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674章 连环套!

674章 连环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的陆云飞笑着看着他们:“该死的是你们。”

    “不可能,哪来这么多人?绝对不可能。”何文瀚还不想承认失败的事实。

    准备了那么久,所有的一切都在谋划之中,眼看着胜利在望,却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

    他不服,为什么会这样?

    “没什么不可能,何文瀚你的死期到了。”

    左宗元不同,他可是久经战阵的老江湖。不会轻易认输:“陆云飞,你以为你赢了吗?”

    “是的,我赢了。”

    陆云飞很肯定的重复了一遍。

    “哈哈。”左宗元大叫一声:“暗中还有我安排的狙击手,你要是敢动一下,马上打爆你的脑袋,陆云飞,撤出你的人,立刻,马上。”

    果然不愧是自己的舅舅,竟然还留有后手,何文瀚同样开口:“陆云飞,听见了没有,马上让你的人离开。”

    “左先生,你这是谈判还是命令?”

    “谈判又如何,命令又如何?”还有一张王牌在手的左宗元,底气不是一般的足。

    砰!

    枪响了。

    左宗元旁边的一人倒了下去,那人被一枪爆头。

    “左先生,谈判又如何?命令又如何?”

    陆云飞原话奉回。

    左宗元动了动嘴唇一句话都都没有,他看清楚了,子弹是从那边酒店里飞出来的,那是他安排了狙击手的位置。

    完蛋了,陆云飞已经把所有的狙击手干掉了。

    那一刻的左宗元,万念俱灰,他想不通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他不信陆云飞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洞悉一切事情,提前安排好了几乎所有的事情。

    “陆云飞……你……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动计划的?”

    “左先生,还有必要吗?如果你想说,你不知道我怎么办到的,你就死不瞑目,那我就让你死不瞑目。”

    决绝的话,配合着陆云飞强大的气场,左宗元如同一个频死的囚犯,连最后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左宗元的表现,何文瀚看在眼中,完了,彻底完了。

    左宗元的话,已经给所有的事情,画上了休止符。

    可是,他不想死:“舅舅,舅舅,怎么办?”何文瀚使劲摇晃着左宗元。

    左宗元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压根不动一下。

    大势已去,他没有任何办法,成王败寇就是这么残酷。

    “若曦,过来。”

    陆云飞朝秋若曦伸出了手。

    “陆云飞,老子和你拼了。”何昌明还算有点匹夫之勇,他知道今天的一切全都完蛋了,迅速拿出匕首,在陆云飞开口之前,单手楼着秋若曦的脖子,匕首顶在她的咽喉处:“陆云飞,不要过来,马上让你的人离开,否则我杀了她。”

    “何昌明,你也配威胁我。”

    砰!

    一声枪响,一枚子弹击中了何昌明的后脑勺。

    “爸。”何文瀚鼓起最大的勇气吼了一声。

    秋若曦吓傻了,脱离了何昌明的掌控,迅速跑向那边的陆云飞。

    左宗元一声长叹,光有匹夫之勇有什么用。

    要是秋若曦这个女人有用,刚才他早已经抓住她,将她当成自己手中唯一的筹码了。


重装漂流岛sodu


    陆云飞解决了他安排的所有狙击手,自然会在周围安排新的狙击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火力覆盖,单枪匹马的抓住人质,结果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狙击手一枪爆头。

    陆云飞将秋若曦交给漠北,最后一次看着左宗元:“我和百慕大的恩怨不会接结束,早晚有一天我会去找他们的,你先去地狱等着他们一个个向你报道。”

    砰!

    陆云飞手中的枪响了,一枚子弹贯穿了左宗元的脑门。

    剩下一个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何文瀚,他连连求饶:“我错了,你放过我。”

    “废物,你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用。”

    陆云飞举起了自己的手枪。

    “师弟,给何家留点香火吧。”又一个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向问天。

    陆云飞停止了开枪,看着那边的走来的向问天。

    “师兄,是你。”陆云飞故作一脸的惊讶,这个师兄终于出现了。

    向问天的背后跟着水谷康城,他凶狠的目光,全都在陆云飞身上。

    “没错,就是我。”

    向问天走过来,站在陆云飞面前,犀利的目光未曾改变分毫。

    “你和何家也是一伙的?”

    “是也不是,我只要师弟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师弟,今天算算我们之间的恩怨吧。”

    陆云飞不由一笑:“我不是左宗元,也不是何家,你单枪匹马想和我算账,未免太看的起自己了。”

    “不错,我当然不会单枪匹马。”向问天挥了挥手,将近一千人的军人,以坦克开道,在巨大的的轰鸣声中,迅速整个酒店围的水泄不通。

    “师弟,如何?想要和我决一死战吗?”向问天不可一世的背着双手,展示他这上千人马。

    陆云飞脸色脱铁青,一瞬间的变化,以陆云飞的演技足够可以。

    他要为菲尔丁争取时间,估计政变已经开始了。

    只要菲尔丁那边成功了,向问天借用的现任总统的兵力,便失去了作用。

    “师兄,你厉害,我服。”

    “让他们放下武器,暗中的狙击手都走出来吧。”

    陆云飞咬着嘴唇迟疑了一会,挥了挥手。

    外围的几百人放下了手中武器,抱头蹲在地上。

    终于有了机会,原本趴在地上的何文瀚瞬间从一只羔羊,变成了一只财狼。

    “陆云飞,我杀了你。”

    只看见一道黑影,一晃而过,向问天一脚将何文瀚踢飞了:“滚,你也配杀了陆云飞,我的事情还没结束呢,想活命马上滚。”

    捂着胸口,爬起来的何文瀚撒腿就跑。

    不去理会那个垃圾,向问天对百慕大和血十字的那一百多人道:“你们放下武器,也可以滚了。”

    左宗元已经死了,那些人自然之道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一个个前赴后继的溜了。

    解决了那么多人,向问天从新开口:“师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师兄,这个女人是无辜的,让我的兄弟带着她离开,可以吗?”

    向问天扫了一眼,秋若曦和漠北,同意了:“总统已经实行了戒严和军事封锁,现在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一分钟时间,马上从我面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