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603章 来势汹汹!

603章 来势汹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有吃的陆云飞自然来者不拒:“那我就不客气了。”

    到了饭点,客厅里的桌子上,陆云飞和两个老家伙相对而坐。

    酒是少不了的,正宗的燕京二锅头。

    陆云飞的酒量不好也的不坏,这两个老头都是酒鬼啊。

    三人端起杯子,都是一饮而尽。

    “燕京有很多好地方值得去转转,你媳妇商业上的事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一声就成。”周云鹤挺大方,他这么做也是不想让陆云飞往自己身世那边去想。

    此事能拖则拖,走一步看一步。

    对目前的陆云飞来说,他还是很危险。

    徐家的事情在那天晚上之后,不会消停,对方还会有行动的。

    如果真有事,陆云飞自然会开口的:“周老,那是自然,有事肯定找你啊。”

    周云鹤继续道:“燕京不比别的地方,俗话说,在燕京随手扔出砖头,都能砸到三个官,这里可是龙湖之地,你小子悠着点,游山玩水就行了,别惹事。”

    “那怕啥?不是还有周老你和高前辈吗?我就是把燕京拆了,你们也能摆平。”

    周云鹤哈哈一笑:“那你拆了试下。”

    陆云飞笑着举杯,三人再次一饮而尽。

    ……

    一天的时间的一晃而过,短短一夜之间,燕京第四人民医院的事情,迅速传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的,会议室现场的照片都被发上去了。

    中医,韩医,对决交流,惨败,不堪一击,这么多刺眼的字词,迅速在网上炸锅了。

    那可是温太医的儿子,竟然输给了棒子,不仅输了,还输的很窝囊,几乎一败涂地。

    李长河当时在现场说的话,也被人以文字的形式,发上网,无数人气的牙痒痒,又无可奈何。

    作为一个失败者,这样哭过必须吞下。

    一时间所有的矛头,指向了温太医,很多人都认为,儿子输了,自然是当老子的没有教好。

    一个小小的棒子,竟然给了他机会,在燕京撒野。

    更有甚者指名道姓,让温太医将此事负责到底。

    事情到这里,还没完。

    在同一时间,南韩准备将韩医申请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新闻,在网上传开了。

    这一次不是媒体为了吸引眼球的杜撰,而是南韩致命的中医大师,被称为国师的崔玄哲,已经通过媒体公开发声,不久之后,他就会去华夏,为韩医非物质文化的申请造势。

    表面上,冠以交流会的名字,但谁都知道他此行意味着什么。

    从网上最典型的发言,可见一斑:

    “棒子这是想大白师父,以此证明,所谓的韩医,才是最优秀的。”

    “无耻至极,连国旗都用中国八卦的人,还能说什么。”

    “这个世界上,最无耻的莫过于棒子了。”

    “还国师,来就来吧,温太医你这次可不能让人失望。”

    ……

    新出现的情况,让所有人放下之前的怒火和成见,枪口一致对外。

    所有人只有一个想法,温太医赶紧出手,教训那个屁的国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笔趣阁
师,告诉棒子,你大爷就是你大爷。

    千言万语,抵不过实际行动,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声音,都在呼吁温太医出手。

    此时的温太医皱着眉头,坐在家里的客厅里一言不发。

    事情已经不是之前那么简单了,现在所有的压力都在他身上。

    “爸,你怎么了,这不像你。”旁边的温玉豪,有点无法理解这个父亲了。

    作为工公认的华夏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什么时候这么凝重过。

    “老三,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估计这都是之前策划好的。李昌河打前站,壮大声势,撩拨公众情绪,这么一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了。结果不能有任何差池,一旦输了,你想过后果吗?”

    老三温玉豪纳闷的直摇头:“哪有你这样的,未战先怯,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一个崔玄哲,你就怕了。”

    这个儿子还是不长进啊,温太医叹了一声:“老三,你大哥=输了,就能看出一点端倪了,崔玄哲岂能是等闲之辈。再者说了,我必须要有百分之百的把偶才能出手,哪怕只是有百分之之九十九的把握,也有可能输了,但这次的事情,根本不允许输,我这么你明白了吗?”

    老三温玉豪不傻,这次的事情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赢了。

    没有百分之百的把偶,都有可能出现意外,一旦出现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温玉豪终于有点理解。这个老爸为何如此谨慎了。

    “爸,那咋办,谁也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算再厉害的人,也有可能那万分之一的机会出现意外。”

    温太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行的话,我不出战了。”

    温太医负不起输了之后的责任,无论如何他窦不可能也百分之百的把握。

    如果因为自己输了,让南韩把韩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申请成功了,他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这样的后果,他实在承受不起。

    三个儿子都不言语了,这事就这么严峻。

    ……

    林慕瑶见客户谈生意去了,林子墨跟着,关键的时候,他能发挥关键作用。

    陆云飞一个人待在酒店,只要有时间他都在修炼。

    或者出去转转,燕京的天空,这几天格外的好,地处北方的燕京,头顶带太阳不像南方那么火辣辣的刺眼。

    不得不说燕京的妹子都好水灵,看起来十分惹眼。

    两天的时间陆云飞都是这么读过的,也不知道媳妇的生意谈的顺不顺利,但愿一路畅通无阻,尽快回盐龙城市。

    第二天的下午,燕京国际机场,十几个人从机场走了出来。

    他们说的都是不用说是韩国人了,为首其中之一正是柳承敏,

    另一人是号称南韩国师的崔玄哲,两人在机场门口分开了。

    “催老,我去一趟中州,事情办完了,我会尽快赶过来的,差不多要一两天的时间。”

    只听崔玄哲道:“没事,你尽管办你的事情去,此事不急,目前来看,温太医要当宿头乌龟了。”

    柳承敏朗声一笑:“温太医见了你也得俯首称臣,缩着脖子做人,这就是催老你的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