    特别是玉器,扳指,鼻烟壶这类小件,找别人顺手给你拿了一个,哭都没地方。

    更不适合大张旗鼓,只能悄悄地打枪。

    看来只能自己几个人亲力亲为。

    苏明正在拿着鸡毛掸子到处搞灰尘,苏明叹了口气,看着走进堂屋的李老头到,”我要是找几个兄弟,一会的功夫。“

    说完又看了李和一眼,李和笑着道,”李叔,是啊,打扫卫生没问题,可粉墙是技术活,还不如找个小工,也就半天的功夫“

    李老头皱皱眉头,”想偷懒你俩直说。你俩没时间,我来做”

    李和、苏明对视一眼,遇着老倔驴,真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