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702章 血洗左家(二)

第702章 血洗左家(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没有实力的人,注定成为一个死尸。

    一个倒下了,两个三个接连倒下。

    左晋阳躺在地上,在脖子上有很明显的伤口,鲜血流了一地,眼睛依然是恐怖的睁着。

    十几个人,转眼之间,就剩下了包括左天在内的五个人。

    左天有实力,但只是传承左家的家传功夫,没有在宗门学习过,实力比自己的儿子稍微强一点。

    眼看着韩家人一个个倒下,愤怒已经占据了左天的全部。

    “6云飞,去死吧。”狂暴的怒吼一声,左天带着剩下四人,围攻6云飞。

    鸣渊宛如夺命的鬼魂,顷刻间将另外四个人全部吞噬了。

    就剩下了左天一人苦苦支撑,6云飞的实力强大的乎想象。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天的左家损失惨重,他甚至有点后悔,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事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

    额头上已经冒汗的左天,怒喝着冲来。

    6云飞的嘴角掠过一丝浅笑,鸣渊顺势而出。

    早已经落於下风的左天,和他的儿子一样,接连后退。

    剑影刀光,稍纵即逝。

    6云飞持剑向前,鸣渊剑剑势威猛,在刚柔并济之中,软硬结合,6云飞一剑刺出,左天挥剑迎击。

    鸣渊击中他的剑刃,鸣渊的剑尖迅弯曲,朝着相反的的方向,嗡的一声出轻响,直奔左天的咽喉。

    大惊之下的左天,匆忙向后躲避。

    砰!

    趁此良机,6云飞凌空一脚,正中左天胸口,

    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向那边墙壁,跌落地面,宝剑掉在一边,鲜血喷了出去。

    “爸!”左晋云焦急的吼了一声,在腿上点了几下,勉强止住鲜血,纵身一跃,企图从背后给6云飞破空一剑。

    对左天已经攻击完成的6云飞,不存在腹背受敌的危险,悠然转身,鸣渊朝上,直抵凌空而来的左晋云。

    铿锵!

    宝剑相撞,左晋云这一剑没有占到便宜,反而震得他握剑的手不断麻。

    左晋云落地之时,因为腿被6云飞刺了一剑的缘故,站立不稳,单膝跪地,止住的鲜血又往外不断的流着。

    6云飞没有理会蹲在地上的左晋云,呼啸的鸣渊到了他眼前。

    脸上扭曲变形的左晋云挥剑迎击,勉强和6云飞战在一起。

    由于受伤的缘故,左晋云的度,明显比6云飞慢一个档次。

    蹡踉一声,左晋云手中的宝剑掉在地上。

    6云飞击中了他握剑的手腕,几乎已经废了。

    廋!

    仅仅是下一刻,鸣渊在空中呼啸而过,辞不及防,已经没有的一战之力的左晋云的左手,直接离开肩膀,飞出几米远的距离,落在那边的绿化带。

    左晋云撕心裂肺的声音,在整个左家响起。

    胳膊上的巨大血口,恐怖的冒着血花。

    “晋云!”

    已经爬起来的左天,咬着牙,持剑攻向6云飞。

    6云飞迅转身,鸣渊一连串的攻击之后,锋利的剑刃,划过了他的咽喉。

    “爸!”

    脸色煞白毫无血色的左晋云怒吼了一声。


一念成丹最新章节


    “左晋云,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对一个女人如此残忍,左家有今天全是你咎由自取。”

    左晋云痛苦的脸上,早已经扭曲到了极致:“6云飞,青云宗不会放过你的,左家在外的天才不会放过你的……”

    “好啊,我等着。”

    闪着寒光的鸣渊,带着无尽的寒意,贯穿了左晋云的咽喉。

    到死的他眼睛都是睁着的,他确实死不瞑目。

    他不明白,6云飞为何会如此厉害,他更不明白,自己堂堂青云宗的弟子,为何会死在一个无名之辈手上。

    该死的人都死了,左家其他的人都是无辜的,老人,妇女和孩子,6云飞没有动他们。

    他走进屋中,抱起了躺在地上,已经晕死过去的白灵,飞离开了左家。

    开车直奔医院,医生马上将她推进了手术室。

    足足一个小时之后,医生出来了,他很欣慰的告诉6云飞:“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

    “医生,你们辛苦了。”

    目送着医生离开,6云飞长出一口气。

    他给白灵检查过,她只是失血过多,手上的伤没有问题。

    又等了几分钟,护士出来告诉6云飞,白灵已经醒了。

    6云飞走进病床,白灵躺在床上眼睛是睁着的:“你……没事吧……”

    第一句话,竟然是问自己有没有事。

    6云飞有点莫名的心酸,有点哭笑不得,却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

    “你是sb吗?都这样还管我干什么?”

    白灵笑了:“能骂人就好,你应该没事。”

    “确实没事了,你安心的躺着,什么都不要想。”

    白灵点了点头,确认6云飞没事,她也放心了。

    手机响了,是漠北打来的。

    和白灵交代了几句,6云飞离开了医院。

    坐进车里,他接通了漠北的电话:“6云飞,你怎么搞的。”

    “北哥,怎么了?”

    “你闯了大祸,你知不知道。”

    “左家的人很有背景吗?”

    漠北气的吐血:“你真把自己当成天王老老子,可以无法无天的杀人了。”

    “他们该死。”

    “全天下的罪犯都该死,你怎么不去把他们全都杀了。他们该死,你杀了他们,还要警察干什么。”

    “我可以应付的。”

    漠北忽然间加高了声音:“应付个鬼啊,你以为这仅仅是警察找你的事情。”

    “不然呢。”6云飞有了点不好的感觉,北哥是个不轻易火的人,看来这次事情确实闹大了。

    生气没用,着急没用。漠北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你知道琅琊阁是干什么的吗?”

    “上次我问你,你没说。”

    “那是时机不到,现在我告诉你,琅琊阁是龙魂的顶头上司,龙魂一般处理普通的事情,或者国外的威胁国家安全的事情。而琅琊阁,一直以来是捍卫华夏安全的最高机构,主要针对的是国内的各大门派和各路武者,以及国外的各路高手,不能在华夏闹事。现在你倒好,一口气干掉了左家的所有人,这不是警察的事情了你懂吗?你已经触动了琅琊阁的底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