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0、指点江山

10、指点江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两人聊得差不多了,李和看了下时间,也有四点钟了,站起来道”我要走了,有时间我再过来看你“

    扎海生客气的要留着请客吃饭,“平常都是你请我,今天不能走了,必须让我请你一顿”

    “谁要请客啊,可不能落下我”打开门,进来的男人有三十岁,一身干净的白衬衫,大额头,“海生,你要请客?那好事啊”

    扎海生看见来人,笑着对李和介绍道,“李哥,这我学长,也姓李,李若古,年底就能拿到法学硕士学位了。公派那普什么大学?,反正拿到学位就去美国了”

    李若古笑着接话道,“翻译成中文名,叫普林斯顿,反正有点拗口,老外都是这顿,那顿,牛顿,马其顿,这有这普,那普的”

    李和看到名人已经麻木了,基本都是各领域学科的奠基人,各行业的大拿,这位后面也是银行业的二把手。

    当然也有出国的,自己同班同学,后来不少都是美帝的终生教授。

    普里斯顿那不就跟汪雨那小姑娘是一个学校。

    李和也乐意结善缘,“走吧,我请你们,海生你带头,去哪吃?我们跟着你“

    一个隐蔽的巷口,扎海生带头进去,跟饭店老板打了声招呼,就直接找了个桌子,招呼两个人坐下,“这里有个菜单,你俩自己点”

    李若古推辞道“这位兄弟远来是客,这位兄弟点“

    李和没看菜单,直接对饭店老板说,”直接上硬菜,红烧肉,水煮鱼,再来个拍黄瓜。酒水有什么好的,给我瞅瞅?“

    又对两人说道,”你看你俩还要加啥不?“

    两人摆手够吃了。

    饭店老板笑着道“哥几个,我这有松辽啤酒,长春啤酒厂的,你们要再多加几个菜,我卖你一箱”

    扎海生问道,“多少钱一瓶”

    饭店老板竖起三根手指头,“我给你们算便宜,三毛一瓶”

    李若古道“你这老板,卖的也太贵了吧,别家可是2毛3”

    饭店老板笑着道,“那副食商店散卖可是一碗冰镇啤酒都要2毛,我这是一瓶呢”

    李和也知道这玩意也算是稀缺,不过夏天喝白酒,也有点受不了,摆摆手道“先搬上来吧,我们先喝着”

    啤酒上来,李和用筷子抵住啤酒盖,啪嗒一声,啤酒盖落地,一人面前放了一瓶啤酒,“咱先喝上,慢慢等菜”

    这手漂亮的姿势,倒是把两人看的目瞪口呆。

    三人边吃边聊,无非就是一些当下的话题。

    扎海生酒量还不错,一碗直接灌了下去,道“古哥,马上你出国了,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见面呢”

    李若古笑着道,“又不是说不回来,我家里人都在国内,金窝银窝还是不如自家狗窝”

    李和举起碗,“兄弟,你这话实在,还是家里好”

    李若古也客气的和李和碰了碗,“海生啊,你这娃有灵性,以后机会也多,千万别把事情想左了,你才多大,以后的路长着呢,别天天多愁善感的”

    “他呀,应该去学文学的,学什么法学,整的跟文人似得”李和接着李若古的话道。

    扎海生气呼呼的道“那你们老是拿我当小孩子,我成年了好吧”r

    两人看他赌气样子,分明就是小孩子,两人又哈哈大笑。

    李若古突然问“我让你写的稿子写好了
惊魂诡梦sodu
吗?那编辑是我同学,只要你差不多就能过。司法部下面的报纸,你露个脸,以后对你有好处。要不是我马上要出国,这机会,我可就不给你留了。关键稿费还不低”

    扎海生看了一眼李和,看李和没反对,就把李和对稿子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想按照李哥的想法,回去改改就差不多了”

    李若古看了一眼李和,太稀奇了,思路清晰,逻辑也正常,就是一般的法学专业也没这独到见解,抿了一口酒道“李兄弟真是让人豁然开朗,特别是苏联法理学这个见解,我以前也觉得法理学教程上哪里有问题,可是还觉察不出来。阶级斗争为纲,还是苏联教材的通病,我们借鉴了苏联教材,受的影响太大了,也跟不上当前形势了”

    李和笑着道,“旁观者清罢了,再说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明确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变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思想路线,我也就是鹦鹉学舌,拾人牙慧而已,那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感情深,一口闷,三人喝酒,没一个酒量差的,一箱啤酒喝完,还意犹未尽。

    李和喊老板,“再搬来一箱”

    老板支支吾吾,道“啤酒没了,要不拿瓶白酒?”

    李和不想掺酒喝,直接掏出一张10块大团结,“这不用找钱了,另外搬一箱过来,你这老板好不爽气”

    老板欢天喜地的接了,把啤酒搬了过来,“哥们,这盘五香花生米,送你的”

    李若古,不好意思的道,“兄弟,怎就让你破费了,多不好意思”

    李和每人面前又开了瓶啤酒,“钱是王八蛋,没了再存,我每个月的补贴不用寄回家里,手里子弹比你们多,不用这么客气”

    “若古哥,他是大户,不用不好意思,你看我早就吃习惯了”扎海生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事情,“我昨天看报纸,华北军事大演习,小平同志去检阅的,该不会还要打仗吧,这越南反击战不是结束了吗?”

    李若古想着自己马上要出国了,就怕中美关系有变化,自己就要白高兴一场了,“是啊,就怕争端影响经济建设啊”

    李和信心满满的道,“起码50年内中国不会动兵了,朝鲜战场把老美打的灰头土脸,他可能不服。可美国佬自己打越南,死伤三十万,又灰溜溜撤军。这不,后面我们就把越南人给揍了,也算是交了投名状。一方面是告诉美国佬,我们帮你报了仇,我们是一派的。另一方面,也是让美国佬掂量着办,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美国佬呢,正跟苏联军备竞赛,当然也要拉拢中国,所以现在是妥妥的中美蜜月期。”

    “你没去做军事评论家真是屈才了,还一套一套的,不过你这话确实在理。“李若古也有点喝大了,拿出了年轻人指点江山的架势,“苏联也好,美国佬也好,就觉着法西斯抗日是他们功劳,没他们好像中国人要亡国灭种一样。之前对中国人颐指气使,真觉得中国人是软柿子啊,想捏就捏。朝鲜战争,中印战争,珍宝岛反击战,越南反击战,就是告诉这群洋鬼子,没他们我们照样把日本鬼子赶到太平洋喂王八,时间早晚而已。只是可恨国民党反动派无能而已”

    李和倒是惊奇了,自己也就是马后炮晃荡两句,这李若古却能在简单的历史脉络中,分析出这么多,确实是个牛人。

    李和更加有心相交,几个人杯中来杯中去,喝的越发随性。

    李若古拍着李和肩旁道“你这兄弟我认了,好久没吹牛吹的这么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