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636章 落花有意水无情!

636章 落花有意水无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傅晓妍一下子慌了,脸撇岛一边:“放开。”

    陆云飞自然不放:“我怎么感觉你怪怪的,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没有,哪敢对老板有意见。”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

    “放开啊!”傅晓妍没动。

    陆云飞托着她的下巴,让她面对着自己。近在咫尺。

    “到底怎么回事?”陆云飞又问。

    傅晓妍局促的想死,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多人看着呢:“你放开,这里是公众场合。”傅晓妍拼命低下头。

    “不对。”陆云飞将她的脸抬了起来:“以前不是这样的,一定有事,赶紧说。”

    “没事,你别胡乱猜想,真的没事。”她接连重复了两遍。

    “不说,我亲了。”陆云飞加重了语气。

    傅晓妍挣脱不开,一直低着头,那么多人看着,欲哭无泪,或许是真的急了忽然间她含泪的双眼看着陆云飞:“你想知道什么?你让我说什么,管好自己的事情吧,我们是上下级关系,陆总你放尊重点。“

    那一刻的陆云飞愣住了,在他愣神的时候,傅晓妍一把推开他站起来,迅速离开了。

    陆云飞没有去追,一个劲的纳闷,搞毛,老子什么没干啊,这就哭了。

    嘘……

    一声清脆的口哨声音,打破了陆云飞的沉思。

    萧何吹着口哨,从那边走过来坐下,拿起筷子,吃的不亦乐乎:“好小子,你太没良心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不请你师兄吃饭的,请一个女人吃饭,你真行啊。”

    陆云飞还是愣着没说话,依然在想着刚才的事情、

    “小子,愣个屁啊,这你还不明白吗?让我这个情场老手告诉你傅晓妍到底怎么了,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陆云飞终于抬起头,看着对面的萧何:“你是说,傅晓妍爱上我了?”

    “这还用说吗?在她不知道你和林慕瑶的关系的时候,一切是不是正常的?你们的关系在那时候,就变了。傅晓妍是个很优秀的女人,爱上了你这个情场浪子,你订婚了,和林慕瑶在一起。作为一个自尊自爱的女人,傅晓妍能做的,只有控制自己,和你保持最纯粹的上下级关系,不想和你走的太近,也不想和你聊私事,怕控制不住自己。”

    草,自己确实有点迟钝,忙的忘了。

    “看来真是这样。”

    “你该想想怎么办了?”

    陆云飞沉默了,过儿会道:“师兄有什么建议?”

    “能有什么建议,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萧何自顾自的吃着没有理会。

    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陆云飞暂时把这事情放下了。

    他和萧何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师兄,接下来有什么想法。”

    “继续韬光养晦,提升实力,以你的速度,半年足够了,半年之后就是向问天的死期。”

    萧何还是挺感叹啊,这小子的成长速度,完全出乎预料。

    他的每一步都无比坚实,每一步都能完美的完成,师父的话很对,杀了向问天非陆云飞莫属。

    “不过,徐家的事情是个麻烦,对方那些人早
以嫡为贵无弹窗
晚会卷土重来,以我估计,这些人既然能调动七十二洞天,云来峰,还有合欢宗这些响当当的门派,背后的事情不会小。徐有容这娘们家的事情,你又不能坐视不管,你要做好准备。”

    陆云飞确实要好好想想了。

    说到底这事和他有关系,不能袖手旁观。

    比较麻烦的是,那些人不是一个人,打死一群,又来一群,更不知道那些人的背后是谁。

    “师兄,你继续吃吧,账我结了。”

    陆云飞离开餐厅,到了餐厅外边,刚准备坐进车中,嗖,不知道一个什么东西,凌空飞来

    陆云飞两指夹住,力道很轻,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飞镖,飞镖上绑着一个小纸条。

    陆云飞四周看了看,到处都是人,想要发现是谁扔出的这东西,已经不可能了。

    他打开纸条,上边只有一句话:七色青龙盘在107国道往东八十米的小木屋。

    什么鬼?

    竟然是送信的。

    陆云飞第一反应这是个圈套,谁这么好心,会告诉他如此重要的消息,天上掉下来最多的都是陷阱,而不是馅饼。

    世界上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陆云飞坐进车中。马上给田野打了个电话:“怎么样?调查的如何了?”

    “暂时一点消息都没有。”

    “好吧,只能慢慢找了。”

    没有消息,要等到何年何月,那些人已经跑了也说不定。

    挂了手机的陆云飞,抱着那仅有的一丝希望,想去看看。

    就算是陷阱,他也要去确定一下。

    做好了决定,陆云飞开车去了龙城市郊外的107国道。

    天已经黑了,陆云飞将车停在隐蔽的地方,借着夜色,抄小路进去了。

    远远的能看见小木屋里的亮光,那里确实有人。

    陆云飞慢慢摸了过去,从窗子里往里边看去,有四个人。

    四个人围着一张桌子,正在玩牌。

    方圆几百米之内,陆云飞已经感应过了,没有埋伏。

    没有来之前,所忌惮的陷阱和天罗地网,难道这伙人真的是那些偷走七色青龙盘的人?

    陆云飞的目光在屋里仔细搜寻了一遍,没有发现七色青龙盘的踪影。

    不管了,先进去看看,看看能不能从这些人口中掏出有用的东西。

    砰!

    陆云飞一脚撞开了门。

    屋中的四人一愣,其中一人操着嗓子吼了一声:“你tm的谁啊?”

    陆云飞一句话都没说,一脚飞走一个,又是连续三连击,四人倒了一地。

    这个时候陆云飞才说话:“七色青龙盘在哪?”

    “那是什么?没有听说过。”

    砰!

    陆云飞一脚踢飞地上的椅子,砸向其中一人,那人直接晕死了过去。

    “还有三次机会,说。”

    “我们真不知道啊……”

    那人的的话还没说完,陆云飞直接抓起一人,砸向那边墙上,木板的墙壁,整个房间都在震动。

    那人躺在地上不动了,剩下两人完全傻了,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