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9、日子

9、日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刚下一场雨,从一大早起,浅蓝明净的天空中就飘浮着几朵白云,活像浩瀚的大海洋上泛起的雪白的浪花。

    这真算得上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李和一大早就去买菜了。

    张婉婷觉些冷清、无聊。

    她喜欢热闹,喜欢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但实际生活,像眼前日子,除了看书闲得叫人发闷。

    大概是想家了吧,想父母,可是家里有谁能想起自己呢。

    突然又想到李和,他的不同一般的个性,他的细致深沉的体贴,当然还有他那张破嘴。

    没在一起之前,只要一想到他,张婉婷的脸就会臊得通红,自己对自己说,不去想他,这有多难为情啊!

    于是,她开始想别的人和事儿,想着想着,从别的人和事上,她会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他,甚至拿别人和他作比较。

    这样,她又很自然地想起他来,从头一次见面,想到他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到老家来找,他就站在身后时的情景。

    她回味他的言语、神态、动作。

    李和买好菜,看到在菜场拐角一个人用破筐装着狗,大概是卖狗的,那人戴顶破毡帽,身披旧工作服。

    五六条小奶狗,有黑有灰,看着身上毛茸茸的很可爱,李和有点心动了,他本来就是极爱狗的。

    土狗也好,拉布拉多也好,在李和心里大概都是一样喜欢的。

    李和道“兄弟,这是卖的?”

    那人道“那可不咋的?你随意选一条,2块钱,绝对不多要”

    李和选了一条灰色的,狗嘴尖,一看就像跟人撒娇的样子,眼珠子转动时,轮番着是黑与褐的颜色,显得灵动而调皮。

    李和喜欢极了,非要再加五块钱,道“大兄弟,这正宗山东细犬呢?可不是串串”

    那男人面有得色,不过不愿意再接钱了,“就给识货的,早些年,那八旗勋贵可都用这狗搂兔子。你抱回去,让它在你家的饭桌下转三圈,它就恋你的家了,就知道回来了。这狗是灵性的东西……哟,你看它正挑了脚撒尿呢,它留下了气味,路就熟了。”

    李和一咬牙,道“那我就再抱一条”

    这种田园犬,后面被狗贩子弄成了串串、农村肉狗,可没千年历史改良的山东细犬实在。

    说田园犬是世界上智商最低的狗,李和就要骂娘了,那什么牧羊犬之类,也仅仅是条件反射下,比较好训练的狗而已,没灵性。

    李和直接就把狗放在菜篮子里,一到家就喊“媳妇,过来看,我买了啥”

    张婉婷看着地上拱来拱去的小奶狗,惊喜极了,“哎呦,狗,我最喜欢了,我就觉得家里缺个啥,原来是缺个狗。

    ”我去给他做个窝“李和从门后拿了个编织袋,到厨房塞了干草。

    张婉婷一把拽到自己手里,”过去吧,我来整,毛手毛脚的。我家也有一条老狗,我每次走,都要跟我后面,年前我来的时候,一直跟到镇上,后来硬是用土旮旯砸回去的“

    下午赵永奇过来了,李和倒了杯水,道”你怎么有时间过来,维修室不忙?“

    赵永奇和何芳,是同样没有回去,维修室平常上课都没法打理,不趁着暑假多挣钱,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赵永奇,喝了杯凉白开,擦擦嘴唇,道”那啥,就是那个你老乡找你“

    ”我老乡?”

    赵永奇把一张纸头拿出来,”自己看,上面有名字,有地址“

    李和一看,是扎海生,说是要请教问题。

    刚好李和下午也没事情做,把新买的自行车推出来,“你骑带我,我可没你
西游僧活吧
那么重”

    赵永奇大长腿一甩,稳当的上路。

    先把赵永奇送到了维修室,李和就按照地址去找扎海生。

    地方也不算远,就在王爷坟,一片低矮的窝棚区。

    李和敲开门。

    不认识似的打量着他,扎海生理了发,穿一身半新旧的蓝卡其布学生装,脚上穿一双洗得干干净净的松紧鞋,整个人显得朴素而整洁。

    消瘦的脸容还是那么稚嫩,指着他说:

    “瞧你,精神多了。哎,暑假不回家,找我啥事?“

    说着,他打量着楼上这间大屋子,四个单人床,床上铺子席子,席子下面只有床笆和谷草,不用问,肯定跟人合租的。

    每张床边上都叠放着大小两三个箱子,只有杜见春坐的床边箱子上放着镜子、茶杯、木梳、笔记本。

    “你坐,地方比较乱”扎海生慌忙帮着搬了一个凳子,又从桌子上拿起几张手稿,道,“我想给新创刊的《中国法制报》投稿,想你给参谋下”

    李和笑着道“我说老弟,你们法学那么多大拿,找我个外行有点过了吧?我哪里懂这些?你们住一起的几个人,没有给你意见吗?”

    扎海生坚持把手稿递给李和,道”我就觉得你思路比我清楚,我心里起码有个底。我几个同学都说没问题,写的好。可我总想听你意见“

    李和无奈,只看标题就把他吓了一跳。

    《经济法应当是一个独立的法律部门》

    李和大致看了下,文采荡漾,思路清晰,结论没有错,可就是用词太激烈。

    看着扎海生期盼的眼神。

    想了想道,“从我的角度看,你这分明写的是批判。你才大二,写的这么狠干嘛?而且你批判的,现在有可能就是你的老师、学长,工作分配后有可能就是你的领导。这种得罪人的事情现在就干了,以后能落着好?我建议是用平和的探讨方式,批判你还是不够格的。哪怕大四毕业,你才有资格写论文,重点是这个“论”,从言从仑。言明条理。”

    扎海生还要争辩,可琢磨下,也确实是这个道理,只得道“那你继续说”

    李和掏了颗烟,点起来,也不客气了,继续道“还有就是,法学讲究四平八稳,跟过去八股差不多吧,你写这么花团锦簇干嘛,又是比喻,又是感想,跟主题接不上。还有你考据,用苏联法理学阶级理论那一套,我觉得有待商榷,能不能适合当前中国经济国情?还有你方法论,也有问题,我建议是从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去分析,而不是马克思主义思想,马克思主义思想、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可不是一样的啊。”

    扎海生呆了呆道,“你真的没学过法学?”

    李和点了头,肯定的道“没学过,倒是看过一点那方面的闲书。还有就是,必须旗帜鲜明的列出你的观点,与宪法协调一致,四项基本原则是宪法的总的指导思想,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扎海生为难的道,“可我觉得孟德斯鸠的理论是对的啊,分立监督,怎么就不适合中国了?”

    李和气的一拍扎海生脑袋,“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还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会骗人的民族,也是最喜欢骗人的民族,这话你也信?”

    李和倒是有点强词夺理了,可他也懒得去多解释,看扎海生不说话,继续道“总之我们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你主题思想要是没了这个,写的再好都没用,听不听随你自己了”

    扎海生又受了打击,闷闷不乐的道“你不去学法学真可惜了”

    李和瘪瘪嘴,数学老师还说自己不去转数学系可惜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