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746章 真正的叛徒!(第四更)

第746章 真正的叛徒!(第四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谭敬此人,五十多岁,一张精明的脸,颧骨很高。

    最显著的标志,是他那浓厚的胡子。

    每走一步,似乎都小心翼翼,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6云飞猜的不错,之前在小树林里,谭敬已经经过变声处理了。

    现在的声音,和之前完全不一样。

    6云飞没说话,他要看看,这货想干什么。

    反正,他不急,已经知道了,此人身上的气味正是那枚银针留下的,确定他就是叛徒无疑了。

    谭敬也不迟疑,站在那里,面对三人直接开口:“谭海你有没有脑子,6云飞就是那个叛徒。”

    谭海苦笑一声,看看这个二叔,又看看6云飞,他也意识到了什么。

    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有可能,6云飞也不可能。

    他两次帮玄月山庄拿回七色青龙盘,两次之中,每一次都有绝对机会拿走七色青龙盘。

    可是他没有这么干,这样的人完全信得过。

    更不用说,他和龙魂的关系。

    现在这个二叔跳出来,说6云飞是叛徒,不对劲啊。

    不对,难道说,今天晚上那个人就是这个二叔?

    眼看着事情暴露,倒打一耙,将污水泼向6云飞,达到浑水摸鱼的效果,他趁机过关?

    不可能啊,二叔在玄月山庄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忠心耿耿,怎么会是叛徒。

    当然,谭海一点都不天真,这个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他只相信证据。

    “二叔,话可不能乱说,既然你说6云飞是叛徒,可有证据。”

    “当然有。”几乎没有任何思考,谭敬回答的很肯定。

    “是吗?说来听听。”

    “今天晚上是我亲眼所见,6云飞鬼鬼祟祟的在玄月山庄游走,还穿着夜行衣。”谭敬敢说出这话,完全来自于没有人看清楚他的长相,也没有人有证据能证明,他就是叛徒。

    有了这两条,以他在玄月山庄的地位,就算是庄主,也不可能给他轻易定罪。

    谭海和自己的弟弟对视一眼,已经可以确定,这个二叔在说谎。

    “二叔,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今天晚上。”

    “几点钟。”

    “八点钟左右。”

    八点钟,那时候6云飞刚刚和谭松离开玄月山庄,在外围等候程师叔将那个黑衣人吸引过来。

    除非6云飞有分身术,否则这个二叔,是不可能看见6云飞在的玄月山庄鬼鬼祟祟的。

    “二叔,这只是你的一家之言,有证据吗?如果没有证据,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当然有证据。”

    谭海很谨慎的问:“什么证据?”

    “程维高和6云飞是一伙的。”

    这就更离谱了,程维高将那个黑衣人引出去的,程维高怎么可能是叛徒一伙的。

    已经不需要怀疑,不管是谭松还是谭海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个二叔在撒谎,估计,他就是那个叛徒无疑了。

    “二叔,这话可不能乱说,凡事要以事实为依据,那就只好让程师叔过来对质了。”

    “他已经死了,我追他,他拒绝束手就擒,我失手之下杀了他。”


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吧


    屋中的三人直接站了起来,要不是6云飞用眼神把谭松瞪回去了,他已经动手了。

    程师叔竟然死了,这个真正的叛徒在杀人灭口吗?人死了死无对证,好狠。

    谭海还是还有定力的,他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二叔,此话当真?”

    “去看看便知。”

    二话没说,谭海径直往前走去,谭敬紧随其后。

    等人走了,屋中的谭松再也忍不住了:“混蛋,他是叛徒,这个人渣,竟然杀了程师叔。”谭松怒不可遏。

    “你冷静点,他跑不掉的,相信我。”

    6云飞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一起跟了上去。

    一行人全都去了程维高的房间,房间的地上躺着程维高,他是被人一掌击中后背打死的。

    谭海上去检查了一遍,确实死了。

    尸体还穿着夜行衣,还是之前的装扮。

    “谭海,你看清楚了,他穿着夜行衣,你告诉我,一个人会在自己家里穿夜行衣吗?程维高是玄月山庄的人,竟然穿着夜行衣,这代表什么,你告诉我。”

    谭海沉默了,他无言以对。

    可是,程师叔是清白的,总不能说他真的是叛徒的帮凶吧?

    更严重的是,无法解释,他为什么穿着夜行衣。

    谭海不说话了,谭敬马上开口:“所有玄月山庄的人,我都已经召集起来了,谭海,今天晚上所有的事情,给所有人一个交代吧。”

    呵呵,呵呵!

    谭海在心里冷笑两声,动作够快的,这么快人都召集起来了。

    没有理会谭海是什么反应,谭敬说了最后一句:“我在广场上等你。”

    人走了,谭松暴走了:“哥,是他,就是这混蛋。”

    谭海何尝不明白呢:“冷静,你冷静点。”谭海连说了两声。

    “哥,你让我怎么冷静?程师叔穿着夜行衣,含冤莫名,如果这混蛋告诉所有人6云飞和程师叔是叛徒,很多人都会信他,程师叔的夜行衣,根本无法解释。那些人都是盲目的,以这混蛋在玄月山庄的声望,我们能反驳他吗?拿什么反驳?弄不好,6云飞和程师叔真就成了叛徒,而这个混蛋继续逍遥法外。”

    这话字字珠心啊,每一句都无法反驳,也说到了谭海的心坎上。

    谭海沉默了,近乎无言以对,形势确实很严重。

    弄不好,会让程师叔死不瞑目,身败名裂。

    谭松的话还没完:“哥,他早有准备,如果我们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的,因为那混蛋似是而非的话,已经先入为主了。还有,6先生怎么办?让他含冤莫名,带着一身耻辱接受玄月山庄的处罚?”

    一件件事情,让谭海的压力,骤然间大了很多。

    “老二,那你说怎么办?”

    谭松摇头:“我不知道。”他脑子已经乱了,因为愤怒冲昏了头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

    兄弟两都看向6云飞,期待他给一个完美的回答。

    6云飞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其实,6云飞早已经胜券在握,只是现在还不能说,让谭敬这个人渣,最后再蹦跶几个小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