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46、芳心是事可可

46、芳心是事可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婉婷猛然听到声音,慌乱的擦了下眼睛,一回头看到李和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他有一头蓬松柔软的头发,五官还是那么稚气,只是那双眼睛黑亮黑亮的,还是那么的自信温柔,他站在面前对自己温柔地笑,让她冰冷的心感受到了一缕温暖。

    “你怎么找到这的”张婉婷也有一点慌乱,她不想把自己最糟糕,最无奈的一面展示给任何人。

    李和蹲下身子轻轻的拍着张婉婷的背“我想你,所以我就来了。你在你们乡这么有名,我只要问下,张婉婷家里住哪里,谁不知道啊”

    张婉婷犹自疑惑,“那你怎么知道,我在河提上?“

    李和恼恨这娘们怎么这么爱刨根问底儿,能不能好好恋爱了,老子千里迢迢过来,你应该感动,感动懂不懂?

    “我本来走岔道了,看到河沿上坐个人,就来再问个路,结果是你”李和现在才认为那句话是对的~如果你~撒了一个谎~那么以后~你就要去用无数个谎言来掩饰这一个谎言~没完没了的~在没尽头。

    张婉婷不好意思的低了头,“让你看笑话了,谢谢你,李和。我从来没想过你会来找我”

    “不哭了?有啥看不开的。你看有啥事,不都有我陪着你吗?”李和看到张婉婷哭的那一刻,心都碎了,又慌忙从包里拿出饼子和茶杯,“没吃东西吧,赶紧吃点”

    张婉婷就这样靠在李和的肩膀上,一边吃着饼子,一边缓缓的向李和诉说着过往。

    从小家里有了好吃的,哥哥也总是抢着吃,后来有了弟弟,又是紧着弟弟,每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她都是默默的忍让,想让母亲也夸她一次她很懂事,但是一次也没有。

    这么多年来,她就是这样轮回,自己为了得到家人的认可,越付出越想得到认可,越得不到认可越付出的多。

    从小到大被骂成赔钱货,干的话最重,挨得打最多,有一次她被她爹拿着棍子打的狠了,她只得跑,跑啊跑,大冬天躲到隔壁村的牛棚里,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怜惜的摸着她的头说,”闺女,将来好好读书,读书才有出息“

    她好奇的问”爷,那你读过书吗“

    老头叹口气道”我大概是读过的“

    她那时候也是个傻的,竟然没问,你也读过书的为什么还住牛棚。

    不过懵懵懂懂的那时候,她却是知道读书了可以进城做工,可以离开这里,竟然也有了模糊的意愿。

    “李和,真的,我爸从小拿碗口粗的大棒子打我,我都没有过怨言。我总觉着等我长大了就好了吧。可是你看我都20了,现在还是一样的命。我拼着命也要读书,不管我爸怎么打我,我娘怎么骂我,我都要读书,我想着我出息了,他们就不会打我了吧。可是你看,我多傻”张婉婷说着又哭了起来,好像有人倾述,可以尽情的宣泄。如果只是这样她觉得忍忍也就好了,可是居然要换亲,这一刻真让她心生绝望。

    这些破事,张婉婷几乎唠叨了一辈子,李和能不清楚吗,可是又真不知道怎么安慰,轻轻的用衣袖给她擦掉眼泪,“乖乖啦,哭成大花猫就不漂亮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其实你应该可怜你爹妈,处在这个社会的底层,没读过书能有啥眼界。他们兢兢业业的供着你几个兄弟,指望着他们有出息,做一个孝顺儿子。他们的见识就在这里,就宝贝儿子,他们在儿子身上下得赌注越大,将来失望才越大。”

    张婉婷去京城见识了一圈,想到自己的几个兄弟,她真想不出来自己几个兄弟将来会有什么担当,用袖子给自己抹好眼泪,勉强笑道“哪有你这样安慰人的,你是个男的,怎么会知道这女人的苦处”

    李和现在除了心疼只有心疼,这老丈人丈母娘奇葩的程度,他是一辈子亲身经历,最单薄是人情,最摇曳是人心。

    不过现在还是要赶紧把事情解决了“你弟弟不是就结婚差钱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临走的时候,不是给你口袋塞钱了吗?直接给他们,不是还有的商量吗?“

    张婉婷赶紧把钱掏出来塞到李和手里,“我都差点忘了,给你,这是你的钱,我凭啥拿你的钱”

    李和无奈苦笑道“我不是怕你回来有啥用处差钱嘛,就算我借你的,将来再还我就是了。这钱都是我赚的,我能赚着,你将来肯定也能赚着。我什么家庭情况,我也跟你说过。

    看着张婉婷坚定的表情有了一丝动摇,李和又慌忙从包里掏出一大叠钱,继续忽悠”你看,我不差钱,你看我这里有五六千呢,都是我在京城赚的。等你以后赚着钱,慢慢还我就是了
超级鉴宝师最新章节
,对不对?哪怕以后工作了,工资也不会低啊“

    张婉婷好像最后下定了决心,道”那李和,谢谢你,那这个钱算我借的,我会慢慢还你“

    ”那这点钱不一定够,你借少也是借,不如多借点。你先装着,用不了再给我“李和又塞了一沓子过去。

    张婉婷好像认命似的点点头,点了一遍钱,分成两份装到口袋里,深吸一口气道”我借你1000,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你,但是我还是会尽快还给你“

    ”就当提前孝敬老丈人丈母娘“李和也没过脑子,随口说道,这句话秃噜出来,都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感觉嘴巴又犯贱了,好像有点趁人之危的意思,看了一眼张婉婷,怕她生气,又急忙道”你知道我是真心对你的,对不起,说错话了“

    干脆拍死自己算了,真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越说越乱“我先走了,我在你们公社招待所先住一晚,你有啥事就去找我”

    也不等张婉婷回话,慌忙走了。

    张婉婷看着李和紧张慌乱离去的身影,噗嗤的笑了。她能感觉不到他的真心吗,再想着学校里的点点滴滴,她能感觉到他对她无所不在的关心,此时她心里都是蜜,甜蜜蜜。

    好的感情,不是一下子就把你感动晕,而是细水长流的把你宠坏。

    张婉婷想,如果一开始李和要自己跟他走,那一刻自己会义无反顾吧,要不那冰冷的河水就是自己最终的归属,活着是多么糟心的一件事。

    张婉婷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好像突然间有了依靠,在这世间她并不是一无所有呢,被人在乎,被人关注,被人叨念的感觉让她真心充满了欢喜。

    张婉婷回家的路上好像突然有了使不完的力气,进门看着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着晚饭,虽然已经习惯这种凉薄,可心里为什么还是不好受。

    “你这死丫头,真是翅膀硬了,一天不着家。老娘说你几句都不成了”她娘张嘴就骂。

    张婉婷努力的吸口气,自己盛了碗稀饭,扒拉了几口,终于感觉胃里舒服一点,才接口道“娘,我想好了,那亲事我不同意”

    张老汉叹口气,道“你从小主意就正,刚识几个字,就要自己起名字。你看哪家姑娘不是小学就完事,你偏要上初中。哪家姑娘不是十六七岁就结了婚,你偏要去读高中,晃荡20岁还没结婚。俺跟你娘不操心啊?这也不光是为你弟弟,也是为了你好啊”

    她娘好像嫌老汉啰嗦“那是你打的少了,什么都由着她性子来,你看看,哪家的姑娘像你这样,今天就明着告诉你,不同意也得同意,除非你死了”

    张婉婷心抽的很,又想起了为了上高中,他爹拿着面擀仗把她打整个后背打肿了,那会她都是个16岁的大姑娘了啊,硬是被打的不能出门见人,她强憋着朦胧的的眼睛,不下一滴眼泪,道“爹,你认真算着,打我高中念书开始,我就是第一名,学校看我困难,就没让我交过学费。就是初中,也是我给队里放羊,养猪挣得工分,比学费挣得多了,可不算花家里的钱。后来生产队上工,收麦打地起垄,我还不是学校请假,照样回来干活,爹,你算着我差哪样了?”

    张老汉看闺女软硬不吃,道“那你说,你想怎么着,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弟弟打光棍,看着老张家绝种?”

    张婉婷气的笑了,把口袋里的另外一沓钱掏出来“爹,怎么会绝种呢。大哥二哥可都有孩子。这钱是我去找我之前同学借的,拢共900块,够小弟结婚盖房了吧。。我是一定不同意换亲的,你们要是再逼着我,我真死给你们看。你们就等着人财两空吧。娘,你别急着说话。我什么性子你清楚,我说到做到”

    他娘赶忙把钱接到手里,数了数,又看了一眼张老汉一眼,道“你这死丫头找谁借的?这公社谁能借你这么多钱,你要给俺掰扯清楚”

    张婉婷耐着性子道”咱家没底子,你还以为别家没钱呢?从哪借的,你别管,借的钱我也自己还。我在学校补贴暂时不会寄家里,我要还人家钱,毕业后工资还会寄给家里。我只求着你们别管着我。“

    张婉婷看老俩口没说话,知道他们要私下合计,就没再说话,转身去了自己屋子。

    老俩口私下合计,赵老汉道”这样还中,后面工作了每个月她工资也不会少,咱也不亏。那粮站姑娘,娇生惯养,本来俺就看不惯,既然有钱,大不了再找一家。“

    她老娘也接口道”说的也是。哎,这丫头现在是心越发大了,咱是管不了了。“

    张老汉烟锅子一摔”再大也是俺的种,逃不出老子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