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566章 独孤梦!

第566章 独孤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直生活在幸福之中,人生没有大起大落的林雨涵,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的人性到了如此丑陋的地步。

    那可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爷爷啊。

    一个人的性格扭曲到何种的程度,才会如此疯狂,林雨涵实在无法想象。

    那边的徐广茂终于喝完了杯中的茶,慢悠悠的往前走了两步,面向所有人:“你们也看到了,以后徐家就是我的了,你们这些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站在我这边,要么和他们一起下地狱。”

    徐家最重要的二十多个高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有骨头软的马上开口:“我支持你!”

    “先去那边待着。”徐广茂挥了挥手。

    那人走了过去,坐在那边的椅子上,为了活命豁出去了。

    有人投降,便有人效仿,五六个人同样站出来走了过去。

    有叛变的,自然有宁死不屈的,剩下那些人中,一人怒对徐广茂:“徐广茂,你不得好死!”

    “四叔,你这么有骨气,我送你一程。”徐广茂挥手之间,旁边那个戴着面纱的黑衣人,一阵风一样的冲向徐广茂的四叔,剑光闪过,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痕,徐家的老四,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四弟!”

    “老四!”

    “四叔!”

    徐青麟,徐广德,徐有容,这祖孙三人,同一时间喊了一声。

    只可惜已经迟了,人已经死了。

    “畜生,那是你四叔。”徐青麟几乎老泪横流,那是自己的儿子啊,在自己过生日这一天,竟然白发人送黑发人,凶手还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孙子。

    那一刻的徐青麟心如刀绞,一个亲人的死去,一瞬间,他似乎苍老了好多岁。

    “我说了,你们都是我的敌人。”这话不带任何感情,仿佛真的是说给自己的敌人听的。

    “爸。”老四的儿子,想要站起来浑身无力,看到自己的父亲死了,满含着怒火的双眼,带着无尽的仇恨盯着那边的徐广茂:“徐广茂,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没机会了。”

    他再次挥了挥手,那个黑衣人,毫无顾忌的走了过去,手中带血的宝剑轰然出鞘。

    “陆云飞,出手吧,不能再死人了。”徐有容不敢看了,几乎闭着眼睛:“算我求你了。”

    滥杀无辜,早已经超出了陆云飞的底线,只是这事没那么简单,他犹豫了一下,老四已经死了。

    他已经后悔了,应该早点出手的。

    现在徐有容开口了,陆云飞不会迟疑。

    可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来:“住手!”

    黑衣人手中的宝剑停在的半空,一行十几个人从那边过来了。

    徐家那些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徐广茂已经提前处理了,剩下的这些已经中毒了,现在的徐家群龙无首,这十几个人如入无人之境。

    “不要乱杀人。”走过来的正是云来峰尊主胡宗元。

    “胡先生,你终于来了,徐家大势已定。”

    胡宗元点了点头:“很好,剩下的
无敌英雄系统全文阅读
时间交给我,等我处理完了这事,之后徐家的人,你想怎么处置,那是你的事情,只有一条,今天晚上的事情,以及我们合作的事情,你必须守口如瓶。”

    徐广茂那里还敢有半个不字:“我明白。”

    胡宗元说完了,面朝那些还没有离开的二三十人:“今天晚上是我们和徐家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插手,否则后果自负。”

    那些人都不是傻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自然不会言语。

    “徐老,打扰了,徐家的事情,我不会插手,我只是为了了解几件事情而来。”胡宗元马上开口。

    徐青麟已经隐退多年,江湖上的后起之秀,大多数眼都不认识了,眼前这个人陌生的很:“可否告诉我你是谁?”

    “徐老,身份所限,实在不能如实相告,请你海涵。”说完的他,看向那边的徐广德:“徐广德先生,或许你不认识我,但你应该认识独孤梦?”

    纵然徐广德掩饰的很好,可是无法完整的隐藏自己眼中的意外和震惊:“我完全不认识这个人。”

    没错,独孤梦正是陆云飞的母亲,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徐广德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些人已找上门了。

    “徐先生,名人不做暗事,如今的徐家分崩离析,一把火,一把剑,可以将整个徐家彻底毁灭,我想让你开口,那是很简单的事情。你的父亲,你的女儿,你的家人,今天全都在这里。就算你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对千军万马临危不惧,但如果我把刀架在你女儿,你父亲的肩膀之上,你又能坚持多久。自古忠义两难全,徐先生,怎么选择,你自己想想。你不用怀疑,我想让这里的所有人死,那很简单。”

    就算再无情的人,他也是人,是感情动物。

    何况徐广德这样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男人。

    如果真的用自己的父亲和女儿来威胁自己,他知道他顶不住。

    可是另一方面,让他说出当年的事情,就算死他也不会。

    那人说对了,自古忠义两难全,徐广德被逼上了绝境。

    “如果你这样逼我,那我只有自杀这一条路了。”

    别无选择的徐广德,不会轻易说出当年的事情。

    这些人真正的目的,是当年那个婴儿,也就是现在的陆云飞,此事的复杂性,徐广德略知一二,他不会在这时候,将陆云飞推上风口浪尖,甚至遭受他现阶段还无法承受的巨大冲击。

    “徐先生,如果死那么容易,就没有生不如死这个词了。”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镇的要在忠义之间做出选择,徐广德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守口如瓶。

    “广德,人生在世,终有一死,但还有很多重要的东西,需要我们用生命去守护,我死而无憾,徐家这么多人也死而无憾。如果天要灭我徐家,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徐青麟做了最后表态。

    这样的话,更坚定了徐广德的选择。

    “你们听见了,徐家都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要动手尽管来吧。”说这话的同时,徐广德不断看向那边的陆云飞,一抹深深的担忧之色出现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