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727章 叛徒!

第727章 叛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6云飞没有在林家停留,开车离开了。

    林雪儿还是有点担心的:“爸,真没事?”

    “雪儿,去睡觉,这些事情你不用管,你姐夫有能力处理的,如果他办不了他一定会开口的。”

    林雪儿又问了一句:“爸,事情会不会很严重,刚才那个家伙太厉害了。”

    “雪儿,睡觉去!”林华清再次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来了一句。

    林雪儿这才慢悠悠的上楼,刚才在二楼上,她已经用望远镜看清楚了,自己的姐夫把那个家伙打跑了。

    简直是比电影里还要刺激,姐夫那把剑好酷,竟然是软的。

    今天晚上睡不着觉了,不是兴奋的,而是担心。

    那可是你死我活,在刀尖上跳舞,林雪儿她这种温室里的花朵,是无法体会那种严峻残酷的形势的。

    ……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还有一个小时,就是午夜凌晨了。

    一辆玛莎拉蒂,以让人侧目的度,行驶在龙城市的主干道上。

    半个小时之后,6云飞去了谭松一行人住的地方。

    他们已经搬出了酒店,《玄月秘录》到手,七色青龙盘也是安全的,现在的他们住在玄月山庄在龙城市的临时驻地。

    那是一座三层小楼,从外表上和一般的居民楼没什么两样。

    咚咚咚的粗暴的敲门声,打乱了屋中人的思绪。

    难不成又有新情况,或者是那些人卷土从来了?

    开门的是谭松,门开了,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6云飞。

    那冰冷的表情,似乎置身于寒冬腊月:“6先生,你这是……”

    “有事要说,杜立雄呢?”

    “他在呢!”谭松关上门,招呼着6云飞进去了。

    屋中的客厅里,其他三人都在。

    6云飞径直走向,正在的玩手机的杜立雄,飞起一脚,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

    没有防备也也没有任何准备的杜立雄,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飞向那边的地面,手捂着胸口,一咕噜爬起来,怒对6云飞:“你个混蛋,你想干什么?”

    “杀你。”

    两个字不轻不重,不高不低,却力道十足,放佛是心底的呐喊有着千钧之力。

    那声配上那冷峻的眼神,那一刻的杜立雄怕了,他不是傻子,事情恐怕已经暴露了。

    “你疯了!”凭借着本能,杜立雄吼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心虚。

    眼看着情况不对劲,谭松立即开口:“6先生,怎么回事?”

    程维高和王佳尔从那边走了过来,只是碍于此刻情势,一句话都没有。

    “你问他。”6云飞始终盯着杜立雄。

    谭松看向杜立雄:“怎么回事?”

    “二庄主,他疯了,不要相信他的鬼话……”

    嗖!

    杜立雄的话没有说完,6云飞手中的鸣渊已经对准他的咽喉。

    “真的不说吗?”

    宝剑都出来了,谭松就知道事情小不了,可是就算要杀人,也要师出有名。

    杜立雄
都市之剑宗传人帖吧
是玄月山庄的人,岂能轻易让一个外人无缘无故杀了:“6先生,有话好好说,你总要告诉我,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如果他真的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不用你动手,我马上处决了他。”

    程维高也道:“6先生,凡事得有个说法,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没有理会两人的话,6云飞依然盯着对面的杜立雄:“你和那个黑衣人是一伙的,是你给他通风报信,告诉他他得到的七色青龙盘是假的。”

    谭松睁大着眼睛:“杜立雄,说话,6先生说的是不是真的?”

    没有证据,凭借着这小子的两嘴一张,杜立雄不会承认:“二庄主我没有,他胡说,他栽赃陷害,他污蔑。他有证据吗?不可能凭借着他一句没有任何根据的话,就定我死罪吧,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谭松有点为难了,这确实是6云飞的一面之词,什么都判断不出来:“6先生,你看这事……”

    “这是你要的证据!”

    6云飞拿出手机,播放了一段,刚才在林家门前,他和那个黑衣人的对话。

    放完了,6云飞冷冷的看着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谭松也吼了一声:“杜立雄,你还想狡辩吗?”

    程维高也怒了:“杜立雄,你为什要这么做?”

    面对三人的质询,杜立雄依然在狡辩:“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黑衣人,是他故意这么说的,另外,这录音谁知道真的假的,如果是6云飞随便找人录的录音呢,这还不简单吗?”

    谭松对杜立雄最后一点恻隐之心也没有了:杜立雄,你还在狡辩,那黑衣人为什么要栽赃你?你只是玄月山庄的一个普通人,你在江湖上很有名吗?难道谁都认识你吗?有因必有果,到现在了你还在睁眼说瞎话。”

    “二庄主,我没有啊!”死扛着狡辩成了杜立雄唯一的护身符,他自然会牢牢抓着不放。

    “杜立雄,你闭嘴……”程维高也听不下去了:“你把所有人都当成三岁小孩子吗?”

    “我……啊……”

    鸣渊瞬间而出,杜立雄的右手已经被砍下了。

    “杜立雄,你再不说的话,我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切下来。”

    谭松和程维高惊呆了,他没想到6云飞竟然如此狠辣。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生了,他也无能威力。

    不成人样的杜立雄,任鲜血喷洒着,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流下。

    终于,在极限的痛疼中,他坚持不住了:“是我,是我干的。”忽的他狂笑一声:“6云飞,你快死了,哈哈哈……”

    大声笑完,口中吐出鲜血,整个人倒了下去。

    程维高马上检查了一下地上的杜立雄:“二庄主,他中毒自杀了。”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清楚了,他叹了一声::“6先生,师叔,去烟台上谈吧,佳尔,你把尸体处理了。”他不想看到这血腥的一幕。

    王佳尔已经吓傻了,6云飞的残暴出了他的想象。

    另一方面,他也无法接受多年的兄弟,竟然是背叛玄月山庄的叛徒,可这就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