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741章 疑问的药老!

第741章 疑问的药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事情解决了,谭松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了:“我去和药老说一声,咱们可以走了。”

    “走什么啊,药老说请我吃饭。”

    谭松再次意外了:“好家伙,这么多年,以药老和玄月山庄的交情,我都没在这里吃过饭,药老很少留人吃饭,或者说根本没有。”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么说吧,药老这里的食物是独一无二的,不是单纯的食物,是食物和药物的合理搭配,叫药膳,是食物也是药,是药也是食物。药老还可以根据每个人的体质配备不同的药膳,是专属定制的,这可比吃药强多了。这乡下空气好,水源好,农作物也是绿色无污染,多少人慕名而来,药老理都不理,拒之门外,多少钱都我没用,今天我算是沾你的光了,哈哈。”

    一连两件喜事,谭松乐得合不拢嘴了。

    果然是不亏是药老,连吃都这么讲究,名不虚传啊。

    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药老将两人喊了进去。

    吃饭的地方,是院中的葡萄藤下,一张小桌子,上边摆了满满的七八个菜。

    不仅色想问俱全,卖相不错,这里边的讲究,食物和药物的合理搭配,6云飞五体投地。

    “来吧,自酿的酒。”药老亲自倒满了两杯,递给两人。

    两人都尝了一口,果然地道,这不是一般的酒,这是药酒,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放下杯子,药老抬起头:“考一下你们,你们能猜出来,这么多菜里,使用了多少食材药材,以及香料吗?”

    谭松如坠冰窖,不会吧,该不会说不出来,或者说错了不让吃饭吧?

    这怎么能猜对,怎么可能,没人能办的到,老头也真是的,吃个饭,干嘛啊,至于吗?

    “药老,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药老瞥了一眼谭松:“我又没指望你说出来。”

    谭松看向6云飞:“药老,你的意思是,6云飞可以?”

    “我确实可以!”6云飞肯定的开口了。

    一脸狐疑不确定的谭松,难以置信:“6先生,真的?”

    “我试试!”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是蠢材啊。”

    药老一句话让谭松只能苦笑一声,好吧,没办法,天赋就这样,他习惯了。

    6云飞认真的观察了几分钟,凭借着气味以及看到的东西,一口气说出了,十五中药材,八种香料,十三种食材。

    “不错,全都说对了,没有遗漏,没有错误!”药老马上下了评语。

    谭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十五中药材,八种香料,十三种食材,加起来总共三十六种。没有品尝,仅仅只是凭借着气味和观察,这小子属狗的啊。

    “这……”他愣了愣,想说什么,似乎又说不出来。

    “吃饭吧。”

    早饿了的谭松,不管那么多了,拿着筷子就吃。

    6云飞每一种都品尝了,果然无与伦比。

    师父也对他说过,疾病可以用药治疗,但是药三分毒,最理想的自然是药膳的方式,既能补充姓营养,又能治病,一举两得,还不会因为喝药而排斥治病。


魔门败类小说5200


    6云飞也会搭配食膳,可是和药老相比差的太远了。

    一顿饭吃的神清气爽,酒足饭饱的谭松拍着肚皮,坐在椅子上喝茶。

    今天绝对是这么久以来,最爽的一天。

    “滚蛋吧!”差点要睡着的谭松,被药老一声轻喝吓得没有任何睡意了。

    谭松起身离开了,他走了出去,药老留下了6云飞:“漠北的事情,你先找找解药,另外,你回去之后,马上派人把从漠北体内提取的七星海棠的毒素样本送过来。”

    “我回去就办这事。”

    “你的嗅觉是天生的吗?”药老将6云飞送到门口。

    “是啊,天生的,从小对气味特别敏感,哪怕是微小的差也能分辨出来。”

    “味觉是不是同样的达?”

    6云飞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对,对味道也有乎常人的辨别能力。”

    “至今没有找到自己父母的下落吗?”

    6云飞略微愣了以下,几个意思,突如其来的问题,让6云飞有点无所适从:“怎么了药老,有问题吗?”

    “没有,随便问问。”

    “我也不知道我父母是谁,从小就不知道,只清楚自己是孤儿,跟着师父一起生活,其他的一无所知。”

    药老哦了一声,尔后挥了挥手:“走吧。”

    6云飞多看了几眼药老,离开小院,心中的问号越的多了。

    这老头怎么莫名其妙问那么多问题?

    没有多想,6云飞坐进了谭松的车中。

    中毒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就是那个叛徒了。

    坐在后车座上的6云飞说了这事:“那个叛徒的事,你有什么想法?”

    谭松明白6云飞的意思,毒药解决了。接下来就要把那个危害很大的叛徒找出来。

    “没有头绪,上次龙城市生了那么多事情,相想必那个叛徒也知道,以向问天的行事风格,那个叛徒短时间内不会再行动了。如果他什么都不干,处于静默状态,我们找不到这家伙的。”

    这个问题,6云飞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既然他不出现,那就把他引出来。”

    “办法不错,但问题是用什么把他引出来。”

    6云飞用手摸着下巴:“当然是他关心的事情。”

    “最关心的是什么?”

    6云飞一阵无语:“谭先生,我不是你的保姆,你也要动动脑子,别凡事都想别人帮你想好了,你坐享其成。”

    这话说的谭松不好意思的一笑:“我想想。”

    百分之百指望不上这家伙,6云飞会自己把所有事情谋划好的。

    ……

    药老的院子里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收拾好所有的东西,药老继续伺候他废了很大精力的花花草草。

    干的认真,对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视而不见。

    “药老,有什么问题吗?”那汉子很恭敬的问。

    “用你的渠道调查一下6云飞的身世。”

    “6云飞他……”那汉子不明白的地方太多了,现在又冒出个6云飞,他实在看不懂药老到底想干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