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601章 名师高徒!

第601章 名师高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次有机会,陆云飞也想去燕京看看。

    为以后做准备,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进军燕京了。

    两天之后的早上。一行十几个人,坐上了去燕京飞机。

    飞机的头等舱里,林慕瑶坐在他旁边,提前开始了约法三章:“去燕京,第一条,一切行动听指挥,老婆的话就是命令。第二条,凡事不要冲动不能惹事。第三条……”林慕瑶顿了一下:“目前就这两条,剩下的没想好。”

    陆云飞当即道:“遵命。”

    “态度不错。”林慕瑶轻松的笑了,带上这家伙,心里就是安心啊。

    “姐,你应该再加一条,和漂亮的女人单独出去,要提前请示。”另一边的林子墨适时来了一句,。

    “我去,你个叛徒,早知道不带你出来了。”带上林子墨,有她协助自己的姐姐,自然无往不利。

    陆云飞也有心继续锻炼她,为以后做准备。

    林子墨贼贼的一笑:“两码事啊,我帮理不帮亲啊。”

    “子墨这条说的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这是第三条。”

    陆云飞有气无力的倒在林慕瑶肩膀上:“不活了,以后日子难过了,我当和尚算了。”

    姐妹两相视一笑,不再言语。

    ……

    “周老,陆云飞去燕京了。”

    陆云飞他们坐飞机刚走,田野马上把这事报告给了周云鹤,

    “他来燕京干嘛?”此时人在燕京的周云鹤确实挺意外。

    “林慕瑶去燕京公干他不放心,当护花使者去了,他说他趁机休息几天,陪老婆游山玩水。”

    如果真是这样,周云鹤多少有点放心了:“行了,你继续调查独孤梦的下落,既然他来燕京了,这小子交给我。”

    挂了电话,周云鹤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高羽良:“师弟,那小子来燕京了。”

    “来干什么?找身世?”

    “不是,他什么都不知道,到哪找去,他陪着老婆公干的,他怕燕京水深不放心。”

    高羽良吸溜了一声:“师兄,你担心什么?”

    “这个世界上,冥冥之中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要是他们父子两碰到了……“

    高羽良不由的笑了:“师兄,你真会瞎想,已经十八年了,就算是父子两遇到了,那也是擦肩而过。再者说了,陆云飞随他妈,不像他爸,哪能有那么巧的事情。还有,陆家是什么家族,那是整个华夏真正的巨无霸家族,他们是什么层面的人,以林氏集团林慕瑶目前的人脉还碰不到陆家那个层面的人,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高羽良的话,还没完:“退一万步说了,就算父子两碰到了,他爸能不管陆云飞死活,放你的心吧。”

    高羽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心里淡定如初。

    “但愿如此吧。”世事难料,该来的都会来,强求不得,周云鹤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

    几乎同一时间,温家有了最新的消息。

    南韩国师没有来,国师的徒弟打前站来了。
超幻想具现小说5200


    燕京第四人民医院的巨大会议室里,今天足足有上百人,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原因无他,华夏和南韩年轻一辈的医生,今天在这里有一场小规模的对决。

    南韩国师的徒弟李昌河,对决大名鼎鼎的温太医三个儿子中,实力最强的老大温玉华。

    这一场名义上的交流会,吸引了现场上百人的围观。

    可就在这种占尽天时地利与人和的情况下,温玉华输了。

    现场的所有人无不哀声叹气,竟然输了,那可是温太医的大儿子,家学渊源,年轻有为,自身的医术在同龄人之中,也是无可争议的佼佼者。

    这样一个众望所归,杰出的年轻医生,就这么当着一百多人的面,来了一场惨败。

    与其说温玉华实力不济,不如说国师的徒弟李昌河强的太多。

    所谓的比试,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两国年轻医学工作者的交流会。

    李昌河拿着自己老师的拜帖,在昨天亲自登门,提出要和温太医的儿子,来一场正大光明的对决。

    对方已经出招了,温太医不得不接着。

    原本还想着,自己的儿子能赢,结果却让他大跌眼镜。

    不仅输了,而且是一场惨败。

    两人比试的是,中医最基本的望闻问切。

    在医院里随机挑选了一百个各式各样的患者,在不借助仪器的情况下,通过望闻问切的方式,诊断出这些人的症状和病因。

    结果,一百人中,温玉华只成功诊断了三十七人,而李昌河成功诊断了八十二人。

    谁胜谁负,孰优孰劣,高下立判。

    甚至不需要在场的所有人宣布结果,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会议室的上百人,一言不发,太丢人,竟然输了。

    脸上最挂不住的自然是温太医,他有太医的称号,在整个华夏大名鼎鼎,他的儿子竟然输了,这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

    当事人温玉华也是沉默的,都是他的错,都是他技不如人,才有了今天这种尴尬的局面。

    老爸的面子,几乎都被他丢尽了。

    相比于这上百人的死气沉沉,胜利者李昌河以他流利的中文缓缓开口:“在坐的诸位前辈和同僚,我侥幸赢了,实在很荣幸。我今天奉师命而来,不为别的,只想为韩医证明。在华夏还多人眼里,韩医完全就是中医,不过是换个名字而已,说我们南韩的人无耻。我不服。没错,韩医来源于中医,也吸收了中医的精华。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有自己的发展,在独创性方面早已经独树一帜。刚才的比试就是明证。这么多年中医故步自封,不思进取,一直在没落。东边不亮西边亮,韩医却在茁壮成长。一个在上升,一个在衰落,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如同刚才那般,在我眼中,中医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未来必然是属于韩医的。”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刚才这番话,就是赤果果的打脸,让现场的每一个中医的医务工作者,无名火起,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他们输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