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673章 你们也配!

673章 你们也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中午的时候,婚礼在五星级酒店的靠近海边的花园里进行。

    来的人不多,客人加起来不到二十人。

    在一阵掌声和欢呼之中,新娘在新娘父亲的陪同之下,从那边走来,

    另一边,一身礼服的何文瀚,笑着看着走来的两人。

    到了跟前,新娘的父亲首先开口了:“我把女儿交给你了,希望你好好对她。”

    “爸,你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何文瀚深情款款的道。

    新娘的父亲放开女儿,走向那边的人群,何文瀚拿出了准备好的戒指。

    他望着面前的秋若曦:“就要成为夫妻了,我会一辈子好好对你的。”

    秋若曦没动,站在那里目光也冷冷的没有任何变化。

    何文瀚抓起她的手,另一只手拿起戒指,缓缓凑近秋若曦:“不管你高不高兴,陆云飞一会就出现了,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他死在你面前的。”

    秋若曦一如既往的表情,压根不在乎这混蛋说什么。

    “来吧,我给你戴上戒指。”何文瀚抬起秋若曦的手,正在把戒指给她戴上去的时候,那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慢着。”陆云飞和漠北从那边走来。

    何文瀚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笑着回头,终于来了。

    所有人都看向陆云飞,两人目不斜视,一路走了过来。

    “陆云飞,你想干什么?”何文瀚明知故问。

    秋若曦有点惊喜,也有点担忧。

    “让闲杂人等都离开吧,今天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吧。”

    “是吗?正有此意。”

    何文瀚向自己的父亲,使了个眼色。

    何昌明从人群中站起来,一脸抱歉的开口:“各位,暂时有点事情,实在抱歉,你们先去休息,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

    主人都这么说了,那些人自然很识相,别人家的事情,他们也不想管,一个个都离开了。

    不多久,整个花园里,就剩下了何家的人,以及陆云飞和漠北。

    “你们真够辛苦的,为了杀了我,如此处心积虑。不累吗?”站在那里的陆云飞,一脸戏谑的开口。

    陆云飞不是傻子,他知道这是个圈套,何文瀚一点都不意外。

    正如同自己舅舅所说的那般,这是个多情的种子。就算知道是圈套,他也会来的。

    这种人一般很有自信,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控,这正是他的最大弱点。

    “既然知道我们处心积虑,你也出现了。”

    “这不正如你们所愿吗?”

    何文瀚笑了:“我不信你是来送死的。”

    “没错,我不是来送死的,我是来给你送终的。”

    何文瀚不想耍嘴皮子:“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是吗?”陆云飞摇了摇头:“我不信。”

    “我信!”

    一个声音传来,左宗元从从那边走来。

    站在离陆云飞两三米的距离,左宗元负手而立。

    “你是?”陆云飞明知故问,还不到说出所有事情的时候。

    “百慕大佣兵军团的人,你应该不陌生吧。”

    陆云飞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我还在一直纳闷,
代行者之证帖吧
何家哪来的这么大胆子,想要置我于死地。”

    “陆云飞,我们之间的账可以算算了。”

    陆云飞耸了耸肩膀:“怎么算,就凭你们。”

    “呵呵。”左宗元不由的一笑:“这个时候了,你还如此猖狂吗?”

    “你错了,这不是猖狂,这叫自信,就凭你们这一群手下败将,一群垃圾,你们也配。”

    何文瀚手指陆云飞当即怒了:“陆云飞,没想到你这么狂妄,今天我会把所有的一切都找回来的。”

    左宗元拦住了,这个脾气暴怒的外甥:“不用废话了。”他挥了挥手,将近一百人的百慕大佣兵军团和血十字的精锐,从四面八方围住陆云飞,每个人手中都是火力十足的枪械,齐刷刷的对准陆云飞。

    “陆云飞,你tm的狂一个试试。”胜券在握,何文瀚胸中的那口恶气,终于出来了。

    “还有呢?”陆云飞笑着看着他。

    那边的何昌明也不淡定了:“陆云飞,何家有今天都是你害的,今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是吗?”陆云飞仅仅只有两个字。

    “是的。”肯定的回答之后,何文瀚一把抓住秋若曦拽了过来:“陆云飞,很喜欢她吗?”

    “关你屁事。”陆云飞没有回答。

    何文瀚不在乎,他看向秋若曦:“告诉我,是不是喜欢陆云飞。”

    秋若曦挣扎了一下,望了一眼陆云飞什么都没说。

    “如果,让你看着陆云飞死在你面前,是不是挺爽?“

    “人渣!”秋若曦终于骂了一声。

    “人渣,我喜欢这个称呼,秋若曦,看来你很满意,让陆云飞死在你面前,今天我成全你。”

    说完的何文瀚怒吼了一声:“动手。”

    一百多人手中的抢,瞄准了陆云飞,正准备开枪。

    “慢着。”陆云飞说了两个字。

    左宗元不耐烦了:“小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总要让我说几句遗言吧。”

    “我可以成全你。”左宗元答应了。

    何文瀚有不同的意见:“舅舅,马上动手啊,以免夜长梦多。”

    “我心里有数。”左宗元将这个外甥的话顶了回去。

    何文瀚无奈,只能继续等下去。

    “看来,左先生你有话要说啊。”

    “把七色青龙盘交出来,我可以让你死的舒服点。”

    陆云飞摊开双手:“天下皆知,七色青龙盘在甲贺流手上,你问我要,这是没事找事吗?”

    “小子,你别废话,我再问最后一次,交不交不出来?”

    “看来,水谷康城也是你的盟友啊。”

    “你终于承认了,好。”左宗元挥了挥手:“动手。”

    “可悲啊,死到临头了,还全然不知。”

    砰!

    枪响了,在这一百多人开枪之前,外围响起了枪声。

    紧接着数百人,吉普车在前边开路,从四面八方冲来,将这一百多人反包围了。

    那数百人,以比他们更强大的火力,对准这一百多人。

    场中的何家人和左宗元,回头看的时候,已经大兵压境,那一刻的他们,只剩下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