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473、大乌龟

473、大乌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473、大乌龟

    如果李和还是辈子的那个小富即安的状态,或者年龄稍微年轻一点,一定会把自己知道某个人或者听说过某个人当成自己认识某个人,这对自己来说,也是非常有成感的一件事。

    何况他也是普通人,可能通过这种方式为自己脸贴金是一种“本能”的行为,总有那种虚荣感,感觉似乎和那个牛人有所交集,心里美美的,显得自己也很牛,让自己看起来也更加的体面。

    不装,难吗?

    在他看来,确实是挺难的。

    没有很强的自信心,人很难不虚荣。

    但是,这辈子呢,他已经无所谓了,他已经站到了如今的高度,在视觉还是需要很多人仰望的,再从商界来说,也没几个人需要他仰望,他不俯视看人已经算是很有修养了。

    即使真需要他仰望的,他也懒得去凑趣,叫人一声哥不代表是人家弟弟,在真有困难的时候,认识哪个大佬都不好使。他要是自己不牛逼,认识再多牛逼的人也没用,因为别人不会记得他是谁。

    许恒大被李和这样盯着,有点不好意思,紧张的道,“哥,我们是老乡?”

    李和笑着道,“信阳边稍的。”

    许恒大赶紧的掏出烟,道,“哥,你以后多关照。”

    李和接了烟,付彪小心翼翼的给他点着了。

    许恒大看的愣了,他不晓得他这老乡有多大的排场,可是能让付彪给点烟的,他压根没见过!

    而且付彪在深广珠地区,算是横着走的人物了,眼光都是朝天看的!

    李和问付彪,“这我老乡,关照着点,不那点业务吗,让人家大老远过来。”

    付彪点点头对许恒大道,“那我听我哥的,我这个项目全部用你们家的材料,赶紧回去吧,直接到我公司签合同行了。”

    “谢谢彪哥,谢谢李哥!”许恒大欣喜难言,他想不到他的老乡一句话能帮他搞定这么一个单子!这一个单子至少五六百万!他光提成可以拿二十多万!

    李和冲他摆摆手,笑着道,“行了,这吧,你忙你的吧。大家以后都是老乡,等我去深圳多聚聚。”

    “一定!一定!”许恒大忙不迭的道,这样的人他巴结都来不及呢!他哪里还能拒绝!

    他小心翼翼的倒退了几步,才转身走了。

    付彪道,“哥,老乡也不用这么帮衬吧?”

    李和笑着道,“这种人有这种韧性,早晚会是吴下阿蒙,当刮目相看,卖个善缘也没错。记住了,多个朋友多条路,万事不用做绝了。这个人能帮衬帮衬,能挖到你手里也算是你本事。”

    付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李和不用大家再送,只让大奎和小威跟车。

    回到家,李兆坤带着几个孙子围在凉亭里面,悄悄私语。

    李和也好的往跟前凑,眼见他养在池塘里的大乌龟被爷孙几个给捞出来了。

    这只大乌龟是野生的,一直是放养在北极寺的许愿池里,有大
最强女婿笔趣阁
土豪愿意花几万块买下来。博和尚自然不乐意,可是北极寺香火太旺,人来人往过多,已经不适合大乌龟活动了,他假公济私寄养在了李和家里。

    只见它棱角分明的背壳,面有着厚厚的鳞片,身子至少有十几斤重。两条扁扁的胳膊儿和两条扁扁的腿儿,甚至五指形的脚蹼儿,都显得皱巴巴的。

    小脑袋长着一双圆圆的、微微的有点儿凸起的、小而明亮的眼睛。脖子长长的,竟有极大的伸缩性。

    李和问,“你们捞这个出来干嘛?”

    李兆坤吧嗒嘴道,“多大了?看着年岁不小了。”

    大乌龟今天好不容易出来晒个太阳,结果莫名其妙的落到了李兆坤的手里,不过此时伸着脑袋,也不怵人。

    “50多年了吧。”李和好像是听博和尚这么说的。

    李兆坤道,“好东西啊,你好好养着,你给他养老,他能给你送终!”

    “这什么话。”李和气结!可是他亲爹这话没毛病,乌龟人耐活。他见李览满头大汗,拿着小竹条满脸兴奋的挑弄着大乌龟,因此没好气的道,“大午的不睡觉,干嘛呢,赶紧去睡觉。”

    李兆坤看见李览哆嗦,心疼坏了,猛地往一吊眼珠,冲李和瞪眼道,“你能你咋不天,滚一边扯犊子去。”

    何龙在帮着姐姐家掏鸡笼里面的大粪,俯着身子一锹一锹的从笼子里掏出来,然后把框里堆满,再一挑一挑的担到小竹林里呕粪。

    看见爷俩正掐着呢,姐夫脸面憋得通红,因此他很识相的没去打招呼。

    李和看见了他,笑着道,“辛苦你了。”

    何龙知道躲不了了,才回道,“是一点手头活,没啥辛苦的,姐夫,你去睡一会吧。”

    “你姐呢?”

    何龙道,“回去班了。”

    “哦。”李和脑子也昏沉沉的,可是又不愿意睡觉。

    打开收音机,泡了壶茶,坐在堂屋里发呆。

    毒花花的太阳把树叶晒得低了头。院的爷孙几个还在继续研究乌龟,王玉兰正拿着抹布在屋里擦来擦去,恨不得把木头漆都给蹭下来。

    她最讨厌的是家里的两只鸽子,拉屎都不分地方,刚清好的院子,不注意出现了一滩。

    “要不逮了?算一盘菜。”

    “没事,养着吧,给孩子玩。”李和有点舍不得,鸽子扑棱来扑棱去,起码能给院子带来一点生气。

    还没到下晚,大槐树底下的人又开始唠嗑了,那声音都传到了李和家的院子。

    无非是盼着拆迁,这左边拆了,右边拆了,只有他们这一片迟迟不见动静,这可急坏了一批人!

    张老头的鸽子都杀了四五年了,也没见拆迁,失望的心情自不必说。

    各家住的房子千疮百孔,一下雨算要了亲命了,外边小雨屋里雨,外边大雨屋里暴雨,有时候雨实在太大了,全家人都院里避雨去。

    现在都是求爷爷告奶奶的盼着拆迁呢,哪怕住小一点的筒子楼,也这鬼地方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