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728章 动机!

第728章 动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个叛徒死了,死有余辜。

    玄月山庄不会护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但是此事的不同寻常之处,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三楼的阳台上,三人相对二站。

    谭松直接开口问6云飞:“6先生,这事你怎么看?”

    “谭先生你的意思呢?”这不是踢皮球,而是6云飞想知道玄月山庄对此事的态度。

    “录音,服毒自尽,两方面已经证明,是杜立雄将消息泄露给那个黑衣人的,不需要怀疑。玄月山庄的态度一贯明确,我们不会纵容一个叛徒的存在,此事待我回到玄月山庄之后,我会亲自向我哥说明的。”

    谭松表明了态度,6云飞清楚了:“谭先生,事情或许不会那么简单。”

    “你的意思是?”

    “你想过没有,他为什么要告诉那个黑衣人,东西是假的?动机何在?杜立雄不可能无缘无故干这事。”

    说得对啊,杜立雄一定会有自己的动机。

    谭松和程维高对视一眼,事情来的太突然,他们两个都没往这方面去想,杜立雄的动机不好去猜。

    谭松实话实说:“老实说,一时半会,我也不知道,杜立雄的动机何在?死无对证,更难知道了。”

    “或许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要我的命。”

    谭松愣住了:“为什么这么说?”

    “从一开始,杜立雄处处针对我,他通风报信,不过是加深那个黑衣人和我之间的仇恨而已。你们应该还记得,玄月山庄有叛徒的事情,而那个叛徒,是向问天安排的。”

    “杜立雄在玄月山庄的地位很低,只能算是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他是无法接触到七色青龙盘,更不可能替向问天把七色青龙盘偷出来。”

    “谭先生,向问天的卧底,怎么可能身先士卒,把自己的命搭上了。他没那么蠢,好不容易安排的重要棋子,岂会轻易牺牲了。”

    “你的意思是,杜立雄只是小虾米,真正的叛徒隐藏在幕后,遥控了所有的事情?”

    “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可能。”

    6云飞肯定的语气,让谭松忽然间觉得,所有的事情已经说得清楚了。

    6云飞和向问天之间的恩怨,谭松清楚,杜立雄通风报信,加深黑衣人和6云飞的仇恨,符合向问天想办法除掉6云飞的一贯立场。

    更重要的是,黑衣人是左家的人,杜立雄和左家的人,根本就不认识,既然不认识为什么要通风报信呢。

    很明显,6云飞的话,成了唯一的解释。

    “看来,是这样没错,这个叛徒,能让杜立雄这样的青年才俊,心甘情愿去死,可想而知,此人在玄月山庄的地位和实力。”

    不承认不行,玄月山庄不找出这个隐藏的混蛋,将永无宁日。

    晚风吹过,已经是凌晨了。

    6云飞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

    谭松和程维高都沉默了,事情的复杂性,已经出了两人的想象,此事不是能轻易解决的。

    过了会好一会,谭松又想起一事:“刚才杜
魔法师的命运史诗sodu
立雄,临死之前说你快死了是怎么回事?”

    “我中毒了,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什么!”谭松大惊:“怎么会这样?”

    “我帮你看下。”程维高自告奋勇,给6云飞检查。

    6云飞没有拒绝,伸出自己的手。

    程维高给6云飞号脉,足足两三分钟之后,依然没有说话。

    “师叔,怎么样?”谭松迫不及待的问。

    他放开了6云飞的手:“确实中毒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毒,这很麻烦。”

    “这是异能者协会的毒药,当初异能者协会找我前去,以十一枚万灵丹作为报酬,让我和那五个怪物,拿回七色青龙盘。说是交易,其实是阴谋,异能者协会的人,根本不会相信任何人,他们在万灵丹里混合着毒药,为的是在我们六人得手之后,控制我们,让我们乖乖把七色青龙盘交出来。”

    “卑鄙,无耻!”谭松痛骂了一声。

    “不要担心,你跟我们一起去玄月山庄,药老应该有办法。”

    “你是说鬼谷圣雄的药老?”

    “是的,就是他。”

    6云飞听说过药老,当年师父龙百川说过,药老用毒解毒的功夫,远在他之上,他年轻的时候,还亲自去向药老请教过。

    “看来真要去一趟玄月山庄了。”去了玄月山庄,6云飞会想办法把这个叛徒拔掉。

    这是向问天手中的一张王牌,必须除掉。

    谭松没想到事情会变成了这样,他还是有点内疚的:“这事,玄月山庄记住了,以后你有事,随便开口,玄月山庄绝无二话。”

    6云飞笑了笑:“这事以后再说,现在可不是我一个人中毒了,漠北中了那个黑衣人的七星海棠,如果没有解药几乎不可能醒过来了,我可以用医术为他争取时间,可是治标不治本。”

    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谭松开始理解6云飞为何对杜立雄这个叛徒如此残暴,他死有余辜,死不足惜。

    “漠将军这事,玄月山庄会负责到底的。”谭松立即打包票,这事都是因为玄月山庄而起,玄月山庄自然会负责到底。

    “有这句话就足够了,很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该回去了。”

    两人一直将6云飞送到门口,返身回来,谭松叹了一声:“师叔,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是啊,又是一场腥风血雨,6云飞去了玄月山庄绝对会把那个叛徒找出来的。”

    “说的是,他和向问天已经你死我活了,不拔掉这个叛徒,他心里不安。这样也好,我们和6云飞合作,争取把这混蛋找出来。”

    程维高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师叔,七星海棠,失踪了几百年了,从现人间,那个黑衣人到底和左家什么关系。”

    目前为止,所有的事情都还是混沌状态程维高也百思不得其解。

    七星海棠,他自然听说过,也不知道药老有没有办法解决这早已失传的毒药。

    这次的事情,欠龙魂太多了,欠6云飞也很多,只能以后慢慢还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