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4、又是一个时代

14、又是一个时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迷迷糊糊的就过了元旦,又是崭新的时代,翻入1982年。

    李和不禁感叹时间好快。

    休息这天,李和拿起桌子上那张鲜艳的七机部的红头文件,下面还有一张资助资格证。

    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的张婉婷,这几张纸头分明是故意放这里给自己看的。

    张婉婷的心已经动摇了。

    乌克兰基辅,130公里就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啊,可谓世纪大恐怖,人类大灾难。

    幸好才三年而已,真正的感情,是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经得起时间的沉淀。

    既然她这辈子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还要去耽误他呢?

    传统观念里,男主外女主内,男人上班挣钱养家是分内之事,如果女人男人有出息,

    闲言碎语,男人心里的压力增大,也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李和很自信,自己绝对不会比张婉婷差到哪里。

    注定在一起的人,不管绕多大一圈依然会回到彼此的身边。

    只要结局是喜剧,过程让人怎么哭都行。

    幸福可以来的慢一些,只要它是真的,如果最后能在一起,晚点也真的无所谓。

    幸福大概就是,你喜欢粘着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嫌你烦。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和把张婉婷搂在怀里问道“你真的想去?”

    张婉婷迟疑的摇了摇头,“不去,你在这,我哪里也不去了”

    “去吧,有梦想为什么不去追呢?我没有权利阻碍你的梦想,你也没有必要为了我放弃自己的梦想。我们还年轻,以后还有更多的时间再一起。等你三年后回来,我们就直接结婚。”李和说完,把张婉婷搂的更紧了。

    这个时候公派出国较严格,纪律要求多,除了安排的活动外,是极少离开学校附近的,个人也根本不可能去独立探访民间,就餐只能是学校的食堂,不会有安全问题,所以谨慎的想一想李和最终还是同意了。

    张婉婷陡然从李和怀里出来,坐起来直起身子,“我说真的,我真的不去了,你不要多想了”

    李和笑着道,“任何人都不值得你去放弃梦想,包括我。你心里想啥,我还能不清楚。明天拿户口本去办签证吧,抓紧吧,我明天去给你换外汇券,穷家富路”

    张婉婷激动的一下子骑在李和身上,以往不能解锁的姿势,一路闯关,让李和进入了另一重境界,越发舍不得张婉婷离开了。

    早上起来李和就把苏明喊了过来。

    苏明身上的伤倒是好了,只是眼角留了个不是太明显的疤,男孩子无所谓,等肤色深一点,就大概瞧不着了。

    李和道“你找着放你炮的人了?也没跟我招呼?“

    苏明得意的道,”哥,这点小事,哪要你出马,搞不定我不就是白混了?就是三里屯那帮子祸害,全让我给撂倒了“

    李和稀奇道”人家那边混工体馆,你是混首体馆,跟你可是八竿子打不着啊,怎么就把你盯上了?“

    苏明幽怨的看了李和一眼,“哥,还不因为你?”

    “因为我?”

    “夏天给你收回来的那张紫檀桌子还记得不?小喇叭胡同收的,这帮人也帮着一个香港老板收,对方跟我们抢,我们就把对方几个人揍了一顿,我这也是被对方报复。”

    “那你帮我挡雷了,都是我错。”李和倒是不好意思的笑了,记得苏明提过一茬,自己没当回事,现在加上自己住的,租了四套房子,满满当当都是古董,“现在收古董的人多吗?”

    苏明难得见李和低头的一面,笑着道,”怎么不多,香港人,台湾人,甚至老外都满胡同找这些,片警眼皮子底下,人家也照收不误,哥,不是我不上心,确实是不好收了,这帮人舍得出钱,上个月咱收的连以往一半都不到”

    “能收多少算多少吧,你要是有心遇到喜欢的玩意,你自己也收”这种情况李和也是早有预料了,倒是不是多吃惊或者意外“你就把那帮人揍了就完事了?”


史上最强圣子笔趣阁
   “你又小瞧我不是?那帮人都有案底不说,还糟践过女孩子,这种人我最看不惯,揍完了,我让二彪直接送到公安局举报,又找受害人出来作证,流氓罪,我让他牢底坐穿。二彪还得了个见义勇为的旗子,我公安局里面的朋友还立了功,一举两得”

    李和好像不认识似得盯着苏明上下看了一遍,“不错有长进”

    苏明被盯得发虚,“哥,你喊我就不会这事吧?”

    李和拉开抽屉,用报纸卷了二万块钱,递给苏明“想办法帮我倒腾点外汇券,尽量多点。你嫂子要出国留学,有备无患”

    公派英美可能会有二百三百美金的资助金,去乌克兰可能就稍微差点待遇了,一套制服装,一本公派纪律说明册子,有个一百美金就算不错了。

    李和是一点不愿意张婉婷受委屈,能换多少多少外汇券算多少,出发前换成美元,不管在哪里都是硬通货。

    “嫂子要出国?”苏明惊讶,看李和脸色又不好多问,“那放心吧,都交给我,我明晚我给你送到学校”

    学校里大家的学习依然非常刻苦,晚上熄灯后,他们还在水房里、走道里看书学习。

    图书馆和教室的位子永远是紧张的,包括宿舍赵永奇几个人都经常轮流去抢位子。

    图书馆里的各种中外名著非常的紧俏,要排队预约。

    每天晨曦刚露,校园里到处都是同学们朗读外语的身影。

    甚至李和有时仔细听,还能听到大家在大声朗诵顾城和舒婷的诗,

    “我是贫穷,

    我是悲哀。

    我是你祖祖辈辈痛苦的希望啊,

    是“飞天”袖间”

    看着坐在旁边的何芳拿着黑格尔的《小逻辑》,何芳笑着问道“看的懂?”

    何芳有气无力的道,“尽管一个生字也没有,可就是看不懂,不知所云,明天还给图书馆了事。”

    “去旁听下哲学课吧,有个过渡理解就好了。你自己没系统,肯定读不懂”

    何芳看了一眼李和,“你操心自己吧,学生会查寝室,你夜不归宿,一次两次我能给你遮掩,这次你没救了。等着周五政治学习挨批吧,辅导员估计不会放过你”

    辅导员就是英语老师章舒声,全称是团支部思想政治辅导员。

    思想政治辅导员的工作定位就是帮助大学生树立符合时事政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

    所以高校辅导员在大学起到的职能,就像是教堂里的神父,他要负责替管理大学生的灵魂和思想。

    每周五下午指导员会召集全班同学开会,进行政治学习。

    会上,有时会传达校方或系里的时事新闻或红头文件,有时辅导员和班主任宣讲全班同学应该注意的事项,有时也会在会上讨论班级目前面临的问题,尤其是同学们在学习和生活中出现的不正之风,如谈恋爱,周末夜不归宿或是无故逃课之类。

    这周的政治学习,辅导员,班主任,甚至学生会主席都在,李和成为了重点批斗对象。

    李和对开会这种事情特别有经验,拿了一个本子,一支笔,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在认真悔过。

    听了台上的话,大多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就没当回事。

    令李和欣慰的是,自己人品还算坚挺,同学平常关系也不错,大家并没有落井下石,批判的时候也就点到为止。

    轮到学生会主席潘为民说话,李和抬头看了一眼,中文77级的,毕业后没听过这人名头,估计混的还不如自己呢。

    ”我先简单说下,听了班干部的发言,班干部首先应该起到以身作则的模范作用,应该带头站出来抵制李和同学这种坏习气,大家高高拿起轻松落下。这分明是包庇,分明是纵容,不能因为和李和同学私下关系好,就去偏袒他,这是不对的。真为了李和同学好,大家应该努力指出他身上的错误,帮助他改正“

    李和听着这话都气的要跳起来来了,是杀你全家了,还是怎么的,这么针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