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都市透视狂医 > 第562章 常识性错误!

第562章 常识性错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话有点过了,可以质问,但不能随意猜测。

    徐青麟老爷子看了一眼这个孙子:“说话还是要讲证据的,作为徐家第三代的长子,你怎么不长进呢?”

    这话已经很重了,被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徐广茂也只能咽下这口气。

    压抑到极致之后就是爆发,徐广茂知道这一刻已经不会太远了。

    “徐老,既然有人不信我,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不仅知道你的旧疾,还可以帮你彻底根除。”

    这话一出口,最先不淡定的是温太医:“年轻人,差不多在十五年前,我已经给徐老治疗过了,十五年没有发作,刚才我已经检查过了,徐老只是偶感风寒。”

    “温太医,人都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你用银针试一下徐老的奉阳穴。”

    温太医拿出随身的银针照做了:“然后呢?”

    “徐老,现在你是不是有点头晕脑胀,浑身无力,甚至还有点恶心。”

    仅仅几秒钟之后,徐青麟已经有了明确的回答:“没错,确实如此。”现在的徐青麟,哪里还有半点怀疑。

    温太医收好了银针:“年轻人,这是怎么回事?”

    “温太医。你再给徐老号一下脉,看看有没有变化?”

    温太医依然照做了,又是半分钟的时间,巨大的冲击如同滔滔江水,彻底将温太医淹没了。

    他愣愣的,如同一个一无所知的学生那般,期待自己的导师解答自的疑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在所有人面前,这一刻的温太医,变成了一个懵懂的小学生。

    两次号脉,两次全然不同的结果。

    第一次,诊断的结果是偶感风寒。

    第二次诊断的结果却是完全相反,并被这个年轻人第一次的话说对了。

    偶感风寒只是外因,内因正是当年的旧疾,他也可以确定,十五年前被自己治好的旧疾开始复发了。

    “温太医,你只是犯了一个常识错误而已。”

    陆云飞此话一出,掉了一地的下巴。

    那是谁?

    那可是温太医,竟然有人当着温太医的面,一本正经的说,你犯了常识错误。

    这就好比,一个白痴一个傻子,对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教授大声呵斥,你是个蠢货。

    他们没有看错,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年轻人,就是这么做的。

    对一个他们心中神一般的医生,说他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

    如果是之前,他们准会大声呵,你这个傻叉。可是现在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勇气和底气说出这话,因为当事人温太医的表情和刚才的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常识性错误?说来听听。”

    温太医大有不耻下问的架势,问的相当认真。

    从医几十年,这种情况,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从来没有人对他说,你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

    陆云飞不急不缓的道:“由于偶感风寒和旧疾发作,几乎是同时出现的症状,温太医你出于惯性思维,仅仅只是简单检查了一下,诊断出了偶感风寒,却让偶感风寒干扰了你的判断,这对
一池霜帖吧
一个医生来说是大忌,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温太医恍然大悟,他什么都明白了,他确实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

    温太医迫不及待的走过去,握着陆云飞的手:“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陆云飞!”

    “小陆,你也是医生?”

    “跟着我师父学过中医。”

    “学了多少年了?”

    “三岁开始的。”

    一时间温太医有点语无伦次了:“原来如此,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实力,实在难得。况且望闻问切你只用了两种,在没有号脉的情况下,诊断了所有的病情,小陆,不简单啊。”

    徐青麟也走了过去:“温太医都这么说了,看来你真的非同一般啊。”

    周围的那些徐家人,全都议论纷纷。

    这小子厉害,短时间内就征服了温太医,而且那么年轻。

    只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又出现了:“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

    这话是徐广茂说的,他已经豁出去了,没什么好怕的,行动就在今天晚上,从今天晚上之后,整个徐家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徐青麟瞪了一眼这个孙子:“广茂你怎么说话的?”

    “爷爷,我实话实说而已,如果他能治好你的旧疾,我在他面前磕三个响头。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天才,这点把戏还想骗过所有人吗?笑话?真当所有人都是傻子?”

    “闭嘴!”徐青麟吼了一声。

    徐广茂据理力争:“爷爷,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你不让我说我还是要说,如果他拿不出让人信服的举动,他就是一个骗子,一个徐有容找回来,争夺徐家家产的帮手而已。这种人,爷爷你让我闭嘴,就算你是我爷爷,在事情没有确认清楚之前,你这么命令我,是不是太霸道了,你老人家还有没有一点广开言路的家风了?还是说,你平时实行的是两套标准,我一套,徐有容一套。我做什么都是错,而徐有容带回来一个骗子,你也可以的闭着眼睛,将他当成一个圣人。”

    举座哗然,在场的全都是徐家的人,纵然徐广茂作为第三代的老大,这么说是不是太过了。

    徐青麟脸色铁青,想要发作,却立即接连咳嗽了好几声。

    “爷爷!”徐有容走了过去。

    “徐老!”旁边的温太医,也关心的喊了一声。

    徐广德也从那边过来了,作为徐家的掌舵人,他已经准备出手了,这个侄子太可恶了。

    “爷爷,事实胜于雄辩,你越来越严重,就让陆云飞给你治一下吧。”徐广茂脱口而出。

    “徐广茂,你给我闭嘴:”徐有容吼了一声,这个混蛋,爷爷越来越严重了,首先想到的不是爷爷的安危,竟然是揭穿陆云飞。

    “徐有容你给我闭嘴,气急败坏了?心虚了?”徐广茂以比徐有容更大的声音吼了一声。

    事情僵住了,陆云飞站了出来,他走过去对徐广茂微微一笑:“悬壶济世,乃是医生的天职,那我就给徐老看一下,不过你记住你刚才的承诺。”

    徐广茂也看着他冷冷的笑了:“我自然会说话算话,但前提是你治好我我爷爷。”