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729章 双重人格!

第729章 双重人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程维高也纳闷,他也不知道那个黑衣人到底和左家有什么关系。

    这些事情,只能等待龙魂去调查了。

    “二庄主,准备一下,我们可以回去了,6云飞和漠北的事情,交给药老去处理吧,你不用担心。”

    谭松点了点头,他不担心这事,他担心的是向问天安排在玄月山庄的叛徒。

    谭松真的希望这一次回去,能尽快把那个混蛋揪出来。

    ……

    离开谭松这里,6云飞回到了林家。

    所有人都休息了,他一个人回到房间。

    刚刚躺下,手机响了。

    这么晚了,竟然是6延年打来的。

    “前辈,你还没睡啊!”

    “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6云飞把杜立雄的事情都说了:“只是那个叛徒很麻烦,向问天安排的,很难找出来。”

    “这事不急,先把你和漠北的毒解除了再说。”

    “我和谭松聊过了,让我去玄月山庄找药老。”

    果然想到一块去了,6延年总算轻松了一点:“既然这样,你去一趟,漠北的事情,只要找到七星海棠的解药就行,他还等得起。”

    “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去一趟。”

    说完了这事,6延年马上又说了别的事情:“小子,《玄月秘录》很重要,就那么给了玄月山庄,有时候要狡猾一点,别太老实了,这东西可是你帮忙找回来的。”

    “前辈,你在怀疑我过目不忘的能力吗?”

    “哈哈哈!”6延年哈哈一笑:“好小子,我就说嘛,那么重要的东西,有机会看,自然要认真的记下了。”

    在《玄月秘录》还给玄月山庄之前,在那半个小时之内,6云飞完整的记下了上边所有的东西,他过目不忘的本事,几乎可以做到在短时间之内,将《玄月秘录》整本书牢记于心。

    “前辈,没想到你这么让我大开眼界啊。”

    “小子,胡说,我说什么了?你听见什么了?”

    “没,什么都没听见,你什么都没说。”

    “那不就对了。”

    电话那边已经没声音了。

    将手机扔在床头柜上,6云飞躺下休息了。

    ……

    在龙城市一百公里靠近山区的乡下,时间已经是午夜一点钟了。

    一间破旧的乡村居民房前站着两人,正是李尚浩和左晋青。

    屋中的地上,躺着一个白老妇人和两个不过六岁的小孩。

    祖孙三人作为这个村里唯一的人,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了。

    老伴走了,儿子儿媳,都在大城市里打工,留下她和两个孙子,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她才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儿媳。

    今天晚上来了两个不之客,强行闯进屋中,在两个孩子叫唤的时候,宝剑要了他们的命,老妇人拼死保护自己的孙子,也倒在血泊中。

    两人占有了居民房,在房间里停留了两个小时,弄了点吃的,简单的疗伤之后,两人准备离开了。

    此地不是久留之地,现在龙魂正在满世界找他们,必须马上离开。

    两人手中都拿着火把,屋里堆满了柴火,火把扔进屋中,小小的房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我家农场有条龙帖吧
“走啊,愣着干什么?”

    李尚浩吼了一句痴痴呆呆的左晋青。

    左晋青这才反应过来,看着熊熊烈火,终于迈动了脚步。

    他执行任务的时候,杀过人,那些人要么是青峰山对立的敌人,要么是无恶不作的歹徒,可是今天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妇,和两个不到六岁的孩子,他第一次动手。

    他甚至在问自己,他和那些无恶不作的刽子手有什么两样。

    师叔的话,他不得不听,两人很快进了树林。

    到了树林深处,李尚浩站在那里不动了,不好看的脸色盯着左晋青:“你还想报仇吗?”

    “当然想。”

    “既然想报仇,就收起你的妇人之仁,像现在这样妇人之仁,你永远的报不了仇。”

    短短时间之内,这个师叔已经颠覆了,他在左晋青心中的形象。

    这还是那个在青峰山,严于律己,宽于律人的师叔吗?

    一个人怎么可能短时间之内,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

    他不信,难道在青峰山上的所有东西,都是这个师叔刻意的伪装?

    “师叔,我知道了。”

    他只能么说,左晋青受伤了,需要和这个师叔站在一条船上。

    “晋青,我要的是七色青龙盘,而你要的是6云飞的项上人头,凡事不要急,会有机会的。”

    左晋青点头答应。

    “你受伤了,先养伤,报仇的事情暂时不要提了,你去找6云飞,必死无疑,我已经败在他手上了,我们只能智取。”

    “师叔,怎么智取?”左晋青很想听听这个师叔的想法。

    “漠北中毒了,当今天下,只有我有七星海棠的解药,这就是筹码,我们随时可以去找他们。”

    左晋青意外的动了动嘴唇,想问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

    “师叔,这七星海棠……”

    “不该问的别问!”

    一句话把左晋青噎了回去。

    据他所知,七星海棠早已失传了很多年,这个师叔哪来的解药。

    连毒药都失传了几百年,他竟然毒药解药都有。

    左晋青也不得不怀疑,这个师叔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他什么都不能问。

    他只想尽快养好伤,过段时间,去找6云飞。

    不过,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他的信心不是那么足了。

    连师叔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又能有多少把握呢。

    “别多想了,先把伤养好,剩下的事情再从长计议。”

    李尚浩率先离开了,左晋青跟了上去。

    ……

    第二天早上,6云飞一大早就在阳台上修炼。

    他尝试着检查自己所中的毒药,可是依然处于说不清道不明的程度。

    这到底是什么毒药,至今无解,好在他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去玄月山庄已经事不宜迟了。

    修炼完了,他打电话给从国外赶回来的上官凌。

    “凌哥,调查的如何了?”

    上官凌左天晚上回来的,一晚上没睡,一直在调查那个黑衣人的事情。

    他去医院看过漠北,他誓,一定要找到那几个混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