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749章 撕下面具!

第749章 撕下面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的谭敬,完全变成了一个不顾一切,想要达到自己目的的疯子。

    他不知道的是,6云飞从来就不是一个按规矩出牌的家伙。

    谭敬怒了,大好的形势,不会因为这个小子的出现而逆转,他一定要杀了他,这是唯一的机会。

    借助整个玄月山庄的力量,置6云飞于死地,是他的最佳选择。

    “6云飞,你搞清楚状况,现在你是嫌疑人,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出言不逊,执法堂,马上处决6云飞。”

    执法堂的黄政,这一次给了明确的回答:“二爷,在没有明确证据之前,6云飞只是个嫌疑人,不会被处决,这是执法堂的职责,执法堂必须看到证据。”

    这话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执法堂不会妥协。

    执法堂不妥协,谭敬也没办法。

    不过,他不会让事情就这么轻易的结束,6云飞必须死,否则,死的可能就是他。

    “6云飞,给你个机会,说吧,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6云飞不慌不忙的笑着看着他:“谭敬,有句话叫做机关算尽太聪明,今天送给你,你太大意了,也太自信了。”

    “6云飞,如果你浪费了最后的时间,我会亲自动手。”

    “好吧。”6云飞终于很认真的开口了,她转向所有人,说了一句针锋相对的话:“各位玄月山庄的老少爷们,其实,真正的叛徒不是程维高,而是谭敬。”

    人群开始骚动,这样没有任何根据的话,自然没有人相信,大部分的人都在指责6云飞。

    就连谭海也是周皱着眉头,没有证据他都不敢撕破脸皮,没证据,说这些有什么用,还会被人认为这是死扛到底,倒打一耙。

    谭松也意外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对6云飞的自信开始削弱,怎么回事这是?这家伙不是这样冒失的人。

    谭松有甚至点欲哭无泪,这个时候他们兄弟两还不能说话,想要阻止已经来不急了。

    “6云飞,听见了没有,看看大家怎么说的,你这样血口喷人,倒打一耙,你觉得有意义吗?你觉得有人会信你吗?”

    借着那么多质疑的声音,谭敬马上开炮,将6云飞一步步逼向死角,他没有证据,光凭一张嘴,想要让今天晚上的事情翻盘,那是做梦。

    “你觉得我和你一样蠢,没有证据吗?”

    带着微笑的回答,让谭敬很不舒服,他加高了声音问:“是吗?你有什么证据,拿出来看看。”

    “我把证据拿出来了,我怕你受不了。”

    6云飞依然是他那淡然的笑容,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清楚,对付一个人渣,不要急,他跑不了了,第一步,便是撕下他的面具。

    “呵呵,既然有证据,那你就拿出来让所有人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证据。”

    “程叔,你可以过来了。”

    6云飞说完,一步一步走过来,依然脸色煞白的程维高,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

    所有人傻了!

    程维高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这不可能。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


史上强婚:老公大人,夜深请关灯小说5200
    “真的假的,这真的是程维高?”

    “死而复活?还是根本就没死?”

    “玩什么,tm的在玩什么?”

    ……

    这不可能!

    完全傻眼的谭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亲手将程维高打死的,死了之后,他上去检查过,确实死了,百分之百的确定死了。

    可这是怎么回事?

    鬼吗?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鬼魂?

    那一刻的谭敬,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一步步走来的程维高。

    不!这是真的?

    不管是谭海还是谭松,全都一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会这样?

    不对!

    兄弟两迅对视一眼,再联想到6云飞自始至终的从容淡定,他们似乎明白了,草,这是局中局!

    天啊,两兄弟要疯了,这是个魔鬼啊。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乾坤和黑白玩弄于鼓掌之中,一切尽在掌控。

    “谭敬,你也会心虚吗?不过你不要怕,这是人不是鬼。”6云飞适时开口了。

    谭敬这才回过神来,依然在强装镇静:“那又如何,就算程维高没有死,他依然是叛徒。”

    走过来的程维高终于话了:“谭敬,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悔改吗?”

    “你闭嘴,程维高,你这个玄月山庄的叛徒,你没资格在这里说话。”或许是真的心虚了,谭敬怒吼一声,仿佛想用巨大的声音,掩饰自己的心虚。

    “早知道你会杀人灭口,我早有准备,使用龟息**,骗过了你。”

    谭敬脸色铁青,上当了。

    “谭敬。”程维高继续开口:“你说我是叛徒,证据呢,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

    没有直接的证据,如果程维高是死的,或许可以死无对证,只可惜程维高活了,他所有的论点已经站不住脚了。

    6云飞笑着开口:“谭敬,怎么不说话了?程叔是叛徒的证据呢?拿不出来吗?那我帮你开口,你唯一的证据,就是程叔身上的夜行衣,此事暂且放下,程叔一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谭敬,你拿不出证据,因为你的话漏洞百出,全都是建立在程叔死无对证的情况下,现在你的话不攻自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或许你不会开口,我继续帮你说。

    你没有任何证据,却去了程叔家里,将他打死了,运用的是偷袭的办法,程叔受的那一掌在后背,执法堂检查过尸体,可以作证。“

    执法堂的黄政马上站了出来:“确实如此,程先生是被从背后偷袭,一掌击中了后背。”

    “谭敬,你听清楚了,是偷袭。那问题来了,如果你现了叛徒,为何要偷袭,而不是告诉执法堂,以及和庄主商量,尽快处理此事?更蹊跷的是,你没有证据,却从背后偷袭打伤了他,谭敬,可否给个解释。”

    谭敬死鸭子嘴硬,宁死不屈:“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和猜测,全都是胡说八道。”

    就算谭敬不愿意承认,自己没有证据这个天然的硬伤,6云飞刚才那番话,已经让舆论不站在他这边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