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660章 婚礼!

660章 婚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左宗元依然很慎重。

    “这事不能操之过急,必须天衣无缝,也不是我们单独行动,我们还有帮手。”

    帮手?

    有帮手,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提到了帮手,何文瀚不由得想到了向问天:“是向问天吗?”

    左宗元摇头:“向问天现在是缩头乌龟,指望不上了,他也是忌惮陆云飞背后的势力。他在国内,不敢贸然行动,也是理所当然。但百慕大远在国外,所有的行动也在国外,不管陆云飞背后是什么人,无关紧要。至于帮手,你们应该听说过血十字。”

    父子两对视一眼,何文瀚马上开口:“当然听说过,如雷贯耳。”

    “陆云飞杀了血十字的二号人物,还收服了血十字的王牌杀手剑无双。血十字和陆云飞也是不共戴天,但接连几次失败之后,血十字不敢再在国内行动了,但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复仇陆云飞。这次有了机会,血十字自然求之不得。人多力量大,目标相同,两家一起行动,成功的几率也会更高。”

    何文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舅舅,这都行,竟然连剑无双都能策反了,还有他办不到的事情吗?”

    “这算什么?陆云飞能让百慕大佣兵军团和血十字无可奈何,也能让堂堂的向问天焦头烂额,你以为是闹着玩的?”

    这话把何文瀚问住了,他只能道:“舅舅,我服。”

    “马上去准备吧,成败在此一举。”

    何文瀚离开了,开车出门去找秋若曦。

    和每次去秋若曦的办公室一样,没有通报,没有预约,粗暴的进去了。

    甚至没有敲门,径直走过去,坐在秋若曦对面:“我们聊聊吧。”

    秋若曦已经习惯了,她只会把面前的何文瀚当成空气:“有事就说。”

    “我们结婚吧,十天之后旅举行婚礼。”

    突如其来的话,让秋若曦愣在了那里。

    谈不上失望和意外,本来他们已经订婚了。

    可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意外,没有害怕,只有恶心。

    和这样一个人生活一辈子,或者形同陌路的在一起生活,她宁愿去死。

    “如果你决定了,就这么办吧。”没有选择权的她只能被动的接受。

    何文瀚很满意:“我以为你会反对呢。”

    秋若曦抬起头,灵动的双眼盯着那边的何文瀚:“何文瀚,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白,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你何必还要装腔作势呢?”

    这一次的何文瀚出奇的没有愤怒,没有生气,仅仅只有可有可无的笑容:“好,我不说了,你准备一下吧,婚礼的举办地点在国外,不会高调的大摆宴席,双方的亲朋好友出席足够了,你没意见吧?”

    “我没意见,你自己安排吧。”

    何文瀚不会去在乎这个女人的冷漠,在他眼中,这个女人只是他除掉陆云飞的工具而已。

    什么结婚,什么婚姻,充其量只是一场游戏。

    “到时候我通知你。”罕见没有发火的何文瀚站起来离开了。

    无心工作的秋若曦放下手中的笔
神武霸帝笔趣阁
叹了一声,犹豫良久,还是拨通了陆云飞的电话。

    “晚上有时间吗?”

    “你找我,任何时候都有时间。”

    “晚上见一面吧。”秋若曦没有多言挂了电话。

    此时的陆云飞,正在配置质量更高,效果更好的化妆品配方。

    这一次的效果和质量,将是之前的几十倍不止。

    他已经想好了,除了化妆品之外,还有丰胸,减肥,壮、阳,每一个都是几百上千亿的大市场。

    他相信,有了这些产品的助力,他将以最短的时间缩小和向问天之间的实力差距。

    实力包括两方面,自身实力和你所拥有的资源。

    陆云飞的自身实力,一直在提升之中。

    如果空有实力,只能是吕布和西楚霸王这样的莽夫,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陆云飞不仅仅只是杀了向问天,还要把他所拥有的一切全部吞并。

    他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这样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

    谨慎起见,左宗元还是联系了向问天。

    结果才知道,这家伙竟然在龙城市。

    他和向问天之前就认识,为了对付陆云飞,之前也曾有过多次交流。

    此番再次见面,两人再次站在同一阵线上。

    向问天在他的秘密别墅里见到了左宗元,对这个家伙,他不需要怀疑,陆云飞和百慕大之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向问天没理由去怀疑这个家伙。

    “左先生,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简短的开场白之后,向问天让人端上来一杯茶。

    “向总,你也挺让人意外,依然在锲而不舍的和陆云飞你死我活。”

    “不瞒你说,在这个小子身上,我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以他的能力,不用怀疑,等他翅膀硬了,我们早晚会站在对立面上,这是由各自的利益决定的,而非仇恨。在这小子还没有形成气候之前,将他扼杀在摇篮里,才能保证未来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以陆云飞的实力,左宗元丝毫不怀疑这话。

    “向总,我准备对陆云飞动手了,有没有兴趣一起干。”

    向问天想都没想直接答道:“只要是对陆云飞行动,我都有兴趣。”

    “好,这次,他跑不了了。”

    左宗元将自己的计划说了。

    “国外是个不错的选择,婚礼的那天我一定会去的,不过,百慕大这次志在必得,我不便和你们一起行动,这次要分开行动了。”

    “向总说的那么委婉干嘛,想要坐山观虎斗,借我们的手杀了陆云飞就直说啊,还拐弯抹角的。”

    向问天哈哈一笑:“没有,我们目标相同,还用在乎那么多细节吗?杀了陆云飞才是关键。”

    左宗元确实不想计较:“向总,你明白这一点就好,具体的事情我们再商量,一切都可以谈。”

    “我还能给你找个友军。”

    左宗元皱了皱眉:“友军?”

    “扶桑甲贺流。”

    左宗元听向问天提过七色青龙盘的事情,甲贺流的人被陆云飞坑惨了,他们不报仇那才叫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