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575章 冷飞燕的师父!

575章 冷飞燕的师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一番话,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尤其是沈文康,如今的他连辩驳的力气都没有了。

    所谓的话语权,都在强者手中,没有实力作为后盾,没几个人会去听你说什么。

    沈文康很清楚,如今的他,任何话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行动失败,最后这二十多人,继续动手,照样是这小子的剑下之鬼,没有第二种可能。

    这小子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想象的范畴,他也更不清楚,用什么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

    罢了,已经一败涂地,沈文康已经不会有任何幻想了。

    “陆云飞,你赢了,我只有一个请求,放过剩下的二十多人。”已经心如死灰的沈文康,留下了最后的遗言。

    “我可以让他们离开,现在可以滚了。”

    二十多人看向沈文康,沈文康挥了挥手:“走吧。”

    二十多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离开了。

    他们没有回头,径直从徐家的大门转身离去。

    陆云飞长出一口气,幸亏这些人顶不住了,否则今天后果难料。

    此时的陆云飞,连续对战了那么久,体力和功力,已经消耗到了极限,面对这二十多人,陆云飞没有任何把握,甚至他已经觉得,胜利的天平,不在自己这边的时候,那些人崩溃了。

    陆云飞也在赌,就差那么一点,要是这二十多人,继续坚持一下,急速冲来,或许真的完蛋了。

    有时候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却阴差阳错的错过了。

    沈文康如此,那二十多人也是如此。

    仅仅因为那一小步,陆云飞再一次赢了。

    “要报仇,尽管来吧。”沈文康闭上了眼睛,在自认为,已经到了绝境,没有了翻盘的机会的时候,他不想再去做无畏的挣扎。

    他只是不明白,原本的大好形势,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样。

    自己死了无所谓,可是搭上了自己儿子的命,他死不瞑目。

    受伤不是太严重的冷飞燕,口中轻喝一声:“沈文康,你死有余辜。”她纵身一跃,手中软剑,从沈文康的咽喉处划过,一道血雾飘飞在凄冷的月光之下,浓浓的血腥味,随着轻抚的晚风,随风而散。

    沈文康死了,到死眼睛都是睁着的。

    或许他真的死不瞑目,为他自己,还是为儿子,抑或是为了隐门,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呼!

    林雨涵长出一口气,事情终于结束了。

    好险,吓死她了。

    怎么回事?

    突然之间怎么手那么疼呢?

    低头一看,徐有容还在死死抓着她的那只手。

    噗嗤!

    林雨涵不禁莞尔,这真的是那个传得神乎其神,让人闻风丧胆的青蛇徐有容吗?

    “喂,徐有容,很痛哎。”

    长出一口气的徐有容,这才发现,刚才一时紧张,很想抓住一件让人心安的东西,没想到竟然是林雨涵的手。

    她赶紧收回了自己的那只手,颇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没注意。”

    林雨涵笑了,今天晚上第一次露出笑容:“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敢说出去,小心我打
开挂抢红包系统无弹窗
你。”

    刚说完徐有容自己笑了:“我也是个女人,只是比一般女人坚强一点而已。”

    “懂得,懂得。”只有近距离接触一个人,真正的了解过她之后,林雨涵才觉得,传说中的青蛇徐有容,首先还是女人,排在第二位的才是那些恐怖的传言。

    ……

    时刻关注着外边动向的徐青麟,收到最新的消息,在长出一口气之外,倒吸一口凉气。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徐青麟百思不得其解。

    “爸,陆云飞的身份很复杂,这事我不能多说。”

    这个儿子刚才宁死不屈,一个字都没说,徐青麟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既然如此,这事我不问了,不过,这以后怎么办?背后那个人既然能指使七十二洞天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他们还会卷土重来的。”

    “爸,走一步看不一吧,担心没用。”

    “那个胡宗元,应该是云来峰的人,他的功夫路数和云来峰一模一样,云来峰来头也不小啊。”

    徐广德只能尽量安慰:“爸,是福不是祸,顺其自然吧。”

    徐青麟轻轻一笑:“我这么大岁数,难道还要让你来安慰我,去休息吧,发生了这么多事,这一天够累的。”

    “好,那我去休息了。”徐广德转身离开。

    ……

    终于报仇了,冷飞燕探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天空:爸妈,你们看见了吗?沈文康死了,女儿为你们报仇了。

    这一刻的冷飞燕,很想哭,却哭不出来。

    只能愣愣的站在那里,手中的软剑仿佛是老朋友一般,时刻守护着自己。

    “回去吧,都结束了。”陆云飞走过去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冷飞燕回头望了一眼陆云飞:“认识你,是我的幸运。”

    冷飞燕不知道的是,陆某人那双贪婪的大手,已经伸向了她。

    这样的一个有着特殊体质的人才,自然不能放过。

    要想个办法,把她弄过来才行。

    不过这事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是吗?我很荣幸。”

    正在冷飞燕正准备说话的时候,空中一道声音传来:“飞燕,私事办完了,公事还没办呢。”

    “师父!”冷飞燕对着漆黑的夜空喊了一声。

    不多久一道黑影,凌空落下,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从院墙外纵身一跃,翻了进来。

    老头径直走向冷飞燕,对其他的人,压根不去瞧一眼。

    “师父,你怎么来了?”冷飞燕恭敬的站在那里打了声招呼。

    “自然有事要办。”

    老头面不改色,没有任何表情。

    冷文燕自然知道师父所谓的事情是什么事,心道坏了,他是为了林雨涵而来。

    陆云飞对战那么多高手,撑到现在,已经是非同凡响了,自己师父那可是深不可测的高手。

    他要带走林雨涵,陆云飞怎能拦得住。

    就算是正常情况下的陆云飞,也仅仅只有一战之力,更何况已经成了强弩之末的陆云飞。

    一时间,冷飞燕担心的不知如何是好。

    以陆云飞的性格,就算他死,也不会让人带走林雨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